被男人们灌满浓米青/小妖精又湿又浪,下面好紧

    

“…炘、炘儿!…啊!”

        

“相公,你醒啦。”被吵醒的王氏坐起身,温柔地拍着秦桧的后背,问道:“是不是又梦到炘儿了?”

        

秦桧无力地点了点头,顺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自从罢官奉祠后,秦桧就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时常梦到炘儿小时候,梳着羊角辫,叫着爹爹。可秦桧怎么也牵不到女儿的小手,急的他团团转,越想抓住炘儿,炘儿却离得越远。

        

“唉,我可怜的女儿。”王氏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也不知道她在那里可还好。”

        

秦桧脸色一黯,脑中不由浮现起那张纸来,忍住心中悲痛,柔声宽慰道:“夫人莫要担心,炘儿一定是好的。”

        

“唉,炘儿都走了一年了,连个音信都没有,叫我这个当娘的怎么能放心。”王氏继续擦着泪诉说道:“虽然平日里我对女儿严苛些,炘儿总是咱们的心头肉啊。”

        

秦桧愧疚已极,他抚着王氏的背,宽慰道:“北地路远,往来通信不便,夫人莫要担心,我想那叶治一定会好好待咱们女儿的。”

        

“相公,过几日你差人去问问吧。”王氏泪眼婆娑,“每日想到女儿,我总是放心不下。”

        

“好,等过了元宵,我就差人去。”

        

秦桧心中苦涩,却只能先应承下来,夫人啊夫人,你可知道女儿已经和我们天人永隔了。

        

宝宝心里苦,有谁能知道。

        

“相公,我想回乡。”王氏呢喃道:“从跟随相公到汴京一来,一晃都快三十年了。临安虽然繁华,妾身还是觉得家里好,让人踏实。”

        

秦桧握住了王氏的手,默默地叹了口气,道:“嗯,也好,我也想家了,今日朝会后我就向陛下告老。”

        

秦桧虽然罢了官,但还顶着个太师、魏国公的头衔,保留着奉朝请的政治待遇。不过自从失势后,秦桧基本不参加大朝会,省的遭人冷眼,人走茶凉的滋味真真不好受啊。

        

今日恰好是正月十五大朝会,秦桧本来没打算去,既然要告老,方正都得往大内走一趟,那就趁这个功夫起个早。

        

“相公,你起了?”

        

“嗯。”秦桧应了一声,便披衣起身。

        

此时,东方已露出了鱼肚白,朝会得赶早,大冷天出门喝西北风,也是一件苦差事。

        

王氏唤来了丫鬟,伺候秦桧洗漱穿戴。

        

秦桧穿戴后衣冠出了别院,府中此时已有下人在忙碌。

        

“父亲,您起啦。”秦熺见秦桧今日这么早,而且穿戴着朝服,急忙上前问安:“您是要参加朝会?”

        

秦桧点了点头,吩咐道:“用过早膳,咱们就出门,莫误了时辰。”

        

“父亲,今日您怎么要上朝?”有些忐忑的秦熺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壮着胆子问道。

        

“我打算告老,和你娘回乡。”秦桧简单说了一句,便不再言语。

        

对于秦桧的突然决定,秦熺心中一惊,却又不敢多问,草草垫了点肚子,便伺候着秦桧出了府门。

        

两架轿子过了望仙桥上了御街,赶早上朝的官员络绎不绝,宽阔如衢的御街此时也显得有些拥挤。秦府的轿子像是自带排斥力,御街上的轿子都远远地避开了他们。

        

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真是千古不易的真理。

        

自从老头子罢官,秦熺这个礼部侍郎就干的战战兢兢,特别是赵鼎得意弟子汪应辰来了之后,他就更被边缘化,平日只差没夹起尾巴做人。如今秦桧又打算告老还乡,这以后的日子咋过。

        

秦熺默默地放下了半撩起的轿帘,长长地叹了口气。

        

大庆殿辉煌依旧,秦桧的意外露面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和猜测。

        

秦桧脸上不见任何波澜,站到了班位,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僧入定。

        

“陛下驾到……!”主角登场,大庆殿内外瞬间恢复了肃静。

        

在众人瞩目中,顶着两个黑眼圈的赵构强忍着困乏坐上了龙椅宝座,眼睛往殿下一扫,顿时愣了一下。

        

他怎么来了?

        

看来今天有事啊。

        

大朝会历来是形式大于内容,特别是正月里的大朝会,为了突出团结喜庆的大好局面,一般就是降下几道德音,没有谁真的傻了吧唧的会在大朝会的时候搞事情。

        

好事成双,这次大朝会主要的德音有两道。

        

一是赵构决定将太学外舍生的员额增加到一千人,规模又提升了一大截,以示劝学之意。

        

二是赵构决定正月二十二在东郊亲自祭祀农神,行籍田礼,下诏告谕郡县劝农之意。

        

有点让人发困的朝会大半个时辰就搞完了,升朝官们山呼万岁后纷纷打卡下班,回家还能睡个回笼觉。

        

赵构人困马乏,也打算回宫眯一会儿,结果人还没踏进宫门,后脚小黄门就追着来禀报说秦桧求见。

        

还真有事。

        

赵构肚里里嘟囔了一声,便让小黄门领秦桧到御书房。

        

闹掰的两人心里其实是相看两厌,表面上却要装的君臣相得,秦桧恭恭敬敬地问安,赵构也客气地赐了座,两人客套地寒暄了两句,就步入了正题。

        

“不知爱卿今日来有何事?”

        

“陛下,老臣年老体弱,恳请陛下体恤,准老臣告老还乡。”

        

“告老还乡?”赵构心中略微一讶,这不是你风格啊。

        

秦桧颤巍巍地再次拜倒在地,陈情道:“请陛下垂怜。”

        

“爱卿起来说话。”

        

本来让秦桧回乡也无妨,反正没什么利用价值,可赵构犹豫,不敢贸然决定,主要是最近有些心神不宁,甚至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前两个月汪应辰带回叶治的书信和回礼,让赵构看到了和平的希望,赵鼎张浚等宰执一致倾向于分国自立的策略依然奏效,赵构也选择了相信。

        

可叶治回了八个字的信后却一直不见有新动作,赵构心中这把剑始终悬在半空中,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

        

赵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越想就越不安。

        

万一叶治这小子耍的是骗鬼的把戏怎么办?万一真要撕破脸,那留着秦桧这条毒蛇还是有用处的。

        

现在还不能让他走。

        

打定主意,赵构脸上堆起了温和的笑容,勉慰道:“爱卿劳苦,朕心深感。本来叶落归根,乃人之常情。但国家正值中兴之际,朕仍需爱卿替朕分忧,故告老一事,朕只能夺情。”

        

“陛下,…”

        

秦桧刚想陈情争取,却被赵构止住了,“爱卿无需再言,朕意已决,爱卿好生将养身体。”

        

秦桧的话被堵回了肚子里,赵构态度如此坚决,他也不敢再多言,只得起身告退,怏怏地出了大内。

        

“父亲,如何?”在宫门外等的焦急的秦熺见秦桧郁郁出的门来,急忙迎了上去。

        

秦桧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秦熺心中一喜,一脸恭敬地扶着秦桧上了轿子。

        

秦熺虽然年纪轻轻就蹑居高位,但他心里清楚自己只不过是升天的鸡犬,没了秦桧的庇护,他啥也不是。

        

虽说秦桧罢了官丢了职圣眷不在,但只要他在家一天,家里的砥柱就塌不了,要是秦桧真的告老还乡,秦熺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能不能撑下去。

        

这对“太难”父子各怀心事出了大内,回到望仙桥,秦桧把秦熺拉进了书房。

        

“父亲,您为何突然要回乡?”秦熺小心翼翼地将憋在心里的疑问吐了出来。

        

“熺儿,我和你娘老啦,人总要叶落归根。”秦桧说的有些悲切,“庙堂虽高,却也是是非之地。如今我们秦家圣眷不在,留在这里也不自在。”

        

“可…”

        

秦桧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爹老了,护不了你们一辈子,若是朝堂不如意,这个官不做也罢,回乡做个富家翁亦快哉。”

        

话说到这个份上,秦熺再愚钝,也能听出味道来。

        

既然已经惹人嫌,最好就是自觉点消失,省的到时候让人生厌,最后一点脸皮都没了。

        

“父亲,那陛下为何又不准您告老呢?”

        

秦桧轻轻叹了口气,道:“圣心难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