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紫黑蘑菇头狰狞/怎么知道女人刚做过爱

     

浮生应作长歌行第六百九十六章祭奠与交代李浮尘一步步向上走去,好像这些人又重新在眼前死了一遍。

        

都好像攻打一个世界般艰难。

        

真是应了那句,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山顶之上,六座墓碑耸立。

        

左边依次是孟黄,谁都可以叫老孟的满脸络腮胡大汉,为人十分爽快。

        

初见时,在铁血城指挥学院弟子抵抗沧澜州入侵。

        

洞天境初期修为,手持一把大刀,攻破东州学院后,第一个被围攻致死,本来可以逃的,但是下面还有万千学子。

        

其次是周逸堂,白发白须老者,东海城十大家族之一,周家族人,同时也是周南圣的师父。

        

洞天境中期修为,手持一柄长剑。

        

第三位寒山长老,一个普普通通的老者,但却是学院唯一的飞升境,寿命将至,因为星辰司靳星河袭来,也没能善终。

        

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护送最后一群人离开,不久便死在了浮丘岛。 

        

同时也是南嘉鱼的师父。

        

学院内,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飞升境在默默守护着他们,待到指道了,都已经晚了。

        

要是没他,东州学院的人,也全都死在了那里。

        

第四位节南山,无咎的师父,非常和蔼的一位老者。

        

洞天境中期修为,手持拂尘。

        

第五位思明真人东方未明,学院最强五人之一,师公长年一身黑袍,居住在父子山东方府中,李浮尘见过的次数不多,但很疼东方长戈。

        

东方府中,还有李浮尘人生中第一间自己的小屋,有桥有水,还有一片小竹林,门前几片芭蕉。

        

原本以为,从学院毕业,就住过来,有师父和师公,也算是一家人了。

        

那个时候,他还答应,要提李浮尘向孙府提亲。

        

但是还不等搬进去过,学院就没了。

        

师公本是重伤,但不至死,只是听闻东方长戈死了,亲眼看见李浮尘被擒后,手被斩,小洞天被废,倒在了前方,已是必死无疑。

        

仅剩的两个亲人接连身死,一口血吐出,心怀满腔怨恨,倒在了那场大雪中。

        

最后一位,就是师父东方长戈了。

        

无论是教出了李浮尘,还是替白华挡住了那致命一击,满门战死,虽为无瑕境,他都有资格葬在这里。

        

李浮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低着头,泪水止不住的滴到了地面上,哽咽道:“师父,我不敢来看你啊!”

        

回想起当年因为苏云河而放弃乱神山,万里迢迢独自赶来东州学院,想要踏上修行的道路。

        

途经南陵山脉时,见他和张宗吾还有吞云雀打斗,那个时候担心学费不够,就想着上去,看看能不能捡个便宜。

        

结果遇到吞云雀被杀,两人两败俱伤,李浮尘就这样从他那得到了三百两黄金。

        

东州学院入学考试分为文试和武试,只会写名字的李浮尘,因为他,反而得了文试第一,不然连参加武试的资格都没有,何谈入东州学院。

        

还是他,给李浮尘交了学费。

        

入东院后,他将简兮介绍到了白华门下。

        

因为爱慕白华,但是碍于身份的差别,一直不敢表达,看着李浮尘和孙淼淼还有简兮处得很合适,就想着跟李浮尘打好关系,学习学习。

        

于是就收他做了徒弟。

        

但是,李浮尘前往铁血城的时候,他却将东方未明给他的护甲,送给了李浮尘,更是将李浮尘安排进来南嘉鱼三人的院子。

        

也正因如此,才成了南嘉鱼的小师弟。

        

之后在秘境中,得到了天宝大人不要的降魔杵,也是送给了李浮尘。

        

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灵石消耗巨大,也是从不抱怨的供应着。

        

也是他,真正对李浮尘无条件的好。

        

可惜,原本是东州学院最潇洒的人,以无瑕境加入了洞天境的战争中,替白华挡下了那致命一击。

        

代心爱的人生死。

        

如今,已经七十九年了。

        

墓碑上,还写着李浮尘、孙淼淼、萧烟和张三的名字,也算是一种生命延续。

        

可是如今萧烟走了,张三也重伤,纵然多么强大,也一次次凋零了。

        

其余人,则是在各自长辈的墓碑前祭拜着。

        

一直到黄昏,也没人去山顶打搅。

        

孙淼淼走到了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道:“萧烟之前每年都来祭拜,这碑也是她重新立的,好了,下山吧!”

        

李浮尘起身,回头看了眼便下山了。

        

孙府之中,李浮尘坐在主坐上,族人都是深感叹息,原本这应该是他们孙家的女婿的,但是今天来了,也都颇为高兴。

        

孙淼淼母亲早年就已去世,后来孙过廷娶了农白英,也就是孙芸芸的娘。

        

小时候日子不太好过,以至于进入了东州学院都没回去过年。

        

那一年,两个独自留在西院,刚好去食堂找吃的遇上了。

        

两人就坐在台阶上挨饿,还是后来李浮尘溜进食堂,养了她大半个月,之后就慢慢的熟稔了起来,

        

第二次过年,两人一起去浮玉城,祭拜了她娘。

        

可是中间误会太深了,都是好强的人,最终没能走到一块。

        

孙家啊!

        

他不光误了孙淼淼的一生,看着孙小小一头白发,一言不发,想起当初,多么鬼灵精怪一丫头啊。

        

农白英问起他和孙淼淼的事,李浮尘也只是说,会给一个交代。

        

没有确定日子,因为两人都知道,这一日,不远了,只是其余人不知道而已。

        

争帝之战中,所有人,都会得到一个交代。

        

第二天一大早在顾盼盼的带领下,见过了顾胖子,然后就去山上的学院拜访了老师和长老,同时,举行祭奠仪式。

        

浮丘岛的人,基本上也齐聚在了学院,参加祭奠仪式。

        

他们还想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归故土。

        

仪式在乾易真人的举行下进行着,李浮尘和孙淼淼站在前方叩拜,整个广场,都是人。

        

持续了两个时辰才解释。

        

李浮尘带人走到了台上,看着下方的人,深吸了口气道:“我不参与争帝之战!咱们学院也不参与!但是,东州的战争,我们学院自己人报!”

        

身后一座塔内,里面堆满了灵石和书籍。

        

这就是他们的自信,里面有数之不尽的修行资源,有武器和盔甲,有灵丹灵植,还有诸天世界的修行功法。

        

第二天,牧九州传来消息,找到了朝暮。

        

李浮尘和南枝等人就离开了浮丘岛,同时带走的还有学院一些人,他们也要跟着李浮尘去征战了,为以后报仇做准备。

        

这一趟回来,还真是短暂。

        

大黎朝臣之上,诸位朝堂议论着各种杂事。

        

突然,黎天站起身,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以后这种事就别拿这讨论了,听着就想打瞌睡!顾叔!”

        

顾之卿出列,看向身后的人道:“距离天衍山帝落二十载,两甲子内迎新主的预言,还有三十二年!

        

这个时间或许不准确,但是也差不多了!逍遥王打败明帝之子,就是一个信号!此刻,咱们也该展现实力了,为争帝做好准备!”

        

黎天在上方开口道:“房丞相,你统率文官安抚好大黎之内的百姓!顾叔,你统摄武官,对外征战,将战线控制在大黎之外,攻破他们的山门,不降便杀!”

        

黎天一挥手,文武百官出了黎明殿,正式开始了对外扩张。

        

青城山上,一座山峰拦腰炸开,一道身影从里面跃出,大喊道:“老乞丐,有本事来打一架啊!”

        

异界一处世界,风华大世界上,全城都是密密麻麻的各族修士,中央高山之上,一座大殿之中,只有李浮尘、牧九州和龙三爷站在这里。

        

龙三爷拿出一张地图,开口道:“二爷,朝暮生长在百劫星域中心,中央大世界内的葬花禁地,我们目前攻不到那里去!之前派去取的人,也是渺无音讯,只能等待了!”

        

李浮尘看了眼,如今才攻占了百劫星域的一半,离中央大世界倒也不远。

        

葬花禁地是一处险境,号称百劫星域十二大无回之地,有命去,无命回的意思。

        

“这花什么时候开?”

        

看着上面标记着一朵花,倒是跟昙花有点相似,只是浑身九彩,有着特殊的纹路。

        

龙三爷伸出三根手指道:“还有三年,具体日子不确定!”

        

李浮尘也没管那么多,收起地图道:“没必要别人去送死了,我去一趟!”

        

龙三爷递过一个琉璃莲灯座,“二爷,带上它,能保持朝暮三天不凋零!”

        

看着李浮尘离去的背影,龙三爷喊道:“二爷,这世上路还很长,时间还很多,不要困在过去的回忆中,而忘记了脚下的路身边的人!”

        

然而他并没有回答。

        

看着他离开,牧九州叹了口气道:“快点吧,攻下东元大世界,接应他!”

        

回到自己军队中,还是没变,依旧由几人统率虬褫军。

        

也没什么好交代的,只是萧有鱼要交代好,有些不放心让她跟着南枝了。

        

尤其是听说她们在九州干的事后,南枝太危险了。

        

也不适合跟着自己,太危险了。

        

犹豫了许久,安排在了白夭夭身边,至少有白衣妖圣在,不会有安全问题。

        

看着身边的人,总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夜晚,独自往星空中而去,连原本想一起带去的李太一和小鬼。

        

先天神火和先天神雷,之前遇到的很多事,都是多亏了他们,这才解决。

        

但是此刻,就一人独行吧!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