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验室里被一群学长/绑架折磨校花憋尿摁小腹

“此牛身高近丈,年角坚锐、力大无穷,名为蛮牛,大伙想必也听说过,天界广阔,虽无大山名山,但灵气浓郁,草木众多,其中并非全都住着人族,甚至还有许多自洪荒时期,便居住在天界的各类妖族。”

        

鲁仲博闻强识,讲起来如数家珍:“像此蛮牛,便是西歧之西,与妖林接壤九里原的一种异兽,天生筋强骨健、群牛奔腾时更是万军辟易,因此此蛮牛其实并不适合农耕,只适于军中当当驮兽,国中百姓都是农耕,此牛并不适合。”

        

“至于这头长毛牛,其实并非天界之灵,而是生活在北俱芦洲傲峰之上,傲峰山高万丈,又名‘傲峰十三颠’,寒冷冰冽,难以生存,这长毛牛生活在傲峰第二颠下,最是耐寒,登山越岭如履平地,且性子温驯许多,因此被三界众灵捕到不少,用处颇广,不过此长毛牛同样不利耕种,只适合作个驼兽,且需生活在寒冷之地……”

        

“这花牛最是无用,又不擅耕种、又不能当驮兽,一般都是当肉牛吃……嗯?不过这牛也没多少,只有四五十头,被大王定下了,因此众人也无需在此花牛上费心了。”

        

“此水牛、黄牛大伙都认识,且不多说了,要说耕作,其实还是这两种牛最好,柴你家都是旱田,依我看选头健壮的母黄牛最好,以后生了小牛,好生照养,等你儿子长大了,家里也不愁耕牛了……”

        

柴因为在国君府生了双生子,好运道一个接一个来,在整个桃源国都很有名,鲁仲也是很熟悉他的情况,好心指点了他一下。

        

好在伯邑考没给送来几头犀牛,不然可就有的头疼了。

        

周围百姓,许多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寨二十里,听到这么多牛的种类特点,只觉得新奇无比,尤其是那些蛮牛和长毛牛,一个个比人还高、毛那么长,不由啧啧称奇。

        

尤其是小孩子,都是贫苦家的,以前也就偶尔在村邻家见过些瘦不拉叽的黄牛,这时候看到这仿佛怪兽一样的蛮牛,眼睛都转不开了,一个个抱着自家大人的大腿,躲在腿后面偷看着。

        

柴纠结了好一会,这才在云台剩下的牛里,选了头筋骨结实,又显得很年青的黄牛。

        

黄牛自然是母的,这也不用鲁仲提醒,百姓家养个鸡,都是一群母鸡,公鸡顶多留个打鸣,哪里会不知道这里的道道。

        

因此,拿着麻绳牵着牛,柴也没离开,而是回了人群,一边被村邻围着牛看热闹,一边乐呵呵地看着其他村民买牛。

        

记载:“大力士乌获将牛尾巴都拉断了,牛却纹丝不动。一个孩牵着牛鼻环,牛倒乖乖地跟他走了。”

        

春秋战国后期,人族已经发明了牛鼻环,连太清圣人都给自家牛上了鼻环,这些百姓自然也是知道牛脾气的,因此柴牵着麻绳,那牛也挺老实的,不致于闹腾起来伤人。

        

接下来,柴所在的村寨二十九个百姓,依次上前,各都买了牛。

        

他们的村寨离国君府颇***日里没事就来做工,工时积攒得比柴还多,因此哪怕买了牛后,工时只剩六七个,几乎一扫而空,他们也没什么可惜的,反而欣喜无比,三十个人在那各自比着各家的牛,聊起耕牛好坏来,时不时有其他村民插嘴,聊得尽兴,颇长见识。

        

小孩们这时就被他们都抱到了怀里,一个个搂着自家父亲脖子,伸着头看着父亲身后的牛,新奇得不得了。

        

自桃源去年牛耕以来,且各家各户,很轻易就能在国君府做工,换来铁器,因此各家百姓,平日里聊得最多的就是牛,羡慕那些有牛的人家,心心念念,就是这辈子,家里能养一头耕牛,哪怕吃再多苦也愿意。

        

去年听说自家大王跟周室的神仙交易,说是换了一万头牛后,百姓还有些不太敢信,且后来伯邑考送来一千头牛,大部分还被白绝因为没有地方安置的缘故,卖权贵的卖权贵、留的也多用于煤山、铁山的驮牛,少数些病的、伤的,宁愿杀了也不卖给百姓,许多百姓也就绝了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以为这样的交易,只会局限于桃源国内的“权贵层面”。

        

浑没想到,就在今天,大王竟真的给大伙送牛了!

        

是的,送牛,300个工,代表着在国君府做了三百天的工,但与外面的牛价相比,依旧不值一提,并且自己做一年活就能换到牛,这放在以前,哪里敢想?

        

放以前,按这时的经验,一个百姓要忙碌小半生,并且中间要无天灾,无人祸,这样慢慢积攒出粮食,才有机会换来头小牛养大。

        

可就算是天界没有大的天灾,可“人祸”也不少,那些权贵,又岂会看着这些草民百姓积攒出粮食而不眼红?

        

……

        

桃源国以前,除了徭役,基本没赋税,只有三成的粮税。

        

这不是说明崇家治理的桃源国行仁政,而是依当时桃源国的穷困,三成粮税,几乎已经是百姓承受能力的极限,再多百姓就要活不下去,不利他们统治了。

        

这也是后来桃源国丰收后,白绝依旧只收三成粮税,那些税吏眼红、逼索的原因。

        

在他们眼中,百姓饿不死就行了,种的多出来的粮食,理所应当要交给权贵,既然大王不多收粮税,那下面的税吏自己就忍不住动了心思。

        

……

        

正所谓: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这样的情况下,百姓家,艰难度过野菜都没有的寒冬、青黄不接家中粮缸渐渐露出缸底都很难,又哪里有的能力去置办耕牛,买牛的希望,也只有寄期望于不可捉摸的未来了。

        

但现在,精力旺盛、肥实温驯的牛就在手里牵着,回去多教教就能教会它耕地了,只觉得极度地不真实,一个个说是在谈论牛的区别,其实脑子早就晕乎乎的,只有怀里的儿女时不时抓抓自己脖子,抓得疼了,这才能感受到一丝真实。

        

国中百姓,家里田基本都是旱田,放以前,有机会买牛,也只能选择黄牛。

        

但这两年,国君府掘引的水道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许多偏远的地方,都引到了天河水流,因此一些百姓胆子大的,就选了水牛。

        

水牛、黄牛都可以耕旱田,水牛的力气甚至比黄牛大些,能耕的田也多。

        

不过,水牛力气虽然大,但吃的草也多,关键是水牛不爱出汗,没活时,就要泡进水里,放以前的桃源国,百姓敢养水牛,只有被热死的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