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进入就没力气反抗了@抵在洗手台顶弄

说着丁成灰便“砰”的磕了一个响头,安茵茵吓的慌忙站起来,“丁大哥,你不必这样,这件事也是巧合,要不是小蓉也在那里,我即使是想救也没有办法,赶紧起来。”

        

丁成灰痛哭流涕,感激的话语全部堵在胸口,不知道要先说哪一句。

        

“茵茵,你是我丁成灰这辈子的贵人,我太感激了,你是我的大恩人,以后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保证不会有二话!”

        

“丁大哥,你不用这样,这样我会过意不去的。”

        

“爸爸……”房间内的丁诺醒过来喊着丁成灰。

        

“爸爸马上来。”丁成灰看向安茵茵,安茵茵笑着对他点头,“诺诺醒了,你快去陪她吧,这里有毛毛在。”

        

“茵茵,我一会儿就出来,一会儿就出来。”丁成灰跑进卧室,将丁诺抱在怀里,“诺诺,爸爸在呢。”

        

“爸爸,大姐姐呢?我有好多话要跟她说,我要出去见她。”

        

丁诺慌乱的下床穿鞋跑出卧室,但客厅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安茵茵坐进了侯小毛的车,望着外面的雪景,她突然觉得她好幸运,似乎每件事都被安排好了,只要按照系统的提示一步一步走下去,她能成功。

        

“茵茵,你刚刚为什么不在那里多待会儿啊,至少留下吃顿饭再走啊!”侯小毛疑惑不解的道。 

        

安茵茵淡然开口:“他们父女刚团聚,应该不喜被外人打扰,一会儿去我餐馆里拿点菜给丁大哥送过去,还有当初收养过丁诺的好心人也要打点一下,别做了好事让人家寒了心,你帮忙跑一趟吧,我身子不方便。”

        

“行,没问题,那评委的事……要不让赵子威调查下?他的势力还是蛮大的。”

        

最近赵子威都要忙翻天了,虽然找回丁诺和他没太大关系,但是他仍然是参与了救援,这篇报道一出来几乎引起了全国的共鸣,毕竟当年买卖或偷走孩子是常见的事。

        

“他太忙了,一切顺其自然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我连这点都怕,当初也不会选择做记者。”

        

记者说好听点是记者,说不好听点那叫狗仔,整天偷拍,被好多朋友嫌弃,她连这个都不怕还怕什么?

        

“哇,茵茵,原来你在那边是做记者的呀,估计也是个女强人,抗压能力强,不像我,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整天混日子。”侯小毛赞叹的说道。

        

“专心开车吧~”

        

安茵茵最近并没出什么新品,一直都在为大赛做准备。

        

过了正月十五,秦月和服务员全部来上班,秦月也看到了报道,赞赏道:“赵子威先生可真厉害,估计今年市里的十大杰出人物也会是他,他和咱们AJ私房菜有关联,咱们也可以借着赵子威大火一把。”

        

“秦姐,过段时间我要参加厨师大赛,店里的生意就要麻烦你了。”

        

厨师大赛是四月十五号上午十点开始,也就是说她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她必须让秦月独立做菜撑起菜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