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宠文1v1/黄到让下面流水的句子

     

这时候陈女医已经先走过来了,微笑看着赵素:“三姑娘回来就好,侯爷可着急呢。”

        

这话赵素虽不敢苟同,但是她对陈女医莫名有种好感:“很高兴认识您!”

        

陈女医:“……”

        

小兰小菊连忙解围:“姑娘今儿受大惊吓了,说话也有些怪怪的,夫人别见怪。”

        

赵素体内如今拥有两个灵魂的记忆,原主留下的那份记忆操作起来难免没有谭小臻的熟练,所以如果不是印象深刻的人和物,或者是仔细回想,光靠下意识,会漏下很多细节。同时,穿越前二十四年的行为习惯,也没有那么快改变,好在有一双机灵的丫鬟。

        

陈女医倒是宽厚:“三姑娘历来热情真诚,我岂有见怪之理?府上太太们想必都已等急,姑娘请便。”

        

寒暄两句,便就散了。

        

赵素还回看了她们两眼才继续往前。

        

她看过的宫斗小说没有三百本也有两百,从来没有见过哪本里面有这么多公然从业的女子,而她明明记得原文里是个礼教相当严格的社会,夫为妻纲,三从四德……

        

“三姐?!”

        

刚走到垂花门下,对面又好走过来的一个人,他停在石榴树下,睁大眼睛看着赵素。随后他就跳起来,拔腿往回跑:“三姐回来了!皇上真的把三姐救出来了!快来人啊!快去告诉太太们!”

        

侯府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毛病的样子,竟然都如此笃定皇帝会去给一个得罪了自己亲娘的人讨保。

        

赵素道:“邯哥儿你站住!”

        

先前路上她已经先把从原主记忆调出来过了一遍,府里那位王女师她见过不多,未能立刻认出来,但本家人还是辩认不难。从这小子半高个子的身量判断,这是她大伯的小儿子赵邯,也就是赵家四少爷。

        

赵柯定府在京城之后,因着内外务需要,一个哥哥和两个弟弟便都搬进京来了,现在除四叔赵楹夫妻帮着打理侯府,本就从军的大伯赵楠和三叔赵榆在衙门担任不同等级的官职。

        

大伯赵楠两女两子,长女已经出阁,次女也说好了人家。三叔两个儿子,四叔赵楹生了一子一女,赵素在府里小姐中排行老三。

        

原主素日手上宽松,弟妹们要在她这儿要点什么,或请她帮点小忙,她都不会推诿,除了庆云侯续弦的事,也从来没有在家里犯过傻,想来也是因为这样,所以自家弟妹素日对赵素一向都很拥戴。

        

“三姐,”赵邯立刻又跑回来:“你真的回来了!”

        

赵邯上个月才满十三,小赵素两岁。

        

“回来了!”赵素问他,“我回来就回来,你嚷嚷什么?”

        

“你都不知道,听说你被太后抓进宫后,城里都炸锅了!二伯本来准备去军营的,半道听说了消息,直接赶进了宫里。我母亲还有三婶四婶都急得团团转,方才我母亲还进宫来着,但太后不让见,只好回来了!大伙现在都在我母亲房中等你的消息呢!”

        

“为什么连城里都炸了锅?”按原主在城里各界的口碑,不应该受到这种关注不是?

        

“那还不是因为你在戏社闯祸,在场的那些人把事情嚷嚷开了!当时太后的人气势汹汹,把你押了出去,当场就有好多人在下注,赌你能不能活过今日!”

        

这么过份?

        

不过想想当时的情况,也就释然了。

        

“素姐儿!”

        

这里才跨下石阶,就见她的伯母婶娘兄弟姐妹就从各个门口四面八方地朝她这边涌来!

        

赵素下意识地退到门槛外,一只大手就堪堪从后方顶住了她的背脊:“往哪儿去?!”

        

这声音浑厚有力,虎虎生威,让人情不自禁地稳住脚跟。

        

原文中关于安庆侯赵柯的人设,是个品学兼优的贵族子弟,他出身将门,家世不错,又长得玉树临风,潇洒过人,曾引来不少人暗中爱慕关注,妥妥排名前列的男配。

        

即使眼下进来的这人一张脸上有半张是络腮胡子,跟风流潇洒四字已经没有什么相干,可他有至少一八零的身高,一身被官服紧绷绷地套住的鼓胀肌肉,充满了强壮男性的力量感,从昔年书中的翩翩公子,变成威武虎将,已经更加有这个年岁应有的魅力了!

        

赵素正仰望这位威猛大叔的时候,庆云侯沉着一张不怒自威的脸已开了口:“闯这么大祸还有脸回来?”

        

赵素讷然:“您不是进宫救我去了吗?”

        

既是去救她,还怪她回来?

        

庆云侯面上一讪:“皇上说你回来了我也就回来了啊!”

        

这么回答好像也没毛病。

        

大伯母邢氏走上来:“好了,快别说了,人好好地回来了就已经万幸了!”

        

邢氏是个发了福的妇人,一把把赵素从庆云侯眼皮底下拉到了自己跟前:“不要怕,我们先回房去。来人去厨下端碗汤过来给三丫头压压惊。再去个人上碧月斋传个话给宁姨太太,就说姑娘好好地回来了。——我的丫头,这回可真把我们大伙给急着了!”

        

说话间,邢氏与三婶黄氏,四婶杜氏便伴着赵素进了绮玉院。

        

这座不算小的院落顿时沸腾起来。

        

厨下端了汤过来,大小娘们儿看着赵素张嘴喝了,才纷纷坐下。

        

邢氏当年是看着赵素的母亲过世的,并且还受到了庆云侯夫人临终前的托咐,答应过好好照顾赵素。

        

虽然后来让宁姨太太接手了赵素的起居,但她毕竟是赵家的宗妇,这些年并没有少关照赵素。

        

眼下她全部注意力都在赵素身上,分明情真意切,可是在原主的记忆里,因为邢氏在老太太过世后狠狠地拘过赵素读书,行使过管教,还打过她的手掌心,原主与她并算不亲近。

        

而大概也是因为每次邢氏管教她的时候,都有人哭着护了原主回去,后来邢氏也不拘了,原主彻底放飞。

        

刚接了邢氏递过来的绢子擦嘴,这时候门外就又响起了脚步声,一道焦急的中年女音最为清晰。

        

“素姐儿呢?”

        

小菊飞快接话:“是姨太太来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