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巨大两根一起挤进@公车地铁全是肉肉的文

状元先生,姓李名谦字书恒。当日得到地丁班的答卷,因有事并未立即批改,待到旬假当夜才抽出时间来。

        

大略翻看了下卷子,从中抽出了洛云机的答纸。当看到其上所书的内容,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全数喷出。

        

院长好奇地看着摆在面前的答纸,有些疑惑地望着李谦。

        

“我建议您在看的时候不要喝茶的好!”见院长端起手边的茶盏,李谦笑着好意提醒道。

        

院长更是狐疑地瞄了他一眼,放下茶盏,拿起桌上的答纸,只看了一眼,便瞪大了眼睛。

        

答纸上的字迹不用问,便知是出自谁人之手。

        

院长有些头疼地放下答纸,叹了口气。一脸郁闷地看向自己这位得意门生。

        

“其他人考的如何?”院长习惯性地端起茶盏,可当递到嘴边,又觉难以下咽,遂又放下,望向李谦。

        

“还有张小凡未交答纸。听说当时他看到我们这位小国师的答纸,便当场将自己的给撕了。想来是已经预料到小国师的分数了。”李谦嘴角挂着笑意说道。

        

“坊间谣传,这首‘十八摸’是出自国师之手。如今看来,谣传并非空穴来风!”李书恒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院长有些无奈地看了眼自己的这位得意门生。

        

李谦什么都好,无论是长相还是学识,在当今都是一等一的,可就是这性子有些一言难尽。

        

院长怕他做出惊奇之举,忙提点道,“这可是国师!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世和身份,可不要胡来!”

        

李谦放下茶盏,嘴角含笑道,“放心!我知道分寸!”

        

知道分寸,那就是还是要做些什么喽!

        

院长顿时感到身心疲累,“他背后有青云门,还有两座山!老丞相他们这些老臣对于我们的这位小国师也是爱护的紧。你可不要胡闹!”

        

“放心吧!我,你还不放心!”李谦依旧是含笑回道,丝毫没为院长的多番叮嘱感到心烦。

        

院长叹了口气,这要他如何放心!想到李谦过往所做之事,倍感头疼的抬手揉着胀痛的额角。

        

院长撇头看向桌子另一边的几张纸,“这个你知道?”

        

李谦接过院长递给他的纸张,疑惑地瞄了一眼,随后笑道,“今日听说过这事。”

        

“这是真的?”李谦将手中的纸再度递还给院长,并好奇地问道。

        

院长点了点头,“应该是真的!地丁班的学子都是亲眼所见。”

        

“咱们这位小国师可真是位妙人啊!”李谦脑中思绪一转,便知道洛云机此举的用意。

        

“怎么说?”院长将这几张‘危险’的纸收好,小心的摆在桌子上。

        

“听说,今日有人质疑我们这位小国师的字迹,所以才闹出了这么一出。想来,小国师在之前就想将这些学子都拖下水。到时候,大家都是这般的字迹,谁也不能说谁的字差!”

        

听了李谦的解释,院长愣了下,心中开始对洛云机的印象产生怀疑。

        

“小国师看起来就是一个孩子的性子。王爷也是这般说的!应该不至于吧!”

        

李谦听后,嘴角微微扬起,“咱们可以继续着观察。”

        

“你什么时候回去上任?皇上爱才,所以才容得你这般任性。但是,你要知道,即使皇上不说什么,那些大臣们可不会容你这般胡为。”

        

“皇上那里应该知道我在教导国师一事,想来应该不会催我上任。”李谦信心满满地说道。

        

院长听后,也觉的有理,便没再继续劝导。

        

“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第二日,地丁班过半学子哀叹不已,捶桌子,抓头发,不时发出一声声悲怨地低吼。

        

另一半则得意洋洋地看着这些同窗‘丑态’百出。

        

“国师!你怎么会没得一分?”有学子郁闷地看向洛云机问道。

        

“是啊!我看到你答纸上写了东西的!这怎么可能!”

        

“我们是看到小凡将答纸撕掉了,他没得分我们还能理解!”

        

“你到底都写了什么?”

        

……

        

七嘴八舌的询问声,洛云机并不觉得烦恼,反而是很开心地看着他们如此。

        

“十八……”洛云机刚要讲出答案,就被张小凡一把给捂住了嘴巴。

        

这种事情怎能宣扬出来,多丢人啊!

        

“洛云机!”这边的吵杂声并未能盖住门口的怒吼声。

        

就见廖星一脸怒火地冲了进来。

        

“你不好好答题,竟然给我在答案纸上写艳词淫曲!”

        

廖星的话瞬间让堂中安静地落针可闻。

        

“艳词!”

        

“淫曲!”

        

……

        

所有屋中学子纷纷转头看向坐在座位上的洛云机。

        

这两个词和眼前这位笑的纯真的国师大人完全搭不上边啊!

        

张小凡郁闷地看了廖星一眼,这事还是没能瞒住。

        

这时,其他班级的学子也都跑了过来。

        

六位皇子也都好奇地一起跟了过来。

        

“‘十八摸’哦!很好听的啊!”洛云机环视了下身边的众多学子得意洋洋地讲道。

        

众学子齐齐耷拉着眼皮看着这位原形暴露的国师大人。

        

‘原来你竟是这样的国师大人!’

        

六位皇子也好像刚认得洛云机一般,满脸的诧异。

        

“你在青……”廖星还想说些什么,张小凡听了那个‘青’字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忙将一块糕点掷入廖星口中,阻止他接下来的话。

        

廖星下意识地咬了口,尝到味道极好,转头望向张小凡,看到他眼中不愉的神色,想到自己之前所说的话,便不再往下说,而是嚼起了口中的美食。

        

吃完后,“你等着,回去再找你!”

        

见廖星走了,六位皇子也跟着离开,想要找他套些消息。

        

“我要怎么办?”

        

“怎么就考好了呢?”

        

“我竟然要升到别的班了?”

        

“事情怎么会这样?”

        

……

        

那些先前哀嚎的学子,俱是这次旬考成绩优异者。但是,当他们知道洛云机此次考试未得一分,苦闷地想要撞墙。

        

他们都知道,李谦来地丁班授课,完全是因为洛云机的缘故。

        

也就是说,洛云机在哪个班,李谦定会去那个班授课。

        

而今次旬考,洛云机考了最后一名,当然得继续留在地丁班。而他们……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