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在客厅要了我@公么给我治疗全文续

“哎呀,老师,你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啦……”夜耀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发出了一阵“羞涩”的笑声。

        

不不不,我看你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

        

其他人看到夜耀那快咧到耳朵边的嘴角,还有那神采飞扬的眉梢,都是一脸的复杂。

        

混蛋,你装也装的像一点啊!

        

“呵呵,你小子……”大师在将情绪宣泄而出之后也是好了很多,听到夜耀这话之后,忍不住笑骂一声。

        

“太容易得意忘形了。”弗兰德忍不住摇头。

        

“需要教育。”剑斗罗不知道在心中骂了多少次”丢人现眼的东西“,脸色有些发黑。

        

“这不正是他们还是一个年轻人的最好证明吗?”宁风致却是轻笑道。

        

时代,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了。

        

“对了,夜耀……”大师重重的拍了一下夜耀的肩膀,迟疑了一下。

        

“老师,有什么事吗?”夜耀会意,主动询问起来。

“我父亲想要见你一面。”

        

“您父亲……“夜耀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魂力高达九十五级,拥有天下第一强攻系兽武魂,单论战斗力还要略胜同级别的骨斗罗的那一位……

        

蓝霸斗罗?

        

“是的,他想亲自向你表达谢意。”大师的脸上有着一丝莫名的神采。

        

那是发自内心的骄傲。

        

“什么时候?”夜耀问道。

        

“他正在过来。”

        

“这……”夜耀有些愕然。

        

怎么会这么快?

        

“哦,忘了告诉你了……”看到夜耀的表情,大师意识到了他在惊讶什么,这才一拍脑门,有些恍然。

        

“因为蓝电霸王龙宗宗门被毁,虽然人员伤亡不大,但是却是暂时没法住人了。”

        

“再加之,不知道武魂殿会不会在这段时间又有什么计划,所以,蓝电霸王龙宗决定和七宝琉璃宗暂时联手……”

        

简单来说,就蓝电霸王龙宗举宗搬迁到天斗城来了……

        

“好家伙!”

        

夜耀直接一个好家伙。

        

如果不是蓝电霸王龙宗刚到天斗城不久,还需要安顿下来,那位蓝霸斗罗,其实也会在这里等候的。

        

“我没意见。”夜耀自然不可能有意见。

        

他也不敢有意见啊,那可是老师的亲生父亲……

        

大师欣慰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向了千仞雪。

        

千仞雪心中悄然一紧,叠放在小腹的双手悄然握紧。

        

“雪儿……我能这样称呼你吗?”大师尽可能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温柔。

        

“当然。”千仞雪毫不犹豫地点着头。

        

“那么,雪儿……”大师看着千仞雪,眼神有些复杂。

        

他看着绝美的千仞雪,依稀能够从她的身上,看出某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看到她和夜耀在一起,就好像……

        

大师轻舒口气,仿佛又解开了一个心结。

        

“夜耀这孩子,虽然看上去很成熟,但是,其实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需要有一个人在一旁支持……”大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

        

千仞雪没有半点不耐烦,而是很认真的在听着,不时点一下头。

        

最后,大师顿了一下,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的弟子,就拜托给你了。”

        

千仞雪心头突然一颤,猛的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大师那尽是祝福和慈爱的眼神。

        

“傻丫头。”一双温暖的手伸了出去,将千仞雪抱在怀里。

        

柳二龙温柔的将有些呆滞的千仞雪抱在怀里。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他们不是傻子,他们明白,夜耀能够从武魂殿中得知那么隐秘的“猎魂“行动,肯定是有人帮助的。

        

而那个人,就是武魂殿的“少主“千仞雪。

        

如果没有千仞雪的帮助,最起码也是默许的这一前提,夜耀怎么可能能够得到这些消息,并将他们及时传递给两大宗门。

        

甚至,如果千仞雪有那么一点的别的心思,故意拖延一下夜耀的时间。

        

那么,两大宗门的伤亡情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千仞雪,这分明是将一颗心完完全全都拴在了夜耀的身上了。

        

甚至不惜帮着“外人“,来坑自己”娘家“。

        

这样的傻姑娘,饶是柳二龙再如何讨厌她的母亲,也无法对她产生半点的恶意。

        

有的,只是心疼和怜惜。

        

“夜耀,我告诉你。“柳二龙对夜耀警告道。

        

“以后不许欺负雪儿,不然的话……“

        

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在夜耀记忆以来,柳二龙这个师娘对他一向是跟对待亲儿子一样,完全就是捧在手心的那一种,完全连一句重话都不曾说过。

        

可这一次,却为了千仞雪……

        

“我哪敢啊!“夜耀无奈的说道。

        

“如果真的有什么万一,那我不是被吊着打……”

        

他现在可还打不过千仞雪,真要到了那种地步,挨打的绝对是他……

        

“哼,知道就好!”柳二龙冷哼一声。

        

夜耀和大师不由对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对师徒眼中都是有了一分同情和戚戚。

        

他们的另一半,似乎在武力值方面都把他们这些男人压着啊……

        

夫纲不振!

        

话说,这玩意也是可以传承的吗!

        

夜耀又看了看小舞和唐三,又是悲伤的叹息一声。

        

突然好羡慕小三怎么办?

        

“来了。”剑斗罗突然看向一个方向,说道。

        

能够让剑斗罗说这话的人……

        

夜耀心有所感,抬起头,看到在他们不远处,有一个身穿深蓝色长袍的老者站在那里。

        

发须皆白,但是却并不显得苍老,面容古板、严肃,不怒自威,身材高大,哪怕年迈至此,却依然可以看出他那身充满了爆炸性力量的肌肉。

        

蓝霸斗罗,玉龙魂。

        

“剑老儿,你也在这里?”玉龙魂中气十足的喊道。

        

“怎么着?有意见?”剑斗罗冷笑道。

        

别人怕他玉龙魂,可他却不怕。

        

先不说七杀剑和蓝电霸王龙这两个武魂品级相当,就算论及魂力,他也要比玉龙魂高上两级。

        

本身硬实力就有了不小的差距了,更别说为了击退武魂殿,这头老龙身上还留着一些伤势……

        

换句不客气的话来说,他让玉龙魂一只手,玉龙魂都不可能打得过他。

        

更别说,这一次挽救了蓝电霸王龙宗的,还是他的传人。

        

你这头捡回一条老命的老龙,有什么可在我面前横的!

        

“哼。”玉龙魂冷哼一声,却是并未过多的有所争执。

        

“父亲。”大师上前两步,恭敬的叫道。

        

“嗯。“玉龙魂有些复杂的看了大师一眼。

        

有些愧疚,有些关切,还有着浓浓的欣慰……

        

这一对父子,早在几天前的谈话中,就已经尽释前嫌了。

        

“前辈,晚辈在此。”夜耀也不敢劳烦大师主动介绍,主动上前了一步。

        

“你就是夜耀?”玉龙魂双眼微微眯起,身上有着一股霸道的气势在凝聚。

        

每一位封号斗罗,他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气势。

        

特别是魂力达到了九十五级这种程度的顶级强者。

        

昊天斗罗唐昊如何,夜耀并不清楚,因为唐昊从未在他面前表露实力。

        

剑斗罗的是那仿佛能将世间一切都斩断的锋锐。

        

骨斗罗的,是一种诡异、幽深,仿佛深渊一般。

        

而现在,在他眼前的玉龙魂,展现出来的,却是另外一种……

        

深蓝中有些发紫的魂力在玉龙魂身上缓缓升起,夜耀恍惚之间,竟然好像看到有一头恢弘的,缠绕着蓝色雷电的龙兽在他身后发出了震天的咆哮。

        

霸气,凶暴,却又仿佛山岳一般沉重。

        

这就是蓝电霸王龙宗当代宗主的分量吗……

        

心神恍惚之间,夜耀隐隐感觉到身体微微一沉,但只是瞬间,他就凭借身体的本能,将这点不适调整了过来。

        

“咦?”一声轻咦声响起。

        

“老龙,你什么意思?”剑斗罗冷厉的声音响起,让夜耀的双眼一凝。

        

剑斗罗身后仿佛有着一把长剑在漂浮,一道凌厉的气息蓦然升腾,让在场众人都是不由身上一凉。

        

随后,剑斗罗踏前一步,将玉龙魂加持在夜耀身上的压迫,尽数斩断。

        

“哼,好一个蓝电霸王龙宗!”剑斗罗眼中光芒连闪。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你们的救命恩人的吗?”

        

虽然说这股气势并不带任何的恶意,纯粹是玉龙魂好奇的试探,但是剑斗罗却是忍不了。

        

老夫的传人岂能容你这么肆意的试探!

        

“老爷子,您冷静一下……”夜耀心下一惊,连忙劝阻有些动怒的剑斗罗。

        

凭心而论,玉龙魂试探一下他的实力,这算是什么大事吗?

        

老实说,这还真不算。

        

大陆上,很多前辈高人,在遇到一些天资出众的后辈之时,似乎很多都会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来这么一遭。

        

想当初,他们刚刚去到天斗皇家学院的时候,三位教委不是也这样试探过夜耀和唐三的吗?

        

当时弗兰德和大师他们都淡定的很。

        

所以,这一次,同样如此。

        

这种不带恶意的试探,只会让人加深对你的印象,对你的了解,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如果硬要说,当然是有那么一点无礼的地方。

        

但……

        

“嘿,剑老儿,我就奇怪了。”玉龙魂原本眼中的一丝惊讶,在剑斗罗出声之后,变作了奇怪之色。

        

他仿佛有些困惑的看着剑斗罗。

        

“你和这小家伙是什么关系啊?怎么连我儿子这个做老师的都没说话,你这个无关人就先跳出来了?”

        

无关人……

        

这三个字像三柄利剑一般,戳入剑斗罗的心窝。

        

剑斗罗额头上青筋迸出,双手紧握,全身魂力激荡不已。

        

这玉龙魂的无心之言却是恰好戳到了剑斗罗的痛处。

        

夜耀如今的战斗技巧是谁教的?他教的。

        

在魂师这条路上,谁给他的帮助最大?

        

他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他和大师各占一半的功劳。

        

可惜的是,虽然他和夜耀有着师徒之实,却并无师徒之名啊……

        

虽然这是他最先提出来的,但是,归根结底,这是无奈中的办法。

        

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换做平常,倒也没哪个会把这个拿出来说,惹得他不痛快。

        

但是,眼前,却有一个不知道具体情况,误打误撞踩雷的“老龙”。

        

“找个地方。”剑斗罗寒声说道。

        

“干嘛?”

        

“打一架!”

        

“这么大脾气?“玉龙魂愕然地说道。

        

这剑老儿是发了什么疯了?他不就随口一问吗?怎么就这么大脾气?

        

“废话少说!”剑斗罗已经握住了他那名震天下地武魂七杀剑了。

        

这口气,不得不出!

        

他可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不知者不罪?

        

先挨我一剑再说这话!

        

“你真当我怕你不成!”玉龙魂在剑斗罗这咄咄逼人之下也是怒了。

        

他知道,在硬实力上,他绝对是比不过现在的剑斗罗。

        

但是,这不是他退让的理由!

        

蓝电霸王龙宗,没有“退让”这个词!

        

看到突然间剑拔弩张的两位封号斗罗,夜耀傻了。

        

这……咋回事啊!

        

怎么就打起来了?

        

好在,周围还是有些明白人的,大师和宁风致连忙拉住了两位老人。

        

“父亲,冷静,冷静……”

        

“冷静个屁啊冷静,我今天非要给这剑骨头一点颜色看看!”

        

“父亲,犯不着为了这点事挨……咳咳,犯不着……”

        

“……”

        

“剑叔,咱们也先冷静一下……”

        

“风致,别拦着我,我今天非要砍了那头无礼的老龙……”

        

“大局为重,大局为重……”

        

“……”

        

好一会儿,两边才将两位脾气一样倔的老头拦住,然后大师才苦笑着说出了原因。

        

“哦?这么说来,这剑老儿也算是你弟子的另一位老师?”原本还有些愤怒的玉龙魂一下子来了兴致了。

        

“咳,这个嘛……其实我是有愧的,夜耀分明在剑斗罗冕下那里学到的东西更多,孩儿惭愧……”大师苦笑道。

        

他当初就已经表明,夜耀可以另拜剑斗罗为师,可惜……

        

“不错!不错!”玉龙魂看着夜耀的眼神更多了几分赞赏之色。

        

一方是空有理论,在战斗上毫无帮助的老师,一方是武魂相契,战斗力大陆最为拔尖的封号斗罗。

        

让任何一个人选,恐怕都会选择后者。

        

哪怕前者给予过他不少的帮助。

        

这个世间,能坚守着那份本心的,当真不多啊……

        

“小家伙,我儿子是你的老师,那么,论辈分,你该叫我师祖,来,叫声师祖听听!”玉龙魂突然笑道。

        

“老匹夫!”剑斗罗暴怒。

        

夜耀算是他的不记名弟子,他是夜耀的半个师傅。

        

现在他要夜耀叫叫他自己师祖……

        

这不是压他一辈吗!

        

开玩笑,但论年龄,剑斗罗可比玉龙魂还要打上一点的啊!

        

看到又要掐起来的两位老爷子,其余人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封号斗罗?

        

这分明就是两个倔老头嘛!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