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把月嫂给干了@轮流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带着系统在兽世正文卷第368章二皇子吓尿了只是说两句话而已,堂堂苍月王国二皇子,居然这么没用的被苍狼吓尿了。

        

这简直丢尽了苍月皇室的脸,更是丢尽了苍狼的脸,他怎么会有这种废物儿子?

        

苍啸天被苍狼一脚踹翻在地,当即爬起来对着他使劲磕头求饶:“王父饶命………”

        

“………”国师惊讶的看着苍啸天,他没想到,二皇子居然这么没用,就那么被苍狼吓尿了。

        

他想起自己以前推举二皇子为下一任国王时,说的那些话,老脸不自觉的红了。

        

这他妈哪里聪慧了?

        

哪里英明果敢了?

        

哪里英勇无敌了?

        

哪里………

        

他现在只想也像苍狼一样,一脚踹过去,踹死这个丢人现眼的废物。

        

这就是他千方百计为苍狼带绿帽子生出来的废物儿子,国师开始怀疑起自己来。

        

他这么精明能干,他的儿子怎么会是这个熊样呢?

        

不,这绝对不是他的问题,这熊孩子肯定遗传了她母亲的猪脑子。

        

对,肯定是这样的。

        

想想他母亲,放着好好的王妃不当,却与他搅和在一起,一看就是脑子不清楚。

        

所以儿子肯定是遗传了他母亲,国师坚决不承认二皇子像他,因为他丢不起这个人。

        

“国师!”

        

“………”国师一脸懵逼的看着苍狼,看着他脸上的怒气,猜想着事情是不是败露了。

        

“国师终于回神了,不知国师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这老匹夫不会是看二皇子这么没用,想要放弃他,转而抬高其他皇子吧。

        

“啊,国王陛下,没想什么,我就是在测算,您与落日帝国这场仗的胜算而已。”

        

国师暗叹幸好没有败露,立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借口,他为自己的机敏自豪。

        

所以说,二皇子这个草包样怎么可能像他呢,他多聪明啊。

        

“是吗?”老子信你个鬼,你要是真能算,就不会连老子什么时候回来都不知道。

        

“是的,国王陛下。”国师一本正经的回道,不管是不是,在他这里都必须是。

        

“那么国师说说,此战苍月王国是胜还是败啊?”老匹夫,既然你那么能演,老子倒想听听你怎么说。

        

“………在老夫看来,胜负五五开。”

        

国师想了想,只能这么模棱两可的回答,他要是知道谁胜谁负,还用的着受制于苍狼这个暴君吗。

        

苍狼就知道国师这老匹夫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每次遇到事情,都是这么胡言了事。

        

也只有朝中那些草包,以及苍月王国的那些愚民肯信他的鬼话。

        

见苍狼久久不说话,国师心里打鼓,这老家伙从来就不肯相信他的说辞,这次肯定也不列外,也不知道他心里又在想什么。

        

“国师,你还是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测算吧,本王希望,下次再问你时,你不会再想着蒙混过关。”

        

老子满肚子的火气,哪儿哪儿都不顺心,可不想继续再听你瞎咧咧。

        

暂时还不能杀了的情况下,还是来个眼不见为净的好,不然气的只会是他。

        

国师嘴巴蠕动,好想开口反驳,想了想还是算了:“是,国王陛下。”

        

就知道这老王八蛋肯定不相信他,还让他回去研究测算,那玩意儿他要是能研究透彻,还用的着等到现在吗?

        

“哼!”苍狼对着国师冷哼,敢反抗一句试试,不能杀了这老匹夫,他还不能让他吃点苦头不成。

        

“………”还有完没完了,老子都认怂了,你他妈还“哼”个屁啊。

        

苍狼一脚踹向地上昏昏欲睡的二皇子:“蠢货,还不赶紧爬起来把这里处理干净。”

        

居然这样也能打瞌睡,他就不嫌裤裆湿湿的难受吗?

        

苍狼再次怀疑二皇子到底是不是他的种,像他这么英明神武的的人,怎么可能生出这么没用的儿子?

        

可是,他的妃子不可能有胆子偷人,难道是一窝好笋,出了苍萧烊这么一颗歹竹?

        

等待苍狼与国师打机锋的苍啸天,无聊得昏昏欲睡,不防又被苍狼踹了一脚。

        

但是,哪怕他心里有再多的怒气,也不敢朝苍狼发,只能不停的磕头求饶:“王父饶命………”

        

苍狼气得好几次都想掐死这个儿子,最后经过不断的呼气吸气,这才压下想杀人的冲动。

        

虎毒不食子,二皇子再蠢也是他的种,他不能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不能杀,又不愿意看到他的蠢样,能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就只有眼不见为净了。

        

“给本王把这里处理干净后,滚回你的住处去,没有本王的允许,不准踏出那里半步,听到没有?”

        

“………儿子知道了,绝不违背王父的命令。”

        

对于苍狼变相的软禁,苍萧烊却觉得是好事,不让他出来,那就不出来好了。

        

二皇子府有吃有喝,还有美人相伴,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的,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多好啊。

        

国师头顶冒气,气的。

        

合着被软禁了,他那蠢儿子还挺高兴,他咋就那么胸无大志呢?

        

国师的脚蠢蠢欲动,他真的想踢死二皇子得了,白瞎了他为他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

        

苍狼发现国师的异样,见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二皇子,还以为他在为自己选择支持二皇子不值。

        

不由得心里冷笑:哼,蛇鼠一窝,自己不靠谱,选个辅佐对象同样没用。

        

他又哪里知道,人家那是子像父,老子正在为儿子不争气懊恼生气呢。

        

再说落日帝国这边,打从收到苍狼的战书以后,所有人都筹备起来。

        

在送走了所有客人以后,陈婉婉开始交代兽人们盘点物资,并吩咐铸造坊连夜赶制兵器。

        

要打仗了,粮食与兵器都要跟得上才行,不能让士兵们饿肚子,或者没有兵器上战场。

        

而这个时候,他们种植的第一批水稻终于出产了,看着那黄灿灿的一块块稻田,负责种植的百里奚他们激动得不得了。

        

“族长,没想到女王陛下才是最会种植水稻的那个人。”

        

百里奚原来是首领,加入龙部落以后,为了不冲撞陈婉婉,他做了百里一族的族长。

        

他们这一族主要负责种植粮食这一块,而水稻则是按照陈婉婉的吩咐,一步一步种植出来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