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皇后的滋味__一女被多人LJ的辣文

“呲啦……”黑暗里亮起火折子。

        

“嬷嬷我没有骗你吧,这是太祖爷爷告诉我的茶山密道。”杜苗生掀开油灯盖子点着经年未枯的油灯。

        

“别笑!”嬷嬷声音颤抖,“吓死人了!”

        

“哦…”杜苗生把烛台从脸边拿开。

        

“椛家地原来有两个家族,一个花一个华……”胖嬷嬷感叹。

        

“唉…‘花’赢了,‘华’输了,输到只剩下族庙了。”

        

“那为什么不是两家合成一家?一花一华不是更好吗?”

        

“桦族人有骨气,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全族散了也不屈服给椛家。”

        

“那何苦呢……”

        

“嬷嬷,咱俩能相遇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天怜桦族不让桦族灭亡!咱们逃出去了,你带我回总督府吧!”

        

“好!这份救命之恩我会记着的,此时总督府来的人应该还在山上,只有找到了咱们,就有救了,立刻从椛家地走!” 

        

“太好了!”

        

“这里有灯笼什么的吗?寻寻……”胖嬷嬷说。

        

“嗯!”杜苗生转身摸索,“哎,这里好像有一盏琉璃灯!”

        

“咚!”胖嬷嬷攥拳抡圆了砸到杜苗生后脑上,杜苗生应声倒下,嬷嬷又憋住劲往脑袋上踹了一脚。

        

“你跟刺客是一伙的,你负责引开人,他负责动手!”胖嬷嬷取过琉璃灯,用油灯点着。

        

“你复你的仇,作孽赔上无辜的人!”胖嬷嬷又往身上踹了一脚。

        

……

        

一艘小船靠岸茶山。

        

水生打灯笼陪玉桢上山。

        

“瑞晋远,你出来!玉桢来找你了!畜生王八蛋你出来啊!”

        

“你一个没娘的野少爷,你别躲着你出来啊,你敢杀人你不敢见我吗!你出来啊……”

        

玉桢跑啊喊啊,累瘫倒在地。

        

“十七少……我爹跟我说过,十几年前的一天傍晚,有一个姑娘包袱里带着好多银子和五彩石来找他,求他给打一块长命缕。那姑娘说,她是戏班里唱刀马旦的,去王府表演被瑞王爷看上中。王爷在外给她置了一栋院子,她过上了荣华富贵的日子。但是可惜啊……她生了一个孩子,王爷说她要是寻常人家的闺女也就收了,但是她只是一个戏子,太卑贱了,这孩子王府不能认!”

        

“你一生下来,王府就不认你!没名没份的野种!姑娘说,王爷喜欢有英气的女孩子,她儿子才三岁多,她就给请了武师傅,每天督促他练功。长大了,如果一副魁梧英俊之气,王爷没准会喜欢他,随便念在有血脉的份上,随便给安排一个前程,她就放心了……”

        

“十七少!王府都发告示说你死了,你它鬼的还活着,就是我爹给你做的长命缕在保佑你!是你刀马旦的母亲在保佑你!”玉桢没力气了,一步一摔,摔了爬起来。水生想去扶,玉桢甩开。

        

“你娘说她在台子上唱戏的时候能和千军万马打,但是下了台只是一个瘦小无助的女子。你娘说她希望儿子以后能领兵打仗…可是你呢,游手好闲玩世不恭,京城里人尽皆知的废物公子哥。红袖楼里老鸨子的大孝子,连马你都不放过……”

        

宋强听到动静,带一队人寻过来。

        

“水生,这是!”

        

“我没办法了,玉桢也许能把十七少召唤出来。”

        

“这也太可怜了…”

        

“找到十七少,大宅预备怎么办?”

        

“先找到再说吧…毕竟他是王爷的儿子……”

        

水生一阵汹涌的难过,避开宋强走到暗地里。

        

……

        

周遭动静悄悄,剑的寒光在黑暗里一闪。

        

“少…爷……”水生腿一软轻轻跪下。

        

“我让你保护玉桢,你把她扯进来干什么?”十七少走出来。

        

……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