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美女野外性行为@插孕妇压着肚子

赵木兮没有理会楚不域,她静心地切脉,脉象比上次要和缓许多,看来吐的黑血就是体内的余毒。

        

“回皇上,臣女给元元公主吃的是解毒丸。”赵木兮回了一礼,“宫中御医开的药多数比较温和,虽能稳住病情,却不能完全去余毒,臣女只好一试了。”

        

楚不域听到这话,脸色阴沉得可怕,“你竟敢私自给元元吃药?”

        

“……”糟了,忘记自己此时在楚不域眼中只是陌生人,说不定还认为她是处心积虑要接近元元。

        

“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臣女不敢这么做。”赵木兮解释道。

        

楚不域冷笑一声,眼皮一掀看向九芯和白芷,“你们两个是知情的?”

        

九芯和白芷跪了下来,“皇上恕罪。”

        

“你们与她只见过两次,竟如此信任她?”楚不域不怀疑这两个宫女的忠诚,她们都是盛乔木亲自带出来的,可她们居然这么快就对另外一个女子投以信任!

        

而且还是一个长得跟盛乔木那么相似的人,他替盛乔木感到愤怒。

        

“皇上,上次公主犯病,是赵姑娘的药稳住公主的。”九芯匍匐在地面,她怕楚不域要定她们死罪,她们就没机会再保护大小姐和公主了。

        

赵木兮蹙眉说道,“皇上,这么久以来,御医院的药对公主的病并没有见效,且公主对那些药汁恐惧不已……”

        

“那也轮不到你私自给公主用药!”楚不域怒道,如果眼前这个女子要给元元下毒,那元元此时岂不是早就死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恨不得将赵木兮和两个宫女都处死。

        

“皇上不信任臣女能够治好公主的病,那为何同意臣女进宫陪伴公主?”赵木兮的声音平静且清冷。

        

“强迫元元喝那些苦药,能让皇上的心好受一些吗?”

        

此话一出,九芯和白芷都猛然抬头,担心又害怕地看着赵木兮。

        

自从盛乔木坠落城墙,楚不域早就变得喜怒无常,她们都不敢轻易惹他,此时楚不域并不知赵木兮真实身份,万一想处死她,那要怎么办?

        

“元元除了中毒,还有被蛊虫影响了元气,那些御医看出来了吗?”

        

“那些药……虽然温补能解毒,但速度太慢,反而补不回她的元气。”

        

听着赵木兮比他还理直气壮的质问,楚不域气笑了,“你,在责怪朕?”

        

“臣女十分喜欢元元公主,不忍见她受余毒折磨,若是问过皇上,您会同意臣女替元元治病吗?”赵木兮反问道。

        

楚不域抿紧薄唇没有回答。

        

赵木兮继续说,“臣女害怕拖延反而不好,这才哄着两位姐姐替臣女保密的。”

        

“你以为这样说,朕就会饶了她们的命?”楚不域冷笑着,他不该让赵木兮进宫的,这个人长着这样的一张脸,让他和元元不自觉就放松警惕。

        

“是臣女的错,请皇上降罪。”赵木兮立刻说道。

        

元元一脸懵懂地听着他们说话,一会儿看看楚不域,一会儿看看赵木兮,突然嗷了一声扑到赵木兮的怀里,回头眼巴巴地看着楚不域。

        

“不可……骂,娘亲。”元元一字一字地说,却已经足以让楚不域的心情翻腾起来。

        

“元元,你能开口说话了?”楚不域失声叫道。

        

赵木兮瞥他一眼,“元元本来就能说话。”

        

元元搂着赵木兮的脖子,“娘亲,香香。”

        

楚不域缓缓地将胸口的怒火压了下去,“你说元元被蛊虫影响,你是怎么知道的?”

        

“臣女在天水的时候,见过一个养蛊虫的苗家人,对蛊虫还算略懂一二。”赵木兮信手沾来地胡扯。

        

“你知道随意喂公主吃东西是死罪吗?”楚不域问。

        

赵木兮低下头,“臣女……还真的不知,在天水治病疗伤,从来不担心还要被处死的。”

        

天水是边境,虽谈不上穷乡僻壤,但礼仪规矩肯定比不上京都城,她在天水长大,不懂宫中规矩是正常的。

        

楚不域心里就是憋着一股闷气,说不上这股气从何而来,只是看着赵木兮的脸庞,听着元元叫她母亲,他便觉得自己最珍爱的记忆会被取代。

        

那是他决不允许的。

        

“下不为例!”楚不域寒声说,这次算是饶了赵木兮。

        

不饶不行,真的惩罚了赵木兮,元元肯定要闹的。

        

“至于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楚不域冷冷看着九芯和白芷,“各领二十大板,去明光宫跪三天。”

        

这是要提醒她们,他是看在盛乔木的份上,才饶她们一命,要她们感念真正的主子。

        

九芯和白芷松口气,“谢皇上。”

        

楚不域清隽雅正的面庞依旧满是寒气,他盯着赵木兮看了一会儿,“你真的能治好元元的病?”

        

“臣女会竭尽所能。”赵木兮说。

        

“朕允许你给元元治病,但是……”楚不域的声音一沉,“不许她再喊你娘亲,你不配!”

        

狗皇帝!赵木兮在心里骂了一句,他都要让元元叫别的女人母后了,还介意喊她娘亲。

        

“是。”赵木兮应下来。

        

“元元,过来父皇这里。”楚不域的声音柔和了下来,眼中的冷冽也不见了。

        

元元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勉为其难地抱住楚不域。

        

“还觉得哪里难受吗?”楚不域轻声问。

        

元元摇了摇头,捂着小肚子说道,“不痛。”

        

似乎赵木兮的药真的对元元有效果了,气色看起来都好了些。

        

突然,楚不域感到一阵尖锐的疼痛贯穿他的头,他强忍着痛将元元放回地面,额头瞬间就沁出汗水。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高福最先察觉出不对劲,急忙过去扶着几乎站不稳的楚不域坐下。

        

赵木兮秀眉一挑,完全没有高福的紧张,“皇上头疼吗?”

        

楚不域被那股强烈尖锐的痛折磨得看不清眼前的人影,但他听到赵木兮的声音,竟听出幸灾乐祸的味道。

        

“皇上,药。”高福已经拿来一颗药丸,转头对赵木兮说,“赵姑娘,您不是大夫吗?您快给皇上也看看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