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_为什么上完床女生还会提分手

乐小心展示的第三个能力,是圣化。

        

在以前和乐小心交手时,苏晓就知道她的本命咒源之水拥有所谓“圣化”他人生命力的能力,只是起效太慢,同时还会引起注意,并不隐蔽,在同级较量中往往用处不大。

        

而在本命咒升华为起源之海后,乐小心的圣化能力也增强了,首先是隐蔽性大大提升,她只用让对方被悲伤充满,便可以借由心灵影响身体,将目标的生命力也瞬间圣化,化为一滩水,甚至化作自己的一部分。

        

不过,乐小心还没琢磨出怎么召唤遮蔽感知的雨幕,更不会用雨幕传递悲伤的情绪,只能粗暴的直接对人使用。

        

乐小心带着歉意对苏晓说道:“我没有相应的知识,所以我现在只能用出我的源之水原来就有的能力……”

        

苏晓不甚在意道:“没关系,你这段时间先不忙着修炼,琢磨一下这些能力该怎么用,总能知晓的,到时候直接联络我。”

        

至少苏晓破解了伊洛琳的一个能力,知晓了其中的原理。

        

之后再慢慢研究就好。

        

“好了,我们先离开你的心湖。”苏晓说道。

        

在苏晓看来,掌握起源之海的乐小心应该懂得如何离开心湖,但是她却做不到,不知道是因为没得到相应的知识,还是她本命咒升华后没有相应的权柄,苏晓只好代劳,把她的意识带了回来。

        

金沙号船医室中。

        

巴莱卡紧张看着另一边,苏晓站在乐小心身旁轻抚她的头顶,已经好一段时间。

        

之前窗外还出现了莫名诡异的异像。

        

在那异像中,天空像海洋那样倾倒下来,诡异恐怖莫名。

        

整艘船都惊动了,到处都有脚步声,巴莱卡很害怕杰罗姆的手下找到这里来,担心那时苏晓和乐小心没有抵御能力,会被攻击。

        

就在这时,乐小心缓缓睁开眼睛。

        

苏晓笑道:“要正式一点吗?”

        

“什么正式?”乐小心茫然了一下。

        

苏晓双手抱拳道:“恭喜乐道友成就圣贤。”

        

乐小心嘴咧了一下,笑意掩藏不住,连忙站起,也对着苏晓郑重地回了一礼。

        

看到苏晓和乐小心恢复清醒,巴莱卡松了口气,连忙对他们讲起她刚刚看到的异像。

        

此时,窗外的雨幕已经停歇了。

        

“一品异像啊。”苏晓说道。

        

乐小心说道:“不知道船上的人是否有所察觉。”

        

“察觉了。”苏晓的超能感应此时没有雨幕遮掩,畅通无阻,轻易探查到船上情况:“船上两位超凡者还顺带察觉了一群服务员不见了,正往我们这边过来。”

        

“诺,说曹操,曹操到。”

        

苏晓对着门边努了努嘴,几乎是同一时刻,两位超凡者走过拐角,来到了医务室外的走廊。

        

他们第一时间神色一凝,看到了地上倒满的服务员。

        

“发生了什么事。”一位超凡者迅速赶来,倨傲说道:“你们怎么没事,快给我说清楚。”

        

另一位超凡者也走了进来,他目光如炬,扫视着在场三人。

        

“你是巴莱卡,怎么蜕掉了鱼尾?”他看到病床上蛇皮般的肉质和完全恢复,气质和之前根本不一样巴莱卡,无比惊讶。

        

巴莱卡眼里流露出厌恶的表情,这两个超凡者是经常来观赏调戏她的常客,杰罗姆其他手下还不敢违抗他的地位,但超凡者地位超然,这两位超凡者虽然在超凡者中是垫底的存在,但杰罗姆对他们还是以礼相待,他们也地位崇高,偶尔做一些杰罗姆禁止的事,杰罗姆也不会太在意。

        

“咳。”

        

苏晓咳嗽了一声,把两位超凡者的注意拉到自己身上。

        

“乐姐,你上还是我上?要不你试试刚刚觉醒的能力?”

        

乐小心无奈道:“你解决吧,我怕控制不住力量,不小心把他们杀了。”

        

听着两人用中文聊天,两位超凡者能懂得其中的意思,瞬间勃然大怒。

        

一位超凡者冷笑道:“怕控制不住力量,把我们杀了?你以为你是什么圣贤吗?找死。”

        

他大步走来,准备攻击乐小心,却发现自己的同伴没有跟上。

        

“嗯?”他下意识回头,发现自己那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眼高于顶的同伴,此时双腿颤抖,脸上冒冷汗。

        

他正看着苏晓。

        

“这……”这位超凡者也感到不妙,看向那站在船医室里,穿白色衬衣的青年。

        

“有点眼熟,感觉在那里见到过……”那超凡者努力细想着,突然想起了一些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新闻,眼睛陡然瞪大,绿豆大的汗水浮现额头,全身也忍不住颤抖。

        

“您,您是苏晓?”他难以置信地问道。

        

“苏前辈。”他用不算熟练的中文说道:“还请原谅我们的无知和冒犯,我们不知道是您,这些船员竟然敢冒犯您……”

        

话音未落,这两个人看到了极其恐惧的事情发生,瞬间幸福地晕倒了过去。

        

巴莱卡怔怔看着这一幕,仍然感到不可思议。

        

平日里,那些船员无比崇敬尊重,不敢得罪的两位超凡强者,在苏晓面前和那些普通船员没什么区别?

        

她不知道的是,如果这些超凡者心智坚定,苏晓的怪影杀手最多让他们短暂惊惧战栗,吓晕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在认出苏晓的存在后,已经陷入了极度恐惧的状态,苏晓只是推波助澜,就让他们倒下了。

        

乐小心说:“他们这么怕你,秘党得有三分之一的功劳,他们之前天天宣传你的恐怖,只是在你展现实力和传送能力后,这种宣传收敛了,都不敢以官方形式进行,怕把你得罪了。”

        

苏晓笑着摇了摇头。

        

他没在乎这点插曲,反而在脑海里复盘思考自己和伊洛琳的初次交手。

        

伊洛琳并没有展露太多的实力,但祂不可能才这么点实力,这和苏晓在考古文献中看到的记录都对不上,只能说,不仅是苏晓有所隐藏,有底牌未曾动用,那伊洛琳恐怕也是这样。

        

祂也意识到,在心湖中即使取得胜利,也无法消灭苏晓,暴露太多能力对之后的战斗不利。

        

乐小心在这时把苏晓从思绪里拉出来,她说道:“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苏晓道:“我先带你和巴莱卡传送回去,巴莱卡的表演可以帮助你修炼,你可以暂时雇佣她当修炼助手,她的表演对你的修炼有帮助。”

        

巴莱卡没什么依靠,苏晓也不可能把她丢在这里。

        

而且,巴莱卡的表演确实能帮助乐小心修炼,以乐小心圣贤级的实力,养个助手是举手之劳。

        

“嗯,巴莱卡给我的感觉和伊洛琳还是不同的,伊洛琳总给人悲伤的感觉,但巴莱卡却是虽然悲伤,但仍然有着希望的样子……难道说,这两种性相都符合起源之海吗?只是一种是‘正练’,一种是‘逆练’……”

        

“即使是同一种能力,对其的解读也有不同,就像林辰和罗莎莉拥有相似的本命咒,但他们完全不是一样的性格。”

        

就在苏晓准备用传送带她们撤退时,本体收到了办公室传来的消息。

        

杰罗姆所在的地点位置已经找到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