搂着别人的老公睡觉说说/男友抱着我在泳池里做

这些年来,赵老爷和老夫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女儿。这一次,两人好不容易得到了女儿的线索,便一起前往女儿所在地,想要将女儿接回来。哪里想到没有见到女儿却在路上遇到了山匪,送掉了性命。

        

赵老头是赵家的管家,说起这些事情就抹眼泪,一边是为赵老爷和赵夫人的死哀伤,一边又是担心。

        

赵老爷和赵夫人死了,他便是将赵小姐找回来了,只怕也保不住赵家的产业。

        

赵家的那些族人,为了争夺赵家产业,只怕会伤害赵小姐。

        

“如果赵家有个男丁就好了,哪怕只是过继过来的。”赵老头叹气,忽然他的视线凝结在玄墨的身上不动了。

        

玄墨:“??”

        

赵老头扑过来,跪倒在玄墨面前:“公子,求你帮帮老奴。”

        

赵老头想让玄墨冒充赵老爷的儿子,先将赵家的产业拿到手,然后将赵小姐接回家,给赵小姐招个赘婿,生下孩子,由孩子继承赵家。

        

玄墨不用多做什么,只要以赵家公子的身份偶尔露个面就行了,其他都由赵老头来安排。

        

只要赵家有一个男丁,其他族人就休想霸占赵家的产业。

        

赵老头想到这个主意,主要是玄墨化妆后的这张脸跟赵老爷竟然有六分相像。只要玄墨一站出去,赵家族人还真会相信这就是赵老爷的儿子。

        

玄墨都被赵老头这个操作给惊住了。

        

这老头可真能想,也真敢做!

        

“你家老爷只有赵小姐一个孩子,你怎么跟其他人说又多了个儿子?”玄墨问。

        

赵老头已经想到了解释:“当初夫人怀孕后,老爷便将妾侍给打发了。我可以对外说,当时其中一个妾侍已经怀了身孕,只是都没有人知道。后来那妾侍跟着起家人到了外地,才发现自己已经怀了赵老爷的孩子,并且生下了一个男孩儿。老爷和夫人这次出门并不是寻找小姐,而是接到了那妾侍临死前让人传来的消息,老爷知晓自己竟然有个儿子,高兴之下便亲自来接……”

        

玄墨:“你老可真有编故事的才华。”

        

赵老头给玄墨磕头:“公子,求你了。求你帮帮老奴吧。”

        

玄墨:“你就不怕我接着赵家公子的身份霸占了赵家的产业。”

        

赵老头道:“公子不是寻常人,不会看得起赵家这些产业,而且我相信公子的人品。公子是老奴的恩人,绝对不是黑心的人。”

        

他跟随自家老爷与人做生意,走南闯北,见识过许多人,在看人方面还是有几分眼光的,眼前的年轻人一身气势,便是京城国公府中的少爷都不如。衣服虽然看着简单,但这料子十分不凡,价格绝对不便宜。

        

这位公子肯定是出身富贵人家,应该看不起赵家这些产业。

        

而且这位公子还在一众尸体中找出他这个唯一活着的人救活,会答应他帮忙看顾尸体,这人品杠杠的。

        

他相信这位公子。

        

玄墨捏着下巴想了想,答应了赵老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答应了赵老头以赵家少爷的身份前往赵家,“赵玄”这个名字又再次上线了。

        

“赵玄”跟赵老头约好了出发的时间,便离开了县城一趟。

        

赵老头不知道赵玄去了哪里,只以为他是联系自己家的人了。

        

玄墨出了城门,往当初发现赵老头的山中而去。

        

来到还残留着血腥的地方,玄墨放出神识,对整座山进行了地毯式搜索,让他找到了山匪们的老巢。

        

玄墨来到山匪的老巢,看到里面的人都是穷凶极恶身上满是血腥,也不留手,将这些山匪都给杀了,还这片山林安定,让过路之人能够平安经过。

        

最后杀掉的是山匪的首领,玄墨从首领手中知晓了衙门中跟他们勾结的人是谁。

        

还不止一个人。

        

玄墨更从首领口中知晓赵老爷和夫人并不是倒霉遇到山匪,而是山匪早就被人收买,买他们的性命。他们的行动轨迹都是那人提供的。玄墨问出了那人的身份,乃是赵家的一个族人。

        

玄墨丢出一个符箓,让整个山寨包括尸体都沉入了地底,山峰变成山谷。不过因为山寨处于深山之中,山外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发现这里的变化。

        

到了出发的那天,玄墨才出现在赵老头的面前。

        

赵老头见玄墨没有出现,担心事情有了变化,玄墨改变主意,焦虑地原地转圈圈。

        

玄墨走了过来:“你在做什么?”

        

赵老头抬头,惊喜无比:“少爷,你终于回来了!”

        

玄墨明白了赵老头的心情,道:“答应了你的事情,我不会食言的。”

        

赵老头放心了,赶紧请玄墨登上马车。

        

赵家的财物虽然被劫匪们抢走了,但赵老头身上带的银票并没有被劫匪们搜刮走。可能看他是下人大半,劫匪们不认为他有多少钱吧?

        

却不知道赵老头是赵老爷最信任的管家,有一半的银钱都让赵老头帮其收着的。

        

赵老头拿出身上一大半的钱买了棺材,雇佣人帮忙送棺材回赵家,剩下的钱则租了一辆还算舒服的马车。

        

以他的说法,要配得上赵家少爷的身份。

        

玄墨坐在马车上,问赵老头:“你钱都花光了吧?接下来路上的花费,你要怎么办?”

        

赵老头忙道:“还剩下一点儿,够买些干粮的。只是要委屈少爷了。”

        

玄墨将一个包裹丢给赵老头,赵老头疑惑地接下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还有许多金叶子。

        

赵老头忙将包裹往玄墨的身边推。

        

“让您帮忙演戏已经够劳烦您了,不能再用少爷您的银钱。”

        

玄墨淡淡地道:“收下吧,这些不是我的钱,有一半都是你们赵家的钱。”

        

赵老头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颤声问道:“您、您杀了那些劫匪?”

        

玄墨点头:“并非是为了你家老爷夫人报仇,只是不想这样的恶人再祸害其他无辜的路人。”

        

赵老头眼泪水都流出来了,即使玄墨说不是为赵老爷和夫人报仇,赵老头也非常感激玄墨。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