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金毛满足了我/我十一岁怎么让胸在一天变大

“霍启东,你是不是遇着事了?有事咱们一起想办法,你别一个人扛着!虽然我喜欢连名带姓的叫你,可我心里早把你当我哥一样,你到底遇到什么麻烦了,我们一起解决。”

        

霍启东摇摇头。

        

田小芽这下真地担心了,“你快点告诉我。还有霍奶奶我不管,那是你外婆,我管出事来咋办,你大舅也是个喜欢扯歪皮的主,你休想全都甩给我,我不管,我不管!”

        

田小芽拼命摇头,恶狠狠地说着,可看到霍启东嘴角那抹无奈又温柔的笑容,她怔了怔。

        

“你……真要走?那你告诉我为啥,如果是更好的去处,我绝不拦你。”

        

霍启东想了想,“我被一位大阿姐看上了,我去了就能直接做老板,她……很有势力,我想跟着她混,要不了几年就能混出个人样。”

        

“大阿姐?”田小芽突然反应过来,“是在广州送你手表的那个大阿姐?如果你是为了当大老板,你给我点时间,我……我也能让你如愿以偿的。”

        

田小芽急了,可她又不能说,过不了几个月,就有一个巨大的发财机会,那样她会暴露,可霍启东这幅样子,像是卖身似的,她绝不同意,一个男人靠女人,以后连自尊都没有。

        

霍启东摇摇头,“小芽,我不想奋斗,我想坐享其成了。”

        

田小芽直直盯着霍启东,看的霍启东心头发毛。

        

“霍启东,你在骗我,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坐享其成?你要是肯弯腰,小时候也不会饿肚子,你到底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霍启东在心中苦笑一下,他就知道,他的芽芽最聪明,这些借口她根本不相信,那个他最不想说出口的话,看来终究是不得不说。

        

“我……我跟那位大阿姐感情很好,我也喜欢她,我不是被强迫的,我想跟她在一起。”

        

看着田小芽眼中的光彩一点点黯淡,他比她更难过,可他必须硬起心肠,否则以唐家的势力,整个田家都会被他们疯狂报复。

        

田小芽不知道为何心中难过,也许是舍不得好容易成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又或者这一年多霍启东对她照顾颇多,应该就是这样。

        

她掩去眼底的悲伤露出笑容,“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想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就好。

        

只是我想叮嘱你一句,违法的事情千万别做,做人要守住自己的底线,其实这也是在保护你自己。”

        

霍启东点点头,“明天我一大早我就走,你、别送我了。”

        

田小芽故作轻松笑笑,“你是不是又要说我爱睡懒觉,我要是起得来,一定去送你。”

        

“嗯。”

        

两人互相对望着,空气突然陷入沉默,渐渐让人尴尬,再然后凝聚出一股浓的化不开的悲伤。

        

“既然你要走,肯定有很多东西要收拾,快回去忙吧,我再睡一会儿。”

        

田小芽明知自己心里舍不得霍启东,可她却说出了心口不一的话,透过窗户看到他挺拔高瘦的背影,还有他扶着院子门,站在门口微微侧脸似乎想要转身,最终未转身离去的一幕,这一刻她觉得心口痛的喘不上气来。

        

什么时候他在我心底这么重要?不!因为他平日里对我照顾颇多,做生意也是个好的合作伙伴,还救过我的命,所以我才有些舍不得。

        

他走了我还要管理账本,操心进出货,没了他我的事就多了,一定是这样,所以我才舍不得。

        

这一天,田小芽都沉默不语,连往日总挂在脸上的笑容都不见半分,她笑不出来。

        

全家人都察觉她的不对劲,而她只是跟姆妈闷闷地说,晚上没睡好,人有些累。

        

晚上早早回房睡觉,却怎么也睡不着,以前看看书就会睡过去,今天晚上把床头的杂全翻了一遍,心里却想着霍启东,一遍遍地想着他。

        

最终田小芽生气了,霍启东就是个嫌贫爱富的主,跑去广州给大姐大当小白脸了,一定是这样。

        

她越想越气,甚至于气急败坏,狠狠捶打床头杂志,仿佛打在霍启东身上,“他根本不知道,跟着我未来能赚多少钱!哼,是他放弃我的,以后就算他求我,我也不带他赚钱。”

        

在气闷中,田小芽迷迷糊糊睡着,睡也睡不踏实,心里惦记着霍启东,早上是被姆妈骂爹的声音吵醒的,她赶忙拿起手表,一看才六点半,松了口气。

        

“大早上芽芽还没醒,你劈啥柴?昨天我让你劈柴你不听,现在好了,烧火柴火都不够。”

        

张春花的声音传入耳中,田小芽头痛欲裂,揉了揉太阳穴,还是起床了。

        

果然一起来,就感受到张春花对自己的关爱,她推说没睡好头疼,出去走走。

        

其实哪里是出去走走,她想去送送霍启东,就算再生气,自己穿过来,也多亏了他照顾,当然他也没少跟着自己赚钱,可做人,他不仁非要傍富婆,自己不能不义。

        

田小芽心里乱糟糟地来到霍家,却看到霍奶奶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抹眼泪,她心头一惊,“霍奶奶,怎么了?”

        

看到田小芽,霍老太心里好受了些,她看得出来外孙喜欢这个小姑娘,可外孙的出身和自家条件,怎么配得上小芽这孩子。

        

等外孙回来,她一定要等外孙回来,看到两个孩子办喜事。

        

“刚才他们走了,人老了见不得离别。”

        

“他们?”

        

田小芽有些奇怪,不是霍启东吗?怎么还有他们?

        

“奶奶,除了霍启东,还有谁啊?”

        

“还有玉玲,启东说你派他出去赚大钱,他把姆妈带上也好照顾生活。”

        

“我、派、他、出、去、赚、大、钱?”

        

霍老太没听出田小芽语气中的诧异,絮絮叨叨道:“奶奶知道你是为他好,男孩子就要多出去,才能见大世面,他说他一定会好好干,赚很多钱回来。”

        

后面的话田小芽没听清,因为她已经冲出门外朝村口跑去,跑得太快都能听到心脏咚咚快速跳动的声音,村头什么都没有,她就朝村外的大马路跑去。

        

一辆黑色奔驰,霍启东拉开车门坐上去,车子绝尘而去。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