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是我吃饱了撑的mp3_噗噗嗤嗤好大不要

城主别闹了正文卷284.决定前去冰原千鹤宗司覃:“冷静!诸位冷静,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啊。”

        

五佛寺虚通:“阿弥陀佛,诸位施主,还是冰原危机之事为重,勿要因此生乱啊。”

        

群里众人一通劝解。

        

长生教的人没再发言,大家也不知有没有劝住,只好派人关注着长生教和七月楼防区的动静,以防万一。

        

唐兮白也没把长生教的威胁放在眼里。

        

唐城虽然只有燕慕曦一个六品境的修士,但唐兮白已经吸取了教训,此次前来的玄冰卫和镇守卫总计七百零八人,二十人为一组,每组携带一门元素炮。

        

可不是只有飞舟上那几门。

        

近四十门元素炮,六品境也得掂量着点。

        

敢找事就直接送对方上天。

        

“发生什么事了?”

        

群里还在担心长生教和七月楼打起来,远在冰原的余牧秋发来了消息。 

        

群里众人顿时不再管长生教有没有搞事情了,纷纷询问冰原的情况。

        

秋山派余牧秋:“旋风太多了,很密集,我们现在躲在一处雪洞中暂避。”

        

秋山派余牧秋:“而且这里一直在下雪,天地间一个颜色,几乎没有参照物,很容易迷失在风雪中。”

        

断玉宗李剑青:“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秋山派余牧秋:“没有。只遇上几波妖兽,没有发现其他有特殊的地方。”

        

秋山派余牧秋:“看外面这情形是要在这里暂时躲避几天了,至少要等这场大雪和旋风停一停再说。”

        

余牧秋在群里发了几张照片。

        

都是雪景。

        

照片上的景象一片灰白之色,鹅毛大雪扑簌簌飘下,间或有许多旋风在飞旋着。

        

不说这大雪降低了人的视线范围,就是那些旋风也绝对是让人防不胜防的存在,稍有不慎可就被其冰化。

        

虽然大家很想尽快了解冰原的情况,但也知道此时的冰原处处危机,还是稳妥处理较好。

        

所以都让余牧秋等人养精蓄锐等条件允许了再出发,千万别冒险。

        

余牧秋时常往群里发着冰原的照片,让群友们随时了解情况。

        

直到三天后这场雪才小了下来。

        

最主要的是旋风少了。

        

余牧秋挖出了雪洞,辨了辨方向再次出发。

        

也没什么可分辨的,满眼都是一个色,他们只是根据雪洞的洞口朝向来记住的方位。

        

唐兮白和花谷惜每天忙于四处赶杀冰原妖兽。

        

原本还提防着长生教来报复,但几天过去也没个动静,也不知是放弃了还是在憋什么大招。

        

不过不管怎样,唐兮白也交代了下去要随时保持警惕,别让长生教的人钻了空子。

        

冰原的扩散速度依旧没有减弱,原居民也还在南迁,不能停下来。

        

万一停下来,再赶不上冰原的扩散速度,那又是一场灾难。

        

修士们设置的防线是跟着原居民的迁徙而行动的,只要冰原的扩散没有停止,他们就得继续挡着。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而又紧张,都在等待着从冰原传回来的消息。

        

期间有过一次兽潮,七月楼防线这里直接被两卫的队员用元素炮给打回去了。

        

其他地方的修士也各出手段挡住了兽潮,但只有七月楼这里的伤亡最小……只有轻伤没有亡。

        

而这次兽潮之后就很少有妖兽从冰原方向过来了。

        

防线上的修士们狠狠松了口气。

        

秋山派的探险队伍们进展也很缓慢。

        

冰原每天都在下雪,没办法飞行,走路也是深一脚浅一脚,最深的地方人下去都不露头,走得很艰难反正。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群里又在讨论是否从不同的位置多派几队进去,增加一些成功的几率。

        

唐兮白看了后,皱眉沉思。

        

指尖捏着定风珠轻轻转动着。

        

她在考虑进去的风险有多大。

        

雪是不怕的。

        

风,有定风珠,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再就是未知的危险。

        

这是可怕的。

        

秋山派十五名队员已经减员三人了。

        

五佛寺的大师也少了一人。

        

都是失踪的。

        

没人发现是怎么失踪的,就是在某一瞬间人突然就没了。

        

防都没法防。

        

唐兮白正在这想着,手机响了。

        

是供应商专用铃声。

        

唐兮白以为是菜肴的供给有什么问题。

        

结果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白左的信息。

        

这个人已经消失快一年了。

        

突然又出现了。

        

打开消息看了几眼,唐兮白皱起眉头。

        

“唐姑娘,你在吗?我们白川族遭遇了天大的灾祸,能不能帮帮我们啊?”

        

“发出去了?!”

        

“唐姑娘,唐姑娘你在吗?求你帮帮我们吧,我们被困在这里已经半年多,粮食早都吃完了,大家快饿死了啊。”

        

唐兮白低声对花谷惜道:“谷惜,联系一下家里让他们准备一批粮食提供给七月楼。”

        

然后才给白左发消息:

        

“你们现在在哪?有多少人?”

        

“唐姑娘,我也不知道在哪,我们从族地逃了出来原本想要前去高凉国躲避,谁成想好多次遇险之后便迷了路!我们在这地底下多了半年多了,根本不敢出去,外面太可怕了,一下子就能把人冻成冰块。”

        

“……我的族人只剩下一千多人,其他人都在一开始和逃亡途中死去了。”

        

花谷惜已经通知了荆齿城的留守人员,粮食上传的速度非常快。

        

唐兮白得到花谷惜的示意,便给白左道:“我在七月楼上架了一些粮食,你买过去先吃着,还需要什么再跟我说。还有,好好想想你们的位置。”

        

“好的好的,唐姑娘,我知道了。”

        

白左没了动静。

        

唐兮白打开了七月楼。

        

花谷惜很贴心不光又粮食,还有一些果蔬。

        

“粮食好办,果蔬类要慢一些了,要去现收集。”花谷惜解释道。

        

唐兮白点点头,“很好了。”

        

“对了,我可能……要去趟冰原了。”

        

唐兮白原本在犹豫的还是这次冰原异常的根源,如果是灵物的话,她真的有必要去看一看。

        

所以白左的求救只是很小一部分原因,只不过是让她去的想法增加了一点点砝码罢了。

        

而这一点点恰好让她下定了决心。

        

“我跟你一起去。”花谷惜道。

        

“你还是……”

        

“我跟你一起去!”花谷惜加重了语气又说了一遍。

        

“你太弱了。”

        

“呵呵,我的保命手段也不少。”

        

“……”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