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小雪水直流~女侠肉篇合集

后来山货贩子多了,有一次下暴雨,有一个山货贩子半年收购的山货,连马车带货全滑进了堰塘,抢都没抢回来。

        

那山货贩子全部的家当都在这一批山货上,一时想不开,投了这堰塘。

        

这事发生后,山货贩子害怕重蹈覆辙,石桥镇的居民觉得晦气,索性就将这堰塘给填了。

        

开始大家还有些避讳,后来赶集的人多了,别处都觉得铺展不开,有人就先在这里摆上了摊子。

        

慢慢的这一块就成了固定的赶集的地方了。

        

今日算是个小集,还不算是大集,可这一大块地方,一眼看过去,也到处都是人头。

        

要知道,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人唯一赶集的地方就是这石桥镇,不仅可以交换自家想要的东西,要是运气好,旁边那街道的山货贩子过来逛的时候,看上什么东西,可是能卖出好价钱的。

        

要是等到大集的时候,这一块地方几乎是人挤人,连脚都没地方落。

        

好多人为了赶大集,抢个好位置,恨不得半夜就爬起来赶路。

        

张春桃今天背来的东西,倒是不太适合在集市上买,那些药材,她已经知道这镇上有家药馆,肯定是要卖到药馆去的。

        

还有一些普通山货,数量不多,与其在集市上耽搁时间,倒不如先去那几家山货铺子碰碰运气。

        

她今天的主要目的,自然是推销她的三皮罐凉茶叶。

        

因此只在集市上晃了一圈,心里有了数,就直接奔那条街道上的山货铺子而去了。

        

这条街虽然也是泥巴路,比起集市上,到处是杂草、石块,还有鸡屎,乱糟糟的地面自然稍微干净些。

        

如今因为还没到正式收购山货的时候,加上时候还早,这条街道上的铺子也是有一家没一家的开着。

        

开了门的店铺,小伙计打着呵欠,一脸还没睡醒的模样,懒洋洋的拿着抹布擦着门板和柜台,半点精神都没有。

        

张春桃来回走了一趟,又开了几家店铺。

        

选中了一家伙计最精神的,虽然铺面不大,可门口打扫得干净,门板和柜台都擦得干干净净的。

        

看到张春桃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那小伙计笑眯眯的就迎了上来:“这位姑娘,可是有山货要卖?”

        

并没有因为张春桃寒酸的打扮而有半点轻视。

        

张春桃也就点点头。

        

那小伙计忙将人往里面请。

        

张春桃抬脚,看了看自己的脚,又后退了几步,走到台阶下,将脚底板上沾染得因为早起赶山路,蹭上的泥巴小心的刮干净后,这才跟着进了店铺。

        

店铺里只有这个小伙计,和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掌柜的。

        

掌柜的抬眼看了一眼张春桃,并没有过来,而是示意小伙计接待。

        

小伙计将张春桃引到了一边,这才问:“姑娘想卖什么?能让看看吗?”

        

张春桃这才露出一点不好意思的笑容来:“这位小哥,我这里有点凉茶叶子,您给看看——”

        

说着取下背篓放在一旁,打开布袋子,擦了擦手,才抓出一把凉茶叶子放在了柜台上。

        

小伙计本来是满怀期待的,可以看到那一把凉茶叶子,顿时愣住了,看着张春桃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好半日才道:“三皮罐?”

        

张春桃一听这话,就知道今日这凉茶生意要悬了。

        

这真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关公门前耍大刀,华佗面前论草药了!

        

果然那小伙计的脸色说不出的古怪,上下打量着张春桃,似乎想笑又有些无语的样子。

        

张春桃眉心一跳,这小伙计什么毛病,脸抽筋了不成?还学人家霸道总裁,一张脸呈扇形图分布着五分好笑,三分无语,两分怜悯。

        

顿时就想收拾茶叶走人。

        

那边掌柜的慢吞吞的踱步过来,只捡起一片棠梨叶子看了看,有看向张春桃:“这是你晒的?”

        

张春桃点点头。

        

那掌柜将那叶子拿到鼻子边闻了闻,又看了张春桃一眼,吩咐小伙计:“去拎一壶滚水来。”

        

小伙计似乎想说什么,被掌柜的横了一眼,老老实实去后头提滚水去了。

        

掌柜的这才问道:“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张春桃诧异的看了那掌柜的一眼:“掌柜的为何这么问?”

        

掌柜的用下巴点了点这棠梨树叶子:“这种凉茶叶子,只有我们老家那一块才有,叫三皮罐,意思是三片叶子就可以泡一大罐了,是家家夏季少不了的消暑解渴凉茶,老少都爱喝这个。”

        

“我到石桥镇这边采购山货十来年了,是知道本地人可从来不喝这种凉茶,也不知道这种凉茶的。”

        

张春桃镇定的道:“掌柜的好眼力。”

        

她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背,选中的这一家,居然就是这茶叶的发源地那边的人,这让她咋将茶叶卖出去?

        

难道让他们喝茶思乡?要知道这茶叶不值钱,在现代几块钱买一包就能喝一个夏天,换做这古代,也同样不值钱。

        

若真是从小喝到大,出门在外,只要装上一包,就能喝几个月了。

        

自然不用掏钱从他处买去。

        

茶叶是卖不出去了,不过张春桃见这掌柜的和善,大约是见到家乡物的缘故,似乎还愿意多跟她说几句。

        

她也就不急着走,多跟这掌柜唠唠,说不得还能知道点啥消息,再不济混个脸熟,以后也好找他卖山货不是?

        

因此,虽然对茶叶卖出去不抱什么期望了,倒是也稳稳的站在那里听掌柜的说了些他老家的风土人情。

        

倒是和张春桃现代的老家颇有些相似之处,因此张春桃还能搭上几句话。

        

倒是更让掌柜的勾起了谈兴,虽然只是一个小丫头,可能有人和他说说家乡熟悉的风俗,也一时忘记了身份年龄差别了。

        

正说着热闹,那小伙计已经拎着一壶滚水出来了。

        

掌柜的吩咐那小伙计,揭开壶盖,他顺手丢了两三片叶子进去,然后盖上盖子后,示意张春桃坐到一旁等待。

        

坐下来后,又听掌柜好一番回忆了家乡,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掌柜的示意那小伙计取来两个白瓷大碗,将壶里焖好的茶倒了出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