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的人妇@在客车上做受的故事

吩咐完事情,祁言便安心等待见面。

        

白萧然的父亲,究竟是个什么人物,他也很好奇。

        

来到宛城的第二日,祁言就跟着白萧然,去拍视频。

        

这一日北风呼啸,天气干燥寒冷。

        

坐在大巴车上,就能看到被风吹弯的树枝。

        

“阿嚏!”

        

白萧然为了拍视频,穿着一身旗袍,浑身冻得僵硬。

        

她用一根兰花簪子,将长发盘起,露出优美的颈线。白萧然的五官精致,略施粉黛,就能做到清素典雅,高贵明艳。

        

不夜殿的街头,来往的行人都穿着厚重的棉袄,唯有白萧然,使劲裹着绒毛披风,还冻得瑟瑟发抖。

        

“要不,你还是披着棉袄吧?”祁言有些心疼:“这样下去会感冒的。”

        

白萧然咬牙:“我没事,我不冷。”

        

“白小姐,舞台还得等一会才能使用,您先进去休息一会吧。”

        

老板笑脸迎上,他身后的舞台,还在装饰布景。

        

“这个街道,也不是很大。”祁言环视四周,回头说道:“不如搭建个帐篷,拉上幕布,既可以挡风保暖,还方便后期特效处理。”

        

老板惊得说不出话来,不夜殿共四条街,占地近百亩,这还不算大?

        

白萧然点头:“你说的也是个好方法,可是报名日期已经快截止了,能赶得上吗?”

        

祁言淡淡一笑:“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

        

“这不行,年关将近,哪有人手帮忙啊!”老板头痛欲裂:“白小姐,你就上台表演两分钟,稍微忍一忍就行了。”

        

祁言皱眉:“谁说她忍不了?我是说我冷。”

        

老板张着嘴,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现如今的小白脸,都这么猖狂了吗?这么娇气?

        

“好好好,不就是搭帐篷吗?”白萧然看到祁言动怒,慌忙拿出手机:“我现在就打给警察局,马上就弄好了。”

        

祁言走向一旁的摄影师,继续说道:“就一个破相机,还能拍的好看了?去找一个拍摄云台来。”

        

“云台?”老板疯狂挠头:“那是拍电影用的吧?这就是拍个短视频,用得着那玩意?”

        

祁言眯眼,从嘴里挤出一句:“你质疑我?”

        

“不是。”老板左右为难:“这又不是你拍视频。”

        

祁言指着脚下:“待会我要在这画画,我也在视频里。”

        

白萧然连连点头:“老板,快抓紧时间,就按祁言说的做。”

        

老板看着白萧然,彻底放弃挣扎了,你是甲方,你说了算。

        

不一会儿,长夜殿就变得热闹去起来。警车来往,大型机器运行,无数专业人士在场。

        

附近的住户听说了,一个个赶来凑热闹。

        

“听说了吗?长夜殿今天来了大明星,在拍电影呢!”

        

“我们赶快过去,说不定就上镜了。”

        

“到底是哪个明星,阵仗这么大?”

        

大家围着舞台,眼睛滴溜溜转。那个穿着旗袍的,应该是个电影的女主角吧?长得还可以,就是不够抓人眼球,太素净了些。再看看那个长腿大帅哥,生的真俊,一抬眼风情万种,真是迷死个人。

        

“欧巴,快看我!”

        

“欧巴,我们支持你!”

        

一群妇女,不管结婚的,还是未婚的,都个个眼冒桃心。

        

人群越来越大,慢慢的,连老人小孩都聚集了。

        

白萧然望着这些人,心情十分激动,这就是万人围观?这种感觉,让她有一种明星的错觉。

        

“白小姐,已经可以开始了。”

        

老板忙前忙后,终于抽出空来,拿着对讲机说道:“各部门就位!”

        

一声令下,鼓风机开始运作,大片的花瓣被吹起,散落在舞台上。

        

漫天的花瓣中,白萧然从天而降。

        

“铮铮!”

        

手指轻声点拨,连音阵阵,声势浩大,没有半个停顿。这首《霓裳羽衣曲》,是传闻中杨贵妃的经典著作。倾国美人的舞步,足以令万花失色,国人驻足。可战乱夺去了人民的安乐,这首曲子,也没有流传下来。现如今人们演绎的,大多是后人仿写编排,集合无数艺术家智慧而成。

        

“这是什么曲子?从来没听过。”

        

“以前我听这些乐器演奏,都听不出什么东西,现在听这个,忽然感到心情愉悦,脚步轻快,好像要跑出去一样。”

        

“我感觉好像在天堂。”

        

云台摄影缓缓靠近,影像中,可以看到满街高挂着红灯笼,红绸缎飘舞。再靠近一些,能看到缓缓落地的舞台,鲜花怒放,人们笑谈不止。

        

舞台一边,还有一位美少男,正卷起袖口,认真作画。

        

这幅水彩速度极快,颜料沾水后,点在纸上,还不到一刻,就又被其他的颜色覆盖。初看时,画面模糊,只看到一些色块;曲子弹奏到一半时,画面已经有了美人的轮廓。

        

祁言换上细毛笔,一点点勾勒形状。

        

乌黑长发、柳眉弯弯、浅色的瞳孔有种异域风情。

        

最后一点朱砂红,点在唇上。

        

一幅画,就这样完成了。

        

白萧然也落下最后一个音,抬头看他。

        

摄影到底结束,人们爆发出轰鸣掌声。

        

“真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啊!”

        

有人认出了白萧然:“那不是白小姐吗?几年不见,已经出落的这么漂亮了!”

        

“白家是宛城出了名的财主,还心善。要是能娶他家的女儿,那真是赚到了。”

        

白萧然走下舞台,看向这副画。

        

“祁言,这画上的人,是我吗?”

        

画面上的人浅笑盈盈,神态优雅,落花飞舞中,宛若仙人。

        

祁言将她拥入怀中,回答:“是你。”

        

.

        

彼时的白家皇城内,佣人们慌成一团。

        

“您好,请签收一下快递。”

        

货运车来了一趟又一趟,红色的纸盒堆满了客厅。

        

“这是什么?小姐又花钱了?”

        

拆开密封,大家傻眼了。

        

法国红酒、日本产的白鲸肉、高档香烟、珍贵绸缎,一应俱全。

        

“难道这是老爷买的?”

        

大家撕下货运单,上面写着一行大字:国际品牌回馈客户,幸运观众,祁言。

        

“祁言是谁?”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终于有人举手:“小姐带回来那个小白脸,好像就叫祁言。”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