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啊将军 太深了hh_最难受的憋尿计划女性

破碎界,

        

代表着容易修改规则,也容易制造成完全类似游戏框架的世界。

        

哪怕是古都,在任务世界也是一个‘半系统’模式,只能对居民提供数据化服务,对于其他的土著,都和真实世界无异。

        

因此,十一宇宙联盟想要按自己心意修改任务世界,就必须选定一个破碎界,要不然,他们根本没有能力随意修改。

        

以上,就是楚生目前能想到的答案。

        

“有问题。”

        

楚生心底不断自言自语。

        

加上楚地十分之九的最高指令,加起来,就是当初辉煌文明的大部分最高指令。

        

如果要按照比例推算,那就是能做到古都的95%能力。

        

这样的能力,去修改一个小型世界,让任务世界更完美无缺,不香吗?

        

现在选择了破碎界,设定上出了漏洞,世界本身没有能力进行修正,便出现了楚生手里的这根,能让人一飞冲天的魔杖。 

        

“为了节省人力物力?不,不可能。”

        

楚生在脑海里一个一个的排除猜想,终于,在小六推演完预言术之后,他有了答案。

        

“汇报,当前世界的‘预言术’推演完毕。”

        

“与‘推演’的区别如下:

        

1、预言术作为当前世界的‘官方手段’,将可以在此时界内达到无所不知的地步。

        

2、其他推演手段,作为‘非官方手段’,将受到一定的排斥,并因世界法则规定与最高指令的屏蔽,无法涉及部分隐私。

        

3、除了天赋以外,预言术的修炼还需要特定的材料与时机、感悟,想要修成‘无所不知’,无异于寻常双0资质的人修成顶级巫师。”

        

听到这个答复后,楚生反而释然一笑。

        

“果然,就跟先前一样,这里也藏着坑!”

        

张永等人的黑墙,存在着‘通关就会牺牲部分人’的设定。

        

眼前这个魔法世界,应该也存在一样的设定。

        

只不过,第一部分的坑是明面上的,这第二部分的坑,需要预言书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才能够发现到底是什么坑。

        

“先给你一巴掌,让你觉得毫无希望,然后给你奥尔夫、预言书这样的助力,让你感受到希望,并全力以赴的修炼到顶级巫师。”

        

楚生在心底进行总结:“但,当你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主线任务’的顶级巫师上时,你无形中,可能已经伤害了部分生灵。最终的结果就是,你通关了,你赢了,但是你失了民心,民心…我明白了。”

        

楚生嘴角一撇,弄懂了选择破碎界的原因。

        

破碎界没有世界壁垒,很容易被渗透、窥探。

        

所以,选择破碎界的另一大原因就是,可以全程直播!

        

十一宇宙联盟的想法是,你楚生可以赢,但当你为了赢,导致一些生灵灭亡时,你实际上已经输了。

        

楚生要做的,是向所有人展现自己的真诚与不可思议境的力量。

        

这两者缺一不可,如果只展现真诚,没有力量,那么他们不会买账。

        

但如果只有力量,没有真诚,那就回让人担忧,最终引起反扑。

        

“汇报!对于部分表面看起来正常的能量,进行深层判定后发现,确实存在直播线路。”

        

小六与楚生心意相通,很快帮楚生确定了想法。

        

“还是有点想法的,用往生镜来激怒我,想让我专注于主线任务,而忽略了这个世界背后所藏着的秘密。”

        

楚生已经回到学院,解开隐匿咒,跨入大门。

        

他没有回宿舍,而是直接前往了图书馆。

        

此时,他有着全知勋章,并解封了自己观察这个世界的能力,需要进行大量的知识积累。

        

“汇报,预言术的修炼极为苛刻,大概需要两年的时间。”

        

到了傍晚,楚生几乎将所有的书都扫描完毕后,小六得出了一个‘两年’的结论。

        

“两年。”

        

楚生眉头一皱,道:“果然,最后还是要掀桌子。”

        

他离开图书馆,回到宿舍。

        

“你怎么才回来?”

        

客厅内,艾莉穿着粉嫩的睡衣,揉着眼睛道。

        

“你在等我?”

        

“嗯,魔杖呢,给我看看。”

        

艾莉倒不是担心楚生的安全,纯粹是想第一时间看到楚生的魔杖。

        

楚生笑了笑,将九色魔杖取出,放在手中。

        

艾莉本想拿到手里观摩,但却被一股力量给反弹了。

        

“好凶的魔杖!”

        

艾莉惊讶道:“我从来没听说,魔杖还能拒绝别人触碰的。”

        

“现在见过了,也算长见识了。”

        

楚生收起魔杖,问了一个问题,道:“艾莉,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你说。”

        

“魔法世界的人,死后都会留下先祖能量吗?”

        

“对。”

        

艾莉点点头,道:“这是远古时候的契约,大概是契约之类的吧,时间太久远了,无法考证。总之,我们巫师的力量来组先祖,当我们死后,也会成为先祖。”

        

楚生追问道:“那成为先祖是个什么样的状态?”

        

“其实就是死了,意识没了,但有一部分力量留下来而已。”

        

艾莉奇怪道:“你今天刚拿到魔杖,结果问这种问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啥。”

        

楚生手上一晃,对艾莉施展了昏睡咒。

        

随后,楚生闭上双眼,用这个世界的感知咒与自己的悟性融合,对艾莉的生命进行观察。

        

“真灵圆满,但却被一股契约束缚。”

        

最终,楚生得出这样的结论:“破碎界本身没有能力获得秩序,但十一宇宙联盟给予了他们秩序,代价就是,死后真灵不能离开,必须留在这个世界,成为先祖能量的来源。”

        

这就好比某个贫困的家庭,接受了别人的大量馈赠,代价是每个后代都要给别人打工。

        

“没错了。”

        

经过对艾莉的观察,还有楚生本身的悟性,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

        

“预言术最终只会发现这个世界的弊端,最终要做的,还是解决问题。”

        

楚生耸耸肩,道:“随后,因为魔法学院是整个世界的枢纽,类似‘主灵脉’的存在,所以,我需要从这里开始着手,获取一些人的信任,然后通过他们,来改变整个世界的构造,这又需要花费大量时间。”

        

“但,这是你们给我设计的游戏流程,我为什么要遵守呢?”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