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婚纱店里被强/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

麝月反问道:“你觉得除了神策军,还有其他兵马可以调动?”

        

秦逍想了一下,明白麝月所言不虚。

        

如今的大唐,早已经不复鼎盛时期。

        

他自然也听人说起从前帝国的荣光,那时候的大唐铁甲纵横,四海臣服,蛮夷纳贡,商贸繁盛。

        

出了大唐的国境,即使身在异域外邦,大唐的商贾子民也从来都是自信满满,因为在他们身后,有强大的帝国作为后盾。

        

曾经有一支商队前往北方草原做买卖,与图荪一个部落发生了冲突,被杀了六人,此事传回帝国后,朝廷立刻派出边军围剿杀人的部族,图荪其他各部眼睁睁看着唐军出现在草原上,没有一个部落敢伸出援手,最终杀人的部落除了被斩杀的族人之外,剩下的全都被带回大唐帝都,卖为奴隶。

        

大唐很霸道,却也因此而震慑四夷。

        

大唐的子民,即使犯了过错,也只能交由大唐来惩处,蛮夷外邦没有资格决定大唐子民的生死。

        

那时候周边诸国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于向大唐亮出兵器,所以即使国内发生一些叛乱,帝国可以游刃有余地抽调各路兵马平定叛乱,拥有最好的装备,国库钱粮充盈,那时候举旗叛乱,等同于自杀。

        

但今日的帝国,却远不能与当初相提并论。

        

地方州军的兵力只能自保本州,而边军却要面对随时进犯的敌军压力,不敢轻举妄动。

        

帝国国势日衰,圣人登基导致的三州七郡之乱,引来了图荪人和兀陀人的进犯,虽然最终勉强击退了各路敌军,但经此一战,国力遭受重创,比起鼎盛时期,已经是虚弱不堪。

        

国库空虚,却依然要支撑起南北两线的庞大军团,如此情势下,维持住卫戍京都的三万神策军已经十分不容易,确实已经没有支撑更多兵团的财力。

        

“当年平定青州叛乱的似乎也是神策军。”秦逍道:“神策军对围剿王母会有经验,如果他们尽快出兵,咱们支撑到援兵赶到,当下的困局倒是可以迎刃而解。”

        

麝月冷冷一笑,道:“神策军自然会被调来平叛,只不过却未必是咱们的援军。”

        

秦逍一怔,诧异道:“公主何出此言?”

        

“你可知道神策军在谁的手中?”

        

秦逍摇摇头。

        

他自然知道神策军是卫戍京都的精锐军团,不过主将是谁,还真是不知。

        

“统领神策军的是左玄机。”麝月道:“他是宦官出身,得到圣人信任,如今神策军中,有不少都是宦官出身的将领。”

        

秦逍更感诧异,他知道各路兵马确实都有太监作为监军,但直接由太监领军却是极其罕见。

        

麝月淡淡一笑,美眸之中却是显出冷厉之色:“江南一乱,无论是宫里的那群宦官,还是夏侯元稹,都会想着趁虚而入。”瞥了秦逍一眼:“换句话说,他们前来江南平叛,目

        

的只是为了将江南置于他们的势力范围。”

        

“神策军在宦官手中,国相如何插手进来?”

        

“因为他管着钱粮。”麝月道:“江南一乱,我被困在江南,北院就形同虚设,朝廷调拨钱粮之权,自然是落在户部手中。那位国相大人不但是中书令,掌着中书省,还兼职户部尚书的头衔,好不容易等到这次良机,在朝中自然是要想办法废黜北院,将钱粮之权收归户部,在江南这边,也不会闲着。”不屑一笑:“神策军没有户部调拨的钱粮,寸步难行。”

        

秦逍立刻明白:“所以国相会以钱粮作为要挟,向神策军中安排自己的人手?”

        

“如此良机,他怎能错过?”麝月缓缓道:“无论是谁领军,前来江南,对我来说,都不是自己人。”

        

秦逍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

        

“公主,事到如今,以我们手中的实力,几乎没有扭转局势的可能。”秦逍叹道:“没有朝廷的援军,我们是否能够从江南全身而退都是问题。江南落在谁手中,咱们不用去多管,只要江南的叛乱能够被平定,你安然回到京都,比什么都好。”

        

麝月微蹙秀眉,朱唇微动,终究没有说什么。

        

“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了?”见麝月的脸色不是很好,秦逍忍不住问道。

        

麝月摇摇头,幽幽叹道:“其实站在你的立场,说的并没有错。这些年和夏侯元稹在朝中明争暗斗,其实我早就累了,只是你不明白,如果只是对弈,即使输了,无非重新来过。但权力之争,从来都没有退路,只要开始,如果最终不能取胜,想要全身而退几无可能。”凝视着秦逍眼睛,轻声道:“我虽然是大唐公主,可是这场争夺权力的游戏如果真的败给他,下场会比死还要痛苦,而且还会牵累到长宁。”

        

秦逍在京都虽然呆的时间不长,却也知道麝月并非危言耸听。

        

京都朝堂之争,虽然不见刀光,但远比在战场上刀枪对垒要残酷的多。

        

“你好好歇息吧。”麝月知道自己在屋里呆的时间不短,天色已晚,屋里还没点灯,公主和臣子在昏暗的屋里孤男寡女待得太久终究不好听,起身看来秦逍一眼,轻声道:“我先走了,回头再来看你。”

        

秦逍想要起身,只是腿伤还没复原,不好下地,只能点点头。

        

麝月前脚刚走,谢计农已经端着一碗汤药进来,放在桌上,先点好灯火,这才端着汤碗过来,笑眯眯道:“秦大人,这是草民给你熬的药,补血养气之用。”

        

“你是?”秦逍打量谢计农两眼,觉得十分陌生。

        

他从城头被抬下来,昏昏沉沉,虽然依稀记得有人帮自己疗伤,却不知道是谢计农。

        

“草民谢计农,天雷宗的人。”谢计农立刻自我介绍:“天雷宗是江湖上一个小宗门,不值一提。我与董大人是知交,此番特地前来助阵,一来是为了帮助董大人,二来也是为了报效朝廷。”

        

“原来是谢大侠。”秦逍拱手笑道:“多谢谢大侠。”见谢计农将汤碗送过来,伸手接过。

        

谢计农道:“秦大人只身闯入敌阵,所向披靡,擒获贼首,此等盖世气魄,实在是让我等赞叹不已。”

        

“只是迫于无奈罢了。”秦逍喝了两口汤药,笑道:“谢大侠,鬼金羊那伙人可是被你们所杀?”

        

谢计农顿时显出得意之色,抚须笑道:“不错。鬼金羊夜袭县衙之前半个月,我便接到了董大人的书信,邀请前来助阵。接到书信后,我立刻带着天雷宗几名好手前来,此外董大人还邀请了一些其他江湖义士,加起来也有百来人,我们按照董大人的吩咐,入城的时候都是乔装打扮,有的扮作商队,有的则是扮作流民,入城之后,暗中集合。”

        

秦逍点点头,问道:“董大人难道事先就知道王母信徒会袭击县衙?”

        

“董大人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在城中布了眼线,监视潜入城中的外来人。”谢计农笑道:“这沭宁城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从外面潜入城中的人,很容易就被发现。鬼金羊带人入城之后潜伏下来,自以为很隐秘,其实早就被董大人知道的一清二楚,董大人没有轻举妄动,就是想看看这帮人意欲何为。鬼金羊夜袭县衙之前,派了人在县衙附近连续几天探风,董大人不但派人在城内监视,还派了人在城外附近打探,察觉到有不少人聚集在城外,便知道了鬼金羊的用心,他们必然是想里应外合夺取沭宁城。”

        

秦逍赞叹道:“董大人果然是机敏过人。”

        

“要控制沭宁城,第一个要拿下的肯定是县衙。”谢计农津津有味道:“所以我们事先埋伏在县衙之内,足足等了三天,三天里都是足不出户,就等着鬼金羊上钩。那晚鬼金羊带人突袭县衙,正好中了埋伏,虽然我们这边也死伤了一些人,但鬼金羊那伙人却是被一网打尽。”抚须笑道:“那天晚上,北城门外还有数百名叛军在等着城中接应,最后却只等到了鬼金羊那伙人的人头。”

        

秦逍立时就想到了沭宁城头悬挂的那几十颗人头。

        

董广孝智勇双全,不过如此一来,却也是与王母会结下了生死之仇,可却也正因如此,麝月知道董广孝已经没有退路,这才下定决心前来沭宁城。

        

秦逍将汤药喝完,汤碗递还给谢计农,道:“谢大侠和其他江湖义士侠肝义胆,实在是让我心中钦佩。平定叛乱之后,朝廷自然也不会亏待诸位义士。”

        

“秦大人,我们前来助阵,是为了江湖义气,不是为了赏赐。”谢计农正义凛然:“王母会妖言惑众,歹毒无比,如果被他们控制了江南,江南的百姓必将生灵涂炭,为了江南百姓,我们这些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秦逍肃然起敬,正要夸赞,谢计农却已经轻声道:“不过若是平叛之后,朝廷和大人能对天雷宗多加关照,谢某也是感激不尽。”

        

秦逍勉强一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寻思着这世间果然没有无缘无故的忠诚,要让马儿跑,一定要让马儿吃饱。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