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荒岛H文小说_男人女人做刺激***

李巡下意识的道:“都尉大人带人去了颜府……”

        

陡然之间李巡一个激灵道:“都尉大人去了颜府!”

        

孟理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巡,似乎奇怪李巡为何接连说了两遍,点头道:“对啊,先前吕四大人留在染坊处理染坊事宜,都尉大人则是带人去了颜府,似乎是怀疑颜府……”

        

“嗯!”

        

孟理话语一顿,想到方才李巡的古怪反应,抬头看向李巡道:“李巡,你……你不会是怀疑韩家岭的邪祟同造成颜府大火的邪祟是同一个吧。”

        

李巡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苦涩道:“若是同一个的话,那倒也罢了,关键那邪祟可能不止一个,而是一伙啊!”

        

听李巡这么一说,就是孟理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如果李巡所说属实的话,那岂不是说颜府之中同样藏着邪祟,那么都尉陈奇他们一行人……

        

再看那风池县城,孟理眼中不禁流露出几分迟疑。

        

大手拍了拍孟理的肩膀,李巡微微一笑道:“走吧,区区一只邪祟,除非是超越了阳神境,否则的话,偌大的一个凤池县,难不成还没有镇压得了它的存在吗?”

        

听李巡这么说,孟理心中的担忧散去,重重点了点头道:“韩家岭那么凶险的地方咱们都活着回来了,难道说还怕了一个颜府不成?” 

        

不过这会儿天色已晚,城门已然关闭,二人即便是身为守夜人也不可能让守城官私开城门放他们进城。

        

看着那高高的城墙以及垂下来的绳索,两人倒也没有迟疑,直接拉着绳索翻过城墙,谢过守城官之后,二人下了城楼第一时间便是奔着守夜司而去。

        

两人倒是没有直接奔着颜府而去,这都距离都尉陈奇带人前往颜府有几个时辰了,如果说真的出事的话,这会儿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们跑过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不如直接返回守夜司将他们所知晓的消息禀明留守守夜司的官员呢。

        

守夜司前两个大灯笼挂在门口处,红红的打灯笼照耀之下,将守夜司映衬的颇有几分诡异,不过就算是再怎么的诡异,这么多年来,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守夜司有邪祟作怪呢。

        

守门的秦大爷依然是一派悠然的姿态,不过这会儿秦大爷靠在躺椅之上酣然入睡,打鼾声极为响亮。

        

二人看了秦大爷一眼,大步上前,推开守夜司的大门走进守夜司,似乎是受到了惊扰,秦大爷微微翻了个身,口中嘟囔了那么一声,然后继续入睡。

        

“章四海大人何在,我们有要事求见大人!”

        

二人见到两名巡视的守夜人连忙上前询问。

        

守夜司乃是重地,哪怕是夜里也有一位诛邪力士值守,以应对一些突发的事情。

        

很快李巡、孟理二人便见到了负责值守的章四海,章四海看了二人一眼诧异的道:“李巡、孟理,你们两人怎么深夜返回了?没有在韩家岭留宿一宿吗?”

        

一众领了任务前往韩家岭的守夜人在日落时分,城门关闭之时都没有归来,章四海自是认为李巡他们一众人留宿韩家岭了。

        

这会儿看着李巡、孟理二人那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自是带着几分诧异。

        

李巡同孟理对视了一眼,当即便将他们在韩家岭的遭遇细细道来,那疑似阳神境的邪祟老农、附着于颜家小姐身上的邪祟老妇,以及不知被什么人打开的镇邪棺,李巡一样都没有落下。

        

听到前往韩家岭的二三十名守夜人只有两人活着归来便已经是让章四海无比震惊了,可是李巡接下来的一番话更是差点将章四海给震的昏过去。

        

韩家岭数百口尽数为邪祟所害,疑似阳神境的邪祟夫妇,还有不知被什么人打开的镇邪棺,一桩桩一件件,章四海不过是一个养神境的诛邪力士罢了,哪里应对得了这种场面啊。

        

“快……快去请都尉大人……”

        

不过下一刻章四海反应过来,都尉陈奇下午去了颜府,至今未归,先前章四海只当陈奇有事情要处理,可是这会儿他哪里还不清楚,不是陈奇不回来,恐怕是陈奇一行人根本就回不来了。

        

一时之间,章四海不禁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连连踱步抓着脑袋道:“天塌了,真是天塌了啊,这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章四海有这般的反应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守夜人九成九的出身不是穷苦百姓就是市井之中活不下去的乞丐之类,这样的出身注定没有见过大世面,应对一些突发的事情自是没有什么章法。

        

当然是人都会成长的,如果说活的够长久,见识的够多,哪怕是出身再普通,只要见识、经验够丰富处理起事情来自是井然有序。

        

轻咳一声,李巡冲着已经乱了方寸的章四海道:“大人,还请速速传讯于州府守夜司衙门,同时派人请吕大人从染坊回来,然后派人前往颜府打探消息。”

        

说着李巡带着几分迟疑道:“或许都尉大人他们一行人无事呢!”

        

其实这话就连章四海都不信,除非是李巡还有孟理二人说谎了,可是两人就算是天大的胆子也不可能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啊。

        

深吸一口气,章四海看了李巡一眼道:“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很快章四海便派人给州府守夜司传讯,同时招来两名守夜人命其一个请吕四带人回来,一人前往颜府打探消息,当然没忘了叮嘱其中一人远远的观望就是,千万莫要进入颜府。

        

做完这些,稍稍松了一口气的章四海看向李巡道:“李巡,除此之外,我们还要做什么,总不好就这么等着吧。”

        

孟理这会儿开口道:“大人,如果说情况真的如我们所猜测的那般恶劣的话,只怕我们无法等到州府的援手赶来,所以我们自身也必须要想办法前去颜府搭救都尉大人。”

        

章四海连连点头道:“不错,都尉大人有难,我们绝不可坐视,否则的话到时候我等无法向州府衙门那里交代。”

        

脸上满是为难之色的章四海道:“可是单凭眼下守夜司里的力量,怕是去了颜府也是有去无回啊。”

        

李巡沉默不语,若有所思。

        

孟理同样抓瞎,他同李巡一样不过是新入守夜司,面对这种情形能够给出点建议已经是不错了,哪里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差不多盏茶功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就见几道身影大步流星一般走了过来,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从颜氏染坊赶回来的吕四一行人。

        

一行不下十几人,单单是诛邪力士便有四人之多,可以说这是除了都尉陈奇一行人之外,凤池县守夜司最强的力量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