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衣服全部都没有@腰一沉巨龙一下挺进去

正在侦办的案件不小,滨江市公安局甚至来了一位“白衬衫”坐镇。

        

可作为联合侦办单位,新康边境管理支队居然只安排了吕参谋、徐参谋和张大姐三个人负责,乌城市公安局刑警沈飞刚开始真觉得南云方面对此不是很重视。

        

在正康呆了两天才发现,南云同行尤其边境的同行,压力真的很大,工作真的很忙。

        

他们不但要严防死守住国门和地形复杂的漫长边境线,而且要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同行提供协作。

        

就在此时此刻,这个小小的县城就有来自八个省市的十几支办案队伍,在请求他们提供跨境打击电信网络诈骗、毒品犯罪和追逃等方面的协作,并且正在侦办的大多是公安部督办的案件!

        

相比之下,自己这个联合专案组算很不错的了,至少在边境管理大队有一间会议室作为专案指挥部,而来自其他省市的同行只能在宾馆里办案。

        

昨天下午,正康县公安局应南河同行请求,与边境那边的执法部门协调,刚捣毁了一个跨境电信诈骗团伙,抓获嫌疑人四十多名。

        

约定今天中午,在口岸办理移交。

        

吕参谋一接到消息,就给徐参谋打电话,让徐参谋借这个机会,等会儿和张大姐一起去审审那些被遣返回来的嫌疑人,看能不能收集到点有价值的线索。

        

沈飞正想问问能不能一起去见见世面,突然发现滨江同行居然在“干私活”!

        

“光知道QQ号,光有QQ聊天记录没用。他不是被骗去搞电信诈骗嘛,既然是电信诈骗肯定要打电话,问问他的手机号。QQ可以定位,再让他发个定位给你。记得让他发完信息之后把聊天记录删除掉,不能让老板和主管发现他想跑,好的,我等会就向程支汇报。” 

        

“黄局,我禁毒支队徐浩然,您知道了是吧,是这样的,您上次提供的在逃人员的手机号停机了,您能不能安排民警在做做嫌疑人亲属工作,对对对,只要掌握他现在的手机号,我们就能通过技术手段锁定其位置,好,我等您消息。”

        

……

        

徐浩然确实很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但忙的事全与正在侦办的毒案无关。

        

沈飞好奇地问:“徐哥,你这是在解救还是在追逃?”

        

“都有。”

        

“可你是搞禁毒的。”

        

“好不容易来一次,难得有这个机会,只要能办的案子都要办,什么活儿都要干。”

        

徐浩然把打印好的材料塞进档案袋,又拿起手机拨打起电话。

        

“谌局,我禁毒支队徐浩然,你昨晚发过来的材料我看了,也向程支汇报过。程支说光有线索不够。再就是受害人肯定不止那些,国内肯定有其他团伙。

        

程支让我建议你们再做做工作,看能不能与其他地方的同行合作,把能串并的都串并上,等掌握了确凿证据,等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到时候再请南云方面协助,想办法把这个电诈团伙打掉。”

        

程文明和徐浩然这个小组,相当于滨江市公安局驻南云的工作站。

        

市局刚开始是要求各区县公安局,只要有涉及到缅北的案件,全要汇总到市局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

        

结果发现案件真不少,多一个环节影响效率,干脆让各区县公安局与徐浩然对接。

        

这么一来,徐浩然就变得很忙了。

        

手头上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多达二十六起,要缉捕的逃犯从四名变成了六名,要解救的人员七名,其中包括一个今年才十五岁的未成年女孩。

        

事有轻重缓急。

        

他看了一眼兴东分局刚发来的女孩资料,赶紧转发给程文明。

        

深正市局正在开展代号为“缅北一号”的反电诈专项行动,带队过来的领导认识程文明,知道程文明也来了,正在宾馆跟程文明叙旧。

        

程文明一看到徐浩然发来的微信,就跟久别重逢的深正同行歉意地笑了笑,先把材料转发给吕参谋,然后给吕参谋打电话。

        

吕向阳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沉吟道:“程支,你们先申请对勒索钱财的那个手机号上技术手段,先锁定位置,搞清楚那个女孩在什么地方再说。”

        

“行,我这就给小徐打电话。”程文明回头看了一眼深正同行,低声问:“坑货有没有找到家?”

        

“已经找到了,比较偏僻,他正在想办法。”

        

“好,我等会儿就回去。”

        

……

        

韩昕不知道任务清单又加了好几项,就算知道现在也顾不上。

        

“雷哥”现在混得很落魄,但在梅昔曾经很“风光”很“辉煌”。

        

一个晚上输了三百多万,被混迹在梅昔的赌鬼津津乐道了近一年,所以他在梅昔小有名气,认识他的人很多,甚至有不少人知道他签单了。

        

放高利贷给他的“蔡总”虽然比较低调,但“蔡总”手下的马仔很难低调,为了拉业务到处发名片,甚至在网上打“不抽水,无利息,包往返机票”之类的广告。

        

通过“蔡总”手下马仔的手机号,很快就锁定了“单房”的位置,离当年因为打仗烂尾的“开发区”不远,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儿里。

        

周围没有居民,没有店铺,到处长满杂草,遍地都是垃圾。

        

废弃的工棚、干涸的沟渠成了瘾君子们的藏身地,一个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瘾君子,没精打采地翻找可回收的垃圾,以便拿去卖钱然后卖毒品过瘾。

        

在这儿海洛因还是比较流行的,一次性注射器随处可见,走几步就能踩到一支。

        

这边居然也有公益团体,生怕那些瘾君子用别人用过的注射器,担心路过的人扎到脚,专门准备了几个铁桶回收。

        

但相比吸食甚至注射海洛因的瘾君子,吸食冰毒和麻黄素片的更多。

        

刚刚路过的那个窝棚里就蹲着两个人,看那一明一灭的火苗子,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康邦在塞曼的东南边,距这儿一百多公里。

        

为了打造堕落的人设,不得不来了个折返,多跑了近两百公里。

        

这一路不好走,换乘了好几次摩托车,韩昕不但灰头土脸,浑身脏兮兮的,而且很累,干脆在草丛里坐了下来,戴上蓝牙耳机,遥望着远处的院子,跟徐军打起电话。

        

“徐哥,你确定表哥在这儿?”

        

“看单的在这儿,他应该也在。”

        

徐军坐在距这边十几公里的一个边检派出所的警务室里,看着笔记本电脑上的手机定位,又反问道:“再说你是做什么,这种事需要我确认吗?”

        

“不是应该关在宾馆吗,关在这儿怎么搞,周围什么都没有,不够乱啊。”

        

韩昕不想让正在远处捡垃圾的赌鬼,看出自己是有手机的“有钱人”,干脆用背包做枕头,卧躺下来,用右手支着头,捂着戴有蓝牙的耳朵,斜看着小院子。

        

徐军笑道:“生意不好做,人家也要节约成本。”

        

“他们想节约成本,我就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这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挑战性。”

        

“你说得倒轻巧,我又不一个能打几个的特种兵,而且这活儿要求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出境不是一件小事,要经过上级的上级同意。

        

徐军实在帮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像心理医生那样陪他聊天,捧着茶杯说:“想想办法,总会有办法的。”

        

在外面执行任务最怕的寂寞,现在有这个条件,韩昕一样想多聊会儿,听听老战友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看远处的集市,笑道:“办法倒一个。”

        

“什么办法?”

        

“蔡总不是要钱吗,申请点经费,帮表哥把单平了,表哥不就可以出来了嘛。”

        

“这倒是个办法,可惜领导肯定不会同意。”

        

“你先去问问!”

        

“这种事需要问吗,别开玩笑了,赶紧想想办法。”

        

“领导真不会算账,几个人呆在正康等消息,住宿要花钱,吃饭要花钱,出差补助一样是真金白银,如果把那些钱拿出来,直接把表哥赎回,多省事。”

        

“账可以这么算,但事不能这么办。”

        

“好吧,那你能不能弄个无人机,像电影里那样侦查下,看看院子里的情况,省得我在这儿蹲守,甚至不知道要蹲守到什么时候才能确认。”

        

徐军笑骂道:“你小子还知道那是电影啊,既然是电影那就是假的,别说我没那种能飞十几公里的无人机,就算有也不能飞过去,毕竟那是他国领空。”

        

韩昕锲而不舍地说:“那给我一个小的,蜜蜂那么大的。”

        

“你让我给你变一个?”

        

“算了,不为难你了,我还是自己想想办法。”

        

“这就对了嘛,记得当年有个口号,要立足现有条件打赢高科技战争。”

        

“也可以换个说法。”

        

“怎么说?”

        

“以人为本啊,只要人能干的活儿,就让人去干,反正我们有的是人。”

        

“别吐槽了,跟我吐槽有用吗?”

        

“确实没用,不跟你扯了,我先睡会儿。”

        

“你小子居然有心情睡觉!”

        

“我又不是铁人,困了当然要睡。”

        

韩昕没开玩笑。

        

赶了一夜路,坐了一夜的摩托车,是真困,真想睡会儿。

        

不过睡觉是不可能的,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打盹,因为要留意小院子的动静,要确认“雷哥”是不是被关在里面。

        

如果“蔡总”跟别的杀猪盘团伙那样,把人关在宾馆,事情要好办的多。

        

只要想办法制造点混乱,给“雷哥”创造点机会,连招呼都不用打,“雷哥”就会主动跑。

        

现在的问题是雷哥很可能被关在不远处的那个院子里,里面到底有几个马仔,马仔手里有没有枪,里面到底关了几个签了单的人,一无所知。

        

就算能很快确认,想把“雷哥”神不知鬼不觉弄回去,一样不是件容易事。

        

韩昕眯了一会儿,坐起身捧着手机,翻看起蓝豆豆发来的邮件。

        

马璐璐班有十六个老乡在梅昔,其中七个女的,有的在饭店洗碗打杂,有的在做服务员,还有两个在打零工。

        

九个男的中,有四个在民团当兵吃粮,另外五个在做苦力,给政府军修建哨所。

        

可这儿一样有政府,有政府军,有地头蛇控制的警察局,那些民兵在混乱的体制中属于最底层的执法辅助力量,就算信得过他们也帮不上忙。

        

至于打入“蔡总”团伙内部,也只有影视剧可以那么演。

        

一是没那个条件。

        

二来也没那个时间。

        

等打入团伙内部,获得“蔡总”的信任,“雷哥”已经不知道被埋在哪儿了,或许既没有坟头也没有墓碑的坟上,野草都已经长几尺高了。

        

韩昕正头疼,一辆越野车掀起一阵灰尘驶向小院子。

        

院门不大,车开不进去。

        

只见就这么缓缓停在门口,下来两个光头,在门口喊了一声,然后提着两个方便袋进去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