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禁宠爱类小说/爸从后面要了我

此时,花失容自郝梦灵身边站出来,走到场中  央。

        

一进入场地中,花失容就感觉到,演武场上,没有一丝威压的压制。稍稍用神识一探查,花失容发现,在演武场的下面竟然有一个高等阶阵法。

        

这会儿,阵法已经开启,消弥了正阳峰上的威压对人身的压制,使得交战双方能运转内力,交手中有更出色的发挥。

        

长风门被选中的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太情愿上前。不是不想比试,而是花失容的境界太低,三人都觉得如果自己上场,有以大欺小的嫌疑,赢了会被称为胜之不武,不值得夸耀。

        

输了呢?

        

武师境对阵武生境,怎么可能会输?

        

郝梦灵见三人犹豫,眉头一皱,自百宝袋中掏出一瓶丹药来,“这是我新近炼制的九阳丹,共六枚,谁胜了秦旭,就归谁。”

        

花失容心中一动,不由地问道:“师姐,若是我赢了呢?”

        

郝梦灵莞尔一笑,“姐给你两瓶。”

        

“可不许耍赖!”

        

花失容大喜,转首望向张华典等三人,“你们仨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利索点,没见我师姐都拿出彩头来了?” 

        

长风门的宫雨飞见了,也从怀中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玉盒来,笑呵呵地,“这是宫某多年前的一次历练中,无意中采集到的一株名贵灵药,权且当作个彩头。”

        

两大门派之间的交流,也是讲究对等的,云梦门这方既然拿出了彩头,长风门这方自然不会落后,若不拿出来的话,就会有被贬低的意味。

        

至少气势上是如此。

        

既然人家已经叫阵,长风门这边自然不会示弱,当即,张华典就命令道:“莫阡,出战!”

        

莫阡心里瞧不起花失容,上前一步,“秦兄,一旦交上手,兄弟手下可就不留情份了,败了可别怪莫某!”

        

“真啰嗦!”

        

花失容不耐烦地摆摆手,“快点快点!没见到这两个彩头正在向我招手吗?”

        

花失容不耐烦的神情,彻底激怒了莫阡。

        

当即迈步冲向花失容,嘴中还叫嚣道:“小子!只有尝到了苦头,你才会知道天外有外,人外有……呃!”

        

他刚跑到一半,看到眼前的“秦旭”忽然晃动了一下,人不见了!

        

莫阡不可置信的眨巴眼。

        

人呢?

        

就在这时,脖子后一阵冷风掠过,莫阡情知不妙,急忙扭身闪避,却觉脖梗处一疼,当即就是一阵头晕,只来得及往身后瞄了一眼,整个人便软倒下去。

        

莫阡的身后,露出花失容一副偷袭成功的贼兮兮的笑脸。

        

为了不暴露自己更为强大的实力,那一刻,花失容暗地里施展出了“飞行术”,在那一瞬间,花失容的前冲之势突然加速,以一种异于常人的速度,迅速窜到了莫阡的身后。

        

莫阡在凤凰城时,花失容看到过安之杰提供的资料,其中就有对莫阡的评论:战力强大,为人却很低调。

        

这足以说明,莫阡是个谨慎小心的主。

        

如果以正常的方式跟他对战,以花失容目前的战力,自然可以轻而胜之,但是,势必将自己更多地暴露在众人面前。

        

唯有打他个措手不及,才能有效地掩饰自己。

        

于是,花失容这一出人意外的突然加速,让莫阡始料不及,反应就慢了半拍。

        

就这半拍的时间,足够花失容来充分发挥了。

        

于是,花失容窜至莫阡的身后,出其不意的突然偷袭,下重手击晕了莫阡。

        

这样一来,花失容以非正常的技巧之能,击败了莫阡这个武师境高手,虽然取得胜利,但是,在众人心中或许会惊诧于他的速度之快,而他趁人不备的出手,这些人还是有些不屑的。

        

搞偷袭,手段莫免有些阴暗,上不得台面,长风门的弟子为莫阡突如其来的失败,大感惋惜。

        

花失容笑嘻嘻地自郝梦灵手上接过两瓶“九阳丹”,小心翼翼地放入百宝袋中,然后走到宫雨飞面前。

        

宫雨飞的脸色更为难堪,却还是大度地将玉盒交给了花失容。

        

“小师弟,请问……”

        

宫雨飞即便已是武师境九重的境界,方才那一瞬间,也是没有看清花失容的速度,有心询问清楚。

        

花失容举着手中的玉盒,向宫雨飞晃了晃,“宫前辈,我有问过你这盒中是何灵药嘛?值不值钱?出来闯荡江湖,谁身上没有一、两件镇家底的本领啊?

        

师姐为何对我如此有信心?是因为她了解我,知道秦某的长处。”

        

说着,花失容冲着郝梦灵展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还是师姐对我好,彩头都送双份的。不像某些所谓的前辈,小家子气,单份就算了,还问东问西的,真不爷们!”

        

被花失容这一阵抢白,宫雨飞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却又不好发作,兀自强忍着。

        

郝梦灵却“噗哧”一声,乐滋滋地笑出声来。

        

花失容走到郝梦灵的身边,双手捧着玉盒,呈送到郝梦灵面前。

        

“送给我吗?”郝梦灵脸色娇羞,眼眸中泛着光彩。

        

“师姐是我云梦门的炼丹大师。”

        

花失容朗声道:“像这种名贵的灵药材,正适合您用来炼制丹药,然后售于门派内的兄弟。宫前辈的这份美好心意,我想,我云梦门上上下下的众兄弟姐妹们,都会十分感激的。”

        

花失容的这番话,明面上是称赞宫雨飞,但他的行动,实则却在暗示瞧不上这株灵药,拿到后随手就送了人。

        

郝梦灵笑盈盈地收下玉盒,眼角尽是笑意。

        

长风门这方则是好一阵尴尬,那叫包小艺的跳出来,叫道:“包某愿意领教云梦门的高招。”

        

看到包小艺出阵,宫雨飞脸上露出欣慰的笑意,自怀中掏出一枚玉片来,在手中晃了晃。

        

“一枚无名玉片。”

        

宫雨飞轻笑道:“这是宫某自上古古墓中寻得,它透发出古朴、厚重的气息,想来定是不凡之物。

        

这枚玉片在我手上足有二十余年,硬是破解不开其中的隐秘。今天,我就将它做为第二场的彩头。”

        

礼待室的邱室长见状,自怀中掏出个玉镯来,“嘿嘿”地笑道:“我一个无权无职的小老儿,拿不出宫师兄那么贵重的彩头,只能以此来充数了。”

        

花失容望着宫雨飞手中的玉片,两眼放光,大声叫道:“师姐,赢他手中的玉片!”

        

花失容的大喊大叫,好像这玉片就是云梦门的囊中之物一般,宫雨飞的脸色更显难看了。

        

战威也在催促郝梦灵,“小灵快上!我的对手是张华典那小子!”

        

郝梦灵应了一声,然后冲花失容轻笑道:“秦师弟,一会儿,我赢了这玉片,便送还于你,师姐也不能白受你的礼物不是?”

        

此时,晕倒在地的莫阡,已被救醒,摸着生疼的脖颈,甚是恼怒地瞪着花失容。

        

花失容则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彩头,示之以威。

        

此时,郝梦灵跟包小艺两人已走入场地中  央。

        

包小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郝梦灵在他面前就显得格外娇小了,两人往那儿一站,完全不成比例。

        

包小艺就是一个巨塔,稳如泰山,而郝梦灵像极了一棵弱不禁风的小树苗,随时会被大风吹倒一般。

        

想来,包小艺在这群长风门的弟子中,战力应当较为突出,不然,宫雨飞不会对他如此有信心了。

        

郝梦灵跟包小艺两人彬彬有礼地互敬一礼后,各自向后退开数步后,拉开了架式。

        

郝梦灵只有武师境三重,而包小艺的境界至少已达到武师境五重,花失容从他身上迸发出的气息,完全可以判断出来。

        

这一套互访式的友好比试,因为传承了许多年,渐渐形成了贯例,基本上是两年一次。

        

开始时,是两大门派的前辈高人考较、指点双方年青弟子的一个形式,其是指导的意味更浓厚些。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考较、指点的方式,逐渐演变成双方年青弟子间的一次次和对抗了。

        

胜负之心一旦开启,每个弟子心中就有了门派的荣誉感,争胜就成了唯一的目标。

        

两大门派之间的关系相对友好、互动良性时,这种竟争,还能以平和的心态,权且当它是年青人之间的一个娱乐游戏,成为两派间茶余饭后的谈资,图个乐子而已,两派任谁也不会太过认真。

        

而今年,画风突变。

        

长风门联合魔兽压制云梦门,改变了游戏规则,两派之间的友好基础不复存在,这“老三样”的比试就有点变味了。

        

双方之间互有仇怨,火药味十足。

        

少年心性,血气方刚,稍微控制不好,可能会直接造成两家撕破脸皮,就没有转还的余地了。

        

鸿胪部是做什么的?

        

不就是跟外部沟通、友好相处的吗?通过谈判,管控危机,解决彼此分岐的吗?

        

于是,礼待室的室长邱怀礼站出身来,叮嘱郝梦灵,“梦灵姑娘,我们云梦门是主人,当尽地主之宜。”

        

邱怀礼这话有些委婉,但意思很明确,就是让郝梦灵手下留情。

        

郝梦灵没有吱声。

        

战威却不管这么多,直接催促郝梦灵,“小灵,快打快打!打完了,老子好揍张华典这臭小子!”

        

张华典也不示弱,反唇相讥,“两年前就是手下败将,今年,你小子就更别幻想翻身了。”

        

战威气得将拳头握得“啪啪”响。

        

包小艺显然极为自信,表现得很有礼节,冲郝梦灵微笑道:“郝师妹,请先出招吧!”

        

郝梦灵望着包小艺,平静地说道:“我若是先出招,你就没有还击的机会了。”

        

就在这时,莫逆忽然出声提醒包小艺,“小艺,梦灵姑娘是准圣女,不久之后,是要接掌圣女一职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