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我故意暴露自己/快穿黄文女主系统

“封神。”

        

对蓬玄界的绝大部分修士而言,这两个字都是陌生的。但对那些劳心费力从太古时代转生托生,换了个马甲从头再来的阳神至尊们而言,这两个字却是识忆中最深刻,也最无法抹去的两个字。

        

因为这两个字象征的,是太古末期最大的一场量劫,下至凡俗众生,上至大罗金仙,无一不在劫中。

        

但同时,

        

对那些太古大能而言,最让他们疑虑的则是,明明是那场量劫的亲身经历中,明明通过各自手段转世托生,得以在太古之后重新回归,可在他们的识忆中,却偏偏没有了那场量劫最后的结果。

        

他们甚至连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都不记得了。这种茫然与无知,对阳神至尊而言,无疑是不能接受的。

        

只是—-

        

“找不到线索。”

        

空冥之中,只听守墓人沉声道:“身为阳神,李太元,你的神意足以回溯过往,但你应该感觉得到。”

        

“太古和中古。”

        

“两者相差,只有短短一天的差距。但却仿佛天堑一般无法跨越。明明你可以看到中古时代开启的第一天,看到那漫天的异象,乾坤重生般的浩瀚,但你却无法再向前追溯哪怕一炷香的时间。”

        

“但当你不再追溯太古之末,而是跨过这个时间段,继续向太古追溯的话,你又可以看到过去的景象了。”

        

“只有那一小段。”

        

“认真算下来,大概是三百六十天,周天之数。这三百六十天的时间仿佛被谁硬生生从岁月长河中抽出去了一样,哪怕以我们现如今的修为,依旧没法观望到,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寥寥几人。”

        

“他们有什么阴谋?”

        

“会不会波及我们?”

        

“该如何做?”

        

守墓人每说出一个问题,气机就上涨一分。身为阳神,统治了蓬玄界亿万万年之久,横跨时代的至尊,

        

他们都有自己的傲气。

        

就如同太古时的孔雀大圣一样,大罗金仙的修为,哪怕面对圣人,也依旧傲气十足,即便最后被佛门的世尊相符,境界跌落,也依旧不肯屈服,最后伙同其他先天大圣,掀起了佛门入灭大劫。

        

所以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他们只会相信自己,面对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事物,第一反应永远是如何除去。

        

绝非不战而降。

        

“这就是我的尝试。用一州之地来谋划,既然过往不可追溯,那就用相同的办法,试着进行一次模拟。”

        

“那场量劫无关乎修为。”

        

“只在于气运变动。”

        

“既然如此,我也如此行事,不直接干涉,只将气运调整到和那时相似的程度,然后再观察结果。”

        

“你看着吧…..”

        

守墓人话音落下,便低垂眼睑,俯瞰向下,而圣皇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是没有阻止守墓人的动作。

        

而与此同时——

        

魃州昆吾山巅顶处,巫祝邢神色古井无波,大袖一展,便有一卷金榜飞掠而出,在青空上徐徐展开:

        

“两位道友。”

        

“此番斗法的规矩,乃是本教教主所定,而贵朝陛下,还有贵派祖师,都已经同意了本教教主的提案。在座的俱是证就真我的得道之士,与天地同寿,若是生死相争,无论敌我都是有弊无利。”

        

“少废话。”巫祝邢话音未落,手持斩魔剑的燕三就直接打断了他:“直说吧,尔等鼠辈打算如何比斗?”

        

“……简单。”

        

巫祝邢眼角一抽,声音顿了顿,随后才继续道:“和此前相传一样,以魃州世俗为棋盘,百国为棋子。我等真人俱可下场,可以扶持一方国度,但不能直接干涉世俗,斗法之余也不可荼毒天地。”

        

巫祝邢沉声道:“蓬玄界一草一木,俱是造化玄奇,若是动不动开山破陆,斩江断河,于天地无益。”

        

“且斗法不在于对手。”

        

“应在于世俗。”

        

“一切以世俗为主。而最后哪一方扶持的人道国度能统一魃州,哪一方便是此次斗法的最后胜者。”

        

言罢,巫祝邢便自掌心发雷一震动。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晴空霹雳一划而过,那高悬于空中的金榜便轻轻抖动,其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字迹,在场众人起神意凝望过去,立刻明了,这便是铭刻了此次斗法规矩的法契图文了。

        

“还请在座众真签下这法契。”

        

“签完法契后,众真便可下山落子了。但若不签这法契,无有约束,则不允许进入世俗,扰乱此次斗法。”

        

“如何?”

        

巫祝邢持定金榜默默地注视着陆行舟三人。

        

其中燕三最为直接,斩魔剑平举一挥,直接在那金榜上留下了一道神意剑痕,而后便清啸一声,纵起一道煊赫剑光下山去了。而掌印神将则是犹豫了片刻,随后也是抬手在金榜上留下了印痕。

        

两位大真人双双做出了决定,同时也意味着,他们背后的阳神也默认了这场别开生面的正魔斗法。

        

“陆道友?”

        

“…哼。”见巫祝邢看来,陆行舟眉毛一挑,却没有再迟疑,手一挥,金榜上便多出了一枚轮形印记。

        

不过在签下法契的同时,

        

看着那面金榜,陆行舟却是有些恍惚,不知为何,明明不是一种东西,彼此全无关系,但他却觉得眼前这面金榜有些眼熟,乍看之下,竟是和自己此前炼就的那件法宝,封神榜有几分相似。

        

怪哉。

        

而在回过神后,

        

陆行舟又不禁皱了皱眉,原因无他:作为曾经经历过神州界大劫的人,对于这种拿世俗作棋子的手段,

        

他深为不齿。

        

只是此举乃是几位阳神至尊决定的,所以眼下也只能暂且遵照其规矩行事,同时尽量避免波及凡俗了。

        

如今看来,

        

难怪天下修士都执着于攀登上境,哪怕是阴神真人,得享永寿了也依旧如此。盖因若是己身止步不前,终有一日会沦为上境修士的棋子,想要超脱逍遥,唯有不断向前,大道之争也不外如是。

        

叹息一声后,陆行舟便收敛情绪,目光中重现坚毅,旋即驾起一道纵地金光,便消失在了昆吾山上。

        

而在陆行舟三人之后,其余众人,无论正魔都在金榜上留下了神意印痕,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巫祝邢等人,而签订完法契后,众人也不再耽搁时间,直接各展神通,离开昆吾山,去了魃州凡俗。

        

紧接着—–

        

“起!”

        

金榜扶摇直上,没入极天,最后落在了两股浩瀚神意的交接处,两只温润如玉的大手同时从中探出。

        

“轰!”

        

手印落下,

        

圣皇和守墓人,两位阳神至尊印证,法契立成,登时就有一股无形的大网以法契为中心朝着整个魃州扩散开来,滔天气运,漫天红光,从魃州百国各处冉冉升起,交织,最后彼此相融在一起。

        

最后,原本色呈金黄的气运,渐渐染成了鲜红之色,弥漫于天地之间,最后化作一股无形之炁荡开。

        

这无形之炁和气运相近。

        

却又截然不同。

        

其能污浊灵台,迷惑灵慧,无形无质,哪怕是阳神至尊,也是能看不能碰。

        

而在看到这股无形之炁后,守墓人的神意内难得显出了几分激动,低声道:“果然…..劫气诞生了!”

        

“尽管只有一缕,但确实存在!”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翻覆。量劫果然和世俗凡人密切相关!”

        

“开始了!”

        

守墓人大手一挥,而圣皇则是沉默以对,下一瞬,那一缕劫气便在其神意牵引之下,直接在魃州上方炸开。

        

霎时间!

        

以百国为界,原本整齐规序的天机运转,在魃州境内陡然混乱,仿佛一面平静的湖泊被人丢入了一枚石子般,如此以来,哪怕是身为阳神至尊的守墓人和圣皇,也无法推演魃州内发生的事情。

        

没错。

        

“和当年的量劫一模一样….了不起!守墓人,你居然愿意牺牲自家一座州界,只为重演昔日封神?”

        

“好气魄。”

        

“值得一试的方法…..至少证明了劫气的本质,虽然只有一缕,和昔日量劫相比等若天地之差,但以一州之地为边界的话,倒也足够了。此刻的魃州,等若是一个缩小的太古,好一场大戏!”

        

“善!”

        

虚空中,除却圣皇和守墓人之外,又有数道意识浮现而出,显然正关注这场斗法的绝不仅仅两位阳神。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