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裙子从后面进去/班上的男生禁止我穿内裤

这两个发出声音的,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我看向了面前,大门两侧的两个雕塑了。

        

是这两个东西发出的声音。

        

说不定,它们知道点什么。

        

我咳嗽了一声,拿出记忆之中景朝国君的气势来:“打开!”

        

那连个发出呓语的声音倏然就没动静了。

        

我心里着急,还想喊呢,程星河一把拉住了我:“七星,我看你这一阵子实在是太累了,这又不是声控的,你喊也没用。”

        

这货以为我是急了眼,走火入魔了。

        

哑巴兰表示异议:“也不一定,你可知道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程星河一脚奔着哑巴兰屁股就踹了过去:“就你张嘴了。”

        

接着就说道:“都走到了这里了,那不是还有十天呢吗?你先休息,你是人,不是永动机,磨刀不误砍柴工。”

        

说着,把我拖到了一边。

        

那地方有个偏殿,应该是当时管理祭祀的库房。

        

“哎!”

        

正要进去呢,安大全忽然来一句:“我要是你们,我就不进去。”

        

程星河回头看着他,皱起了眉头:“里头有鬼哇?”

        

“也不能说是鬼……”安大全神神叨叨的眯起了眼睛:“比鬼可怕。”

        

程星河也犹豫了一下,可这个时候,头顶上一阵风,哗啦啦的就开始下雪。

        

“日了狗了……”程星河抬头看天:“哪个窦娥这么大的冤?”

        

这一下,周遭冷的不得了,我们的手脚迅速发了僵,外面根本没法呆人,程星河虽然忌惮安大全那句话,但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在外面咱们也得冻死,要死也得选个舒服的死法,是不是?”

        

哑巴兰缩着脖子来了一句:“我看也是——哥,你们放心吧,好歹有我这么个武先生呢,有什么邪祟,我给它一杵。”

        

我一寻思也是,这么冷的气候在外面挨冻,真冻死了就全完了。

        

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斩须刀吗?

        

我也就点头,跟他们一起去了那个偏殿。

        

安大全摇头叹气,钻进了那个带着幔子的床上,很快,那个幔子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但神奇的是,里面竟然露出了一丝暖融融的黄光,一跳一跳的,像是帐子里有个火盆。

        

他肯定是不来,我们就进去了。

        

这偏殿虽小,但是用料也极为考究,雕栏画栋,毫不马虎,过了这么多年,倒是屹立不倒,甚至里面那些柜子和摆设,也还残存着当年的气派,不过里面全是土,程星河叫金毛进去滚一滚,把地擦擦,金毛一听他拿自己当个鸡毛掸子,翻了个白眼,转身给他了个腚。

        

程星河骂骂咧咧说金毛好吃懒做,自己清理了一块地方,把睡袋之类的放下了:“好歹这地方还能有个容身之所,七星,你先躺下,把自己逼疯了得不偿失。”

        

你大爷才疯了。

        

白藿香也是这个意思:“你之前已经用了不少金龙气了,必须休息。”

        

我被他们推下来,一寻思,也是,时间虽然紧迫,可不眠不休,也撑不住十天,也就躺下了。

        

程星河转脸就开始翻箱倒柜,想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几百年前的货色,草纸都能算是古董。

        

不过翻出来的东西没让他失望,还真是大量祭祀用的金烛,触手一碰就风化了,把他气得横蹦。

        

“哎,也怪,”他突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这是什么?”

        

“哗啦”一声,一个地方,有一大盘锁链,被紧紧的扣在了地上。

        

上头还有朱封。

        

哑巴兰认识:“真是——百邪退散?别摸了,底下说不定有东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程星河也这么认为——掂量了一下,别有命拿钱没命花,俩人就没动锁链,回来了。

        

我闭上眼睛,想做个预知梦,可长发女人要杀我的预知梦还没实现,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睡着了。

        

朦朦胧胧,听见劈柴烧水的声音,火堆点起来,一片温暖,还闻到了一些香气,似乎哑巴兰想叫我起来吃点东西,可程星河给拦住了,说先让他休息。

        

白藿香好像还做了个菜,不过味道刺鼻如焦炭,周围乱而温馨,让人无比的安心。

        

其中还夹杂着窗户外面,哼哼唧唧跑调的山歌:“蒲苇韧如丝欸,磐石无转移啊呀呼嘿……”

        

安大全。

        

身体损耗很大,这一觉可以说是极为香甜,周围万籁俱寂,结果到了半夜,被一阵声音给吵醒了。

        

“得叫他起来。”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过不去!”

        

是小孩子的声音,极为焦灼。

        

是,之前听到的声音。

        

“别迈步——再一步,就灰飞烟灭啦!”

        

“那怎么办,他回来了。”

        

“这地方——要变天啊!”

        

声音是稚嫩的童音,可这种腔调,却像是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一种很奇怪的反差。

        

像是在一道不可跨越的雷池前面,焦急又无计可施。

        

“不论如何,得叫醒他。”

        

另一个声音叹气:“他吃苦,吃的可太多啦!”

        

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我坐了起来,可这么一坐起来,那种声音再次消失,就好像刚才不过是我的梦魇一样。

        

站起来,想看看外面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可这一瞬,头顶上就是“咔”的一声。

        

我一抬起头来,就看见房顶子轰然崩塌,大块大块的青瓦,对着我们就砸了下来。

        

斩须刀出鞘,“咣”的一声,直接把头顶上的青砖劈了个粉碎,这一下把程星河他们全给惊醒了,一抬头,也愣了一下:“这是……”

        

我抬起头,就看见房顶子上的断茬了。

        

那断茬不像是什么年久失修——是被什么东西,生生打破的。

        

就是为了,把我们砸在下面!

        

“咯吱……”

        

头顶又是一声响,我眼尖,已经看到断口附近,掠过了什么东西。

        

邪气。

        

“跑跑跑……”

        

有东西,要把我们活埋在配殿里!

        

程星河一凤凰毛把大门劈开,拽上吃的就往外跑,哑巴兰背上白藿香,一脚把金毛踢起来,奔着外头就冲。

        

我也要出去,一转脸,我眼角余光就觉出来,这屋子里似乎是有什么地方,跟刚才不一样了。

        

我的记忆向来是十分敏锐的,那附近少了点什么。

        

心头一跳——刚才那一大盘子锁链,怎么不见了?

        

下一秒,哄的一声,又是一个极大的动静。

        

眼看着一大片飞檐要坠在了程星河他们身上,我抬起手,直接把飞檐削碎,自己倒是被溅了一身碎石头。

        

踉踉跄跄出来,才觉出地面一阵颤动,程星河惊魂未定:“地震了?”

        

“不对,”我看向了附近:“是真龙穴整个的阵法出问题了——大游女说的对,有人进来了。”

        

有人一定是顺着我们的步伐,也进到了这个地方来,遇上了什么阻碍,破了阵。

        

这一破阵,真龙穴自然也会受到波及。

        

来的人,是谁?

        

而且,刚才房顶破的,也不是偶然——这地方有东西。

        

程星河弄明白了,就皱起了眉头:“铁链不见了——是不是说,这地方本来锁着什么东西,刚才,挣脱了?”

        

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算是跟我想到了一起去了。我转脸看向了大门前面的那两个石雕。

        

刚才叫醒我的,就是这两个东西?

        

而这个时候,一个咳嗽的声音响了起来:“还好,来得不算太晚,这真龙穴,还没破开,咳咳……”

        

这声音,耳熟啊!

        

一回头,我们就看见了一个长身玉立的人。

        

那人年纪虽轻,身体似乎不大好,弯着腰在咳嗽,也像是极为怕冷,穿着一身厚厚的裘皮。

        

放下了捂着嘴的手,我们全愣了一下。

        

他妈的——久未谋面的汪疯子!

0

更多精彩

宝贝快求我我就给你/玩小尿孔

2021年5月18日 小羽 0

夏颖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她转头叫奶奶和爸爸都坐下,大声道:“放心,别让这个废物吓到!我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咱们怎样!”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