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不要好大太痒了文/看着镜子中结合的地方

“孙哥,你准备去哪儿?”

        

卫东麦跟着孙缘,走出地铁站。

        

“万达商场。”

        

孙缘坐在摩托车上,点火发动:“我不需要你报恩,快逃命去吧,祝你好运!”

        

几分钟后,卫东麦戴着饿了么的头盔,骑着他那辆送餐的电动车,追了上来。

        

他看着孙缘胯下的宝马,一脸羡慕。

        

“这摩托车好酷,一定很贵吧?”

        

卫东麦觉得他要是有这么一辆摩托车,每天能跑一百单,月入过万不是梦。

        

“没花钱,白拿的!”

        

孙缘好心提醒:“你跟着我,死亡风险很大!”

        

“我……我没地方可去!” 

        

卫东麦一脸落寞。

        

他和三个老乡合租着一间出租屋,他平时早上七点出门,到晚上十点回家,要送一天外卖。

        

回了那个出租屋,躺床上,刷刷快手,就睡觉了,所以对那里,他没有任何感情。

        

他现在想回老家,但显然回不去了。

        

卫东麦没见识,所以面对这种危机,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他跟着孙缘,除了想还他的人情,也是因为迷茫。

        

至少孙缘看上去,有行动计划。

        

孙缘沉默。

        

虽然银色木马说了,世界游戏化,大家的起点都是一样的,但是每个人的眼界,社会经验,学识不同,因此会让他们做出不同的选择。

        

更惨的是卫东麦这种,甚至连怎么选择都不知道。

        

“孙哥,我……我给你打工吧?”

        

卫东麦话语中,透着一丝丝恳求。

        

“我又不是资本家,也没工厂给你上班!”

        

孙缘觉得卫东麦这人挺老实。

        

卫东麦屡次被拒绝,也有些尴尬了,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开口恳求:“孙哥,我想跟着你,学一些东西!”

        

“学什么?”

        

孙缘不解:“我就一普通人。”

        

“段广平带着一群人,都不敢出地铁站,而你一个人,就敢在这个城市中闯荡,你很厉害!”

        

说实话,要不是跟着孙缘,卫东麦找早找个地方藏起来了。

        

大街上,卫东麦看到很多孢子人在游荡,那些距离马路近的,听到他们摩托车路过的声音,会扑过来。

        

卫东麦现在回头,都能看到身后有一大群孢子人追赶,这场面太吓人了,但是孙缘,淡定的一匹。

        

他为什么就不怕呢?

        

“……”

        

孙缘听到这番吹捧,有些不好意思。

        

“我妈说了,自己不懂,就跟着厉害的人,多看多学。”

        

卫东麦语气诚恳:“孙哥,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好吧,那咱们就临时组个队,至于向我学习什么的,就别说了,我担不起。”

        

孙缘同意了。

        

他觉得卫东麦被段广平打成那副惨样,都没有求饶,也算是一个有坚持的男人,值得信任。

        

十分钟后,像鸟巢一样的一座九层建筑,出现在视野中。

        

万达商场到了。

        

卫东麦立刻紧张了起来,因为商场外的广场上,有很多怪物。

        

这家商场是古城市数一数二的商圈,平时来玩的人很多,所以变异后,自然导致孢子人也多。

        

“孙哥,我来这里送过外卖,我知道路!”

        

卫东麦想表现一下,证明他有用。

        

“别停,加速,进地下停车场!”

        

孙缘催促。

        

“哦。”

        

卫东麦骑着电动车,紧跟着孙缘,进了地下停车库。

        

这下面也有孢子人,但是少了很多。

        

孙缘到了第三层停车场,又绕了两圈,甩掉了后面跟着的孢子人,之后停好摩托车。

        

“走了!”

        

孙缘一路小跑。。

        

商场还没有断电,电梯灯依旧亮着,但是孙缘没敢搭乘,不然电梯门一开,外面全是孢子人,那就完蛋了。

        

所以孙缘选择走楼梯。

        

他一路小心翼翼,但是来到商城一层后,他发现这里并没有孢子人,空荡荡的。

        

孙缘抬头,向上面那几层望去,几乎都看不到孢子人。

        

“小心些,这里有幸存的玩家,而且数量不少。”

        

孙缘提醒。

        

如果幸存的玩家少,是不可能把商场中的孢子人清理完的,而且能做到这种程度,说明这里的玩家有人领导,不是一盘散沙。

        

咕咚!

        

卫东麦看着那些金店,吞了一口口水。

        

他知道他妈妈十年前就想要一个金戒指,但是那东西太贵了,他根本买不起,现在,这些金手饰就摆在那里,无人看管。

        

“别看了,现在金子就是最没用的东西,还不如一瓶矿泉水值钱!”

        

孙缘扫了一眼,就不感兴趣了。

        

这一层卖各种高端化妆品,金银首饰,翡翠,还有劳力士这类昂贵的手表,孙缘想了下,走向了劳力士专柜。

        

手机没电就是废品了,所以还是戴一块表看时间。

        

“这就是劳力士呀!”

        

卫东麦看着那些玻璃柜中的手表,有些紧张,因为随便一块手表,都要好几万人民币。

        

他送一年外卖,都不一定买得起。

        

孙缘就没那么讲究了,挑了一块绿色表盘的,戴在了左手腕上。

        

至于是什么型号,他也不懂。

        

等卫东麦也挑了一块,孙缘上了二楼。

        

这一层主要卖女装,孙缘走了几步,停了下来,因为一群男人,手持菜刀消防斧链锁,堵在了前面。

        

“这是我们的地盘,滚出去!”

        

为首是一个中年人,穿着保安服,看上去体格强壮,孔武有力,他拿着一个红色的大扳手,很凶。

        

“我们没有恶意!”

        

卫东麦解释,试图避免冲突。

        

“我管你们有没有恶意,滚!”

        

中年人呵斥。

        

“你是这里的老大?”

        

孙缘询问。

        

这个中年人,看模样,像个练家子,孙缘扫了两眼,目光便落在了他拿着的大扳手上。

        

这是一件稀有级装备。

        

不止如此,这个中年人还戴着一幅白色的劳保手套,虽然也是稀有级装备,但是它的附加特效,很厉害,对于孙缘来说,不亚于屠龙装。

        

“一起上!”

        

中年人没有答话,招呼了同伴一句,就围拢而上,压迫了过来。

        

“孙哥,你先走!”

        

卫东麦头皮发麻,急了,对面有三十多个人,己方肯定打不赢,先跑再说。

        

孙缘没动,反手从双肩包中,把爆裂球棒拿了起来。

        

我还怕你们不动手呢,

        

那样我就没理由抢那副劳保手套了。

        

中年人看着孙缘一脸淡定,巴不得自己动手的眼神,他的心头咯噔一跳。

        

遭了!

        

莫不是碰上硬茬子了吧?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