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男的的一起上我@儿媳你太美了

     

“王爷,有句话小的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代王眼睛死死盯着墙上,头也不回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王没功夫和你打哑谜。”

        

“王爷,这张扬来之前,咱们这里可是十分的太平,他一来就出事儿了,您说这个毛贼会不会和张扬有关系?”

        

代王一愣,回头审视着护卫,似乎能从他身上得到答案似的。

        

“王爷,我也就是猜测,毕竟之前哪儿出过这种事儿?这里毕竟是王府,而且还是您的属地,说句不太中听的话,只要皇上不来,这大同内外不都是王爷说了算吗?谁敢做出这等事儿来?”

        

代王眉头紧锁,摇了摇头。

        

“应该不太可能,张扬这次来的确是针对我的,也有拿我开刀立威的意思,如果我都扛不住把手里的矿都交出去的话,那么全国的其他私矿也好,官矿也好,谁还敢不给张扬这个矿物总督面子?”

        

“可就是因为这样,张扬就更不可能派人搞这种小动作了,这和他的身份不符,而且他也完全没必要这么做,毕竟官拜一品,他好歹也要顾及自己的面子,这事儿要是捅出去,皇上那儿他就没法儿交代。”

        

护卫还是觉得事情蹊跷,不过代王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继续再劝。 

        

“对了,王爷,前些天矿上出事儿,钱贺被砸的不轻,这几天那边的人清点死亡的人数,发现钱贺不见了。”

        

代王皱眉道:“不见了?去哪儿了?”

        

“不清楚……”

        

“不清楚?那些人不都有人看守吗?一个受伤的人难道会长翅膀飞了不成?”

        

代王很生气,家里丢了东西不说,矿上的人也丢了。

        

“王爷,如果真有人能够把钱贺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出去的话,那么这个人是不是也能瞒过王府的家丁护卫,偷偷潜入王府为恶呢?”

        

护卫的话,让代王恍然大悟,脸上更加愤怒。

        

“我倒是把这老家伙忘了。当年据说他就来救过钱贺,钱贺没丢我也就没有再追究,如今钱贺出事儿了,作为钱贺的同党,这些家伙极有可能报复我,我就说他们拿了钱为什么不跑,还偏偏跑去留香院把东西卖给了张扬,这就是故意羞辱我啊。”

        

“大人,张三水如果活着今年该有七十了吧?这个年纪和那天的麻子脸完全不同。”

        

“据说那老家伙收了徒弟,也许那个麻子就是他的徒弟吧,不过如果是他的话,那么抓不到就正常了,这老家伙不但轻功很好,而且还懂易容之术,要找他无异于大海捞针,他不是说今晚还来吗?把所有人都给我喊回来,埋伏好,今晚务必要把那毛贼绳之以法。”

        

代王紧急召集人手把王府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真正儿的连只苍蝇都不好飞出去。

        

儿此时张扬却带着常胜三人去了矿上。

        

“干什么的?”

        

山谷外,代王的亲兵在谷口亲自把守,看到有陌生人骑马过来,上前盘问。

        

张俊宝催马上前。

        

“大明矿物总督张大人到访,你们这群家伙赶紧把拒马桩搬开,否则小爷我用马鞭抽你信不信?”

        

“我们不知道什么总督大人,我们只知道这里是王爷的煤矿,几位有王爷的通关令牌吗?没有的话就赶紧走,否则我们可就要以私闯矿山罪把你们抓起来了。”

        

张扬忍不住笑了,第一次听说还有私闯矿山的罪名。

        

“几位,你们可知道我张扬是几品官?”

        

几个士兵完全没把张扬放在眼里。

        

“我们自然不知道这位大人是几品官,但是我们只需要知道这里是王爷的煤矿就够了,我们吃的是王爷的俸禄,自然要听王爷的话,还是那句话,没有通关灵票,几位还是请回吧,免得伤了和气。”

        

张俊宝忍不住笑了。

        

“张大人堂堂一品大员,小爷我好歹也是四品官员,和你们这群小厮有什么和气?就一句话让不让?”

        

那代王亲兵一招手,周围十几个人呼啦啦都过来了,怒视张扬几人,七嘴八舌,冷嘲热讽。

        

“一品不一品的我们也不知道大小,我们只需要知道就是大同府的总兵官唐将军来了,也得给我家王爷请安,所以你们如果不想惹麻烦的话就赶紧走开。”

        

几个亲兵的胆子真的如此的大,连一品大员都不放在眼里吗?自然不是,那是因为出了大事儿死了很多人,代王亲自交代过,没有他带着,任何人都不准入内,如果放进去不该放进去的人,几个人可就要掉脑袋的。

        

退一步就是死,他们哪儿还管张扬是几品官?就是皇上来了,没有代王的命令他们也不退。

        

张扬看到几人如此强硬忍不住问张俊宝。

        

“这大同府的总兵官是几品官?比刘文和大多少?”

        

张俊宝老爹就是吏部尚书,耳濡目染对于官职自然十分清楚。

        

“刘文和是大同卫所指挥使兼大同府府丞是四品,唐忠河说起来是英国公的门徒,如今是从二品的将军。”

        

“哦?这些家伙胆子不小啊,连将军的面子都不给?”

        

张扬倒是有些意外,这些代王的亲兵嚣张的很啊。

        

常胜道:“他们不给别人面子和咱们没关系,大人我要不要动手,给咱们要点儿面子来?”

        

张扬不由笑了,常胜说话也开始调皮了。

        

“去吧,既然你有本事给咱们把面子要回来,那自然不能放过,多要点儿回来。”

        

张扬话毕,常胜左手按在马鞍上,小小的身子如同一只出巢的飞鸟飞向半空向人群中落去。

        

对方人多示众见张扬这边不但人少,能力看上去也不怎么样,更何况常胜怎么看都是个孩子,所以并没有任何防备,以至于常胜都落在人群中了,他们才想到要拔刀。

        

可是这个时候常胜已经不给他们机会了,小小的身子,蕴藏着的是无尽的爆发力。

        

一脚一个,一拳一个。

        

短刀出鞘把对方逼退的同时一脚揣在对方的肚子上,那人好歹也有一米七,在这个年代已经算是高个子了,而且一看平时伙食就不错,一身的肥肉,可即便是这样常胜的一脚也让他倒地不起,无论如何都爬不起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