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紫黑的硕大凶猛贯穿

“呼,呼呼。”

        

阿北喘着气,不远处则是那处怪鸟躲藏的遗迹。

        

“没想到竟然跑到了这里。”

        

派蒙感叹道。

        

“看来,那些盗宝团是他特意留下来,拖延我们的。”

        

安柏说道。

        

“嘿嘿,但他没想到,旅行者这么能打!”

        

派蒙说到。

        

“嗯嗯,旅行者越来越强了。“

        

“好了,怪鸟那家伙,应该是相等标记消失,但他不会得逞的!”

        

阿北点点头,十分赞同,随后进入了那处山缝之间的遗迹。

        

“这里只有一条路,看来拐角就在前面。”

        

“想要追上去的话,只能飞过去了。”

        

“可是,底下有这么多敌人,飞起来一定会被攻击的。”

        

“唔……说的也是。”

        

“那就一边飞一边用弓箭还击吧!”

        

“旅行者……那可是超高难度的事情,我都做不到。”

        

“啊,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但是这真的很难。”

        

“这样吧。”

        

安柏思考了一会说道。

        

“还是躲避他们的攻击更好,那这就当作旅行者的考核好了。”

        

“在空中躲避丘丘人的攻击吗?考核竟然是这个样子吗?”

        

派蒙疑惑的问道。

        

“也不是啦,这是给旅行者定制的特别版本…”

        

“毕竟是蒙德的荣誉骑士,一定要特殊一点。”

        

“……”

        

“不用担心旅行者,我会和你一起的,如果你出现危险,我也会帮你的。”

        

“真好。”

        

阿北点点头。

        

“既然旅行者同意了,那我们就出发吧!”

        

阿北此时心中有些疑惑,好像原版剧情不是这个样子的,原本是扔炸弹,可以当轰炸机,没想到。

        

原魔竟然不支持这种玩法,真是可惜了。

        

【怎?你要裆部藏炸弹吗?】

        

阿北眼前突然冒出一串字。

        

“……”

        

看这个语气,应该就是原魔的开发商,地下岛的管理员。

        

【好好玩,我劝你善良,这个任务,可是进过我的魔改,难度可不低,祝你好运!】

        

“魔改?能难到哪里去?”

        

阿北不是很在意,怎么可能有游戏的开发商会刻意刁难玩家呢?魂系游戏?那是折磨人的。

        

阿北不在意的笑了笑,借助前面的风场飞了起来,张开风之翼,开始向前飞去。

        

“旅行者慢点!”

        

安柏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阿北回头看了看,安柏的风之翼还是有些不一样的,红红的,似乎还有两个兔子头的样式。

        

这个,应该是没有的吧,原版所有人都是一样的风之翼,真的是太逊了。

        

“旅行者小心!”

        

阿北立马回过神,向左侧一偏,一支沾染着火元素的箭矢擦身而过,划破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淦!”

        

阿北往下一看,发现底下站着的丘丘人,手中都拿着一把弩,但是看上去却有些不一样。

        

他皱了一下眉头,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果然,这些丘丘人像是早有预谋了一样,同时放箭。

        

十多支箭矢中,各种元素的箭矢都有,阿北大吃一惊,立马收起风之翼下坠一小段距离。

        

躲开了箭矢的正面攻击,随后展开风之翼浮上上去,但其中一紫一红的两支箭矢,却撞到了一起。

        

“……”

        

阿北一脸无语,随后,两支箭矢发生了超载反应,爆炸了,万幸的是,风之翼没有被烧着。

        

“这还,真的有些阴间。”

        

“旅行者,你没事吧?”

        

后方传来了安柏的声音。

        

“没事。”

        

阿北转过头,看见安柏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也没有被攻击的痕迹。

        

“你?”

        

“我也不知道,那些丘丘人,似乎都在盯着旅行者你。”

        

“……”

        

一路上躲躲闪闪,阿北终于能看见远处的大门了,终于还有不少史莱姆被扔了上来,让阿北为它们默哀了零点一秒。

        

“终于快到了。”

        

阿北想擦一擦头上的汗,但是不敢,怕掉下去。

        

“gu sha wa ra !”

        

一串冰锥从不知道哪里射了过来,阿北大惊,收束风之翼,施展风涡剑把冰锥打打飞。

        

自身也因为风涡剑的冲击,身型不稳了起来,阿北急忙张开风之翼,然后又被安柏拉了一下,两人才稳住。

        

“旅行者,这些丘丘人,感觉比外面的,聪明不少。”

        

阿北看向那个角落,是一个红红的坏家伙,冰深渊法师。

        

“是深渊法师,可恶!”

        

“旅行者,快看!”

        

安柏脸色有些惊慌,伸手指向下方,阿北转头看去,发现是一只高大,但是却有些瘦弱的丘丘人。

        

而且,手中也没有拿着盾牌或者大斧,显得十分奇怪。

        

“那是什么丘丘人?”

        

阿北也无比疑惑,根本没有这样的丘丘人吧?那不成还是发育不正常的丘丘人,应该不会吧。

        

看向那个丘丘人,能发现他有些不寻常,上半身没有那么强壮,一般的冲锋丘丘人。

        

上下身的比例很夸张,而这个丘丘人,腿却很长,而且还挺直着背,面具上的双角成绿色,花纹也更好看些。

        

“安柏,你见过吗?”

        

“没有,但我觉得我们最好赶快过去。”

        

安柏话音刚落,一支风元素形成的巨型箭矢变飞了过来,速度非常夸张。

        

阿北根本反应不过来,那支箭便刺穿了自己的胸口,阿北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的坠向地面。

        

“旅行者!”

        

安柏也收起风之翼,落到地上,蹲在阿北旁边,检查了一下,发现阿北没死。

        

“这是什么玩意!”

        

阿北看了看自己的血条,红了,还剩一丝血,一箭差点秒了自己。

        

再度看向那只丘丘人,发现它整缓缓放下手里巨大的一张弓。

        

“!!!???”

        

阿北现在满脸问号,什么时候有会有弓的丘丘人了,是不是有点离谱了。

        

“这种丘丘人,到底是哪里来的?”

        

安柏的语气显得很镇定,但拖着阿北后脑的手,却在微微发抖,而周围。

        

那些木棒丘丘人,巨斧丘丘人,冲锋丘丘人,木盾丘丘人,冰深渊法师也凑了上来。

        

阿北这时才看见,那个站在远处,奇怪的丘丘人,比平常遇见的巨斧丘丘人还好高大不少。

        

“……这就是,魔改吗?”

        

阿北想起了之前地下岛说的话,破案了,都是那狗东西干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