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上够前女友@把酒瓶塞在里面

想着这群皇亲国戚很有可能被成雨顺绝了后路,不得已,他只能拖着重伤的身体,又回到山岛县内。

        

但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一个接着一个的皇亲国戚失去了性命,等成雨顺赶回来的时候,压根儿就没有剩下几个公子哥儿好好的活着了。

        

这个时候,成雨顺的心情跟天塌下来似的,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同六爷交差。

        

他感觉自己似乎是在逆水行舟,明明一件本该是非分明的事情,全世界却都已模糊了是非三观。

        

而他像是踩到了猫尾巴上,让整个山岛县群魔乱舞一般的炸毛了。

        

杀了他毕恭毕敬伺候着的主子们,杀尽所有跟六爷沾亲带故的公子哥儿们,就是乔绫香对他最好的报复手段。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把无辜的人给牵扯进来?这个妖女的三观,究竟能跌落到什么程度?

        

成雨顺有种被乔绫香逼入绝境之感,他心思烦乱的,拼着重伤的身体,好不容易救下了几个人,但完全带不出山岛县去。

        

因为他伤的太严重了,如果是在受伤之前,他或许还能够遁地来,遁地去的,把人给带走,但是现在他的能力大打折扣,救人只能靠偷袭,能原地藏匿个人已经拼尽一条命,再做多的,只怕当即得死在原地。

        

而且,救下几个人之后,他也完全没有这个能力杀人灭口,放跑了很多驻防、安检和陈伟的民间团队。

        

于是,成雨顺可以遁地的手段,就被所有人都知道了。

        

这时候,深四米的大坑里,岑以和赵龙正在刨土,越是接近乔绫香,他们越没法儿用力,那钻头什么的,这时候早就不能用了,万一不小心把乔绫香给打碎了,她还能重新组装起来吗?

        

就……治愈的能力再厉害,当她被打成肉糊糊了,估计也就彻底死了,自己也没办法复活自己了吧。

        

所以几个人就只能用锄头挖,接着用手刨,陆正青、张俞、赵大龙,还有小白,以及越来越多的人跳进了坑里,帮着一起用手刨土。

        

但奈何活埋乔绫香的位置太深了,按照众人这样挖掘的深度测量,其实根本就不止4米。

        

一直到赵大龙匆匆的从前线赶了下来,把土坑里所有松动的土都漂浮了起来,慢慢的挪到了别处,大家血淋淋的手才得到了些休息。

        

这土坑越来越大,越来越深,还是跟乔绫香头上的那根金针有感应的岑以,亲手把乔绫香从土里挖了出来。

        

他一把抱住脸上带着一张金属面具的乔绫香,一句话也没说,有种失而复得的狂喜心情,充斥在岑以的胸腔里。

        

漫漫的,让他的眼睛都润了。

        

叶奕铭站在土坑上面,往下抛了个软梯,喊道:

        

“快把人弄出来,别耽误时间,看看她伤哪儿了。”

        

这种情况,怕是身体上的伤容易治,但心理的创伤却很难愈合吧。

        

叶奕铭深深的叹了口气,作孽啊,得赶紧的给乔绫香找个心理医生来才是。

        

众人七嘴八舌的又劝着岑以,先给人弄出这个土坑再说,免得一会儿那个成雨顺再回来,又整出点儿什么事来。

        

米燃逸和陆正青一起,给乔绫香弄了一大锅热水,只等岑以把泥人一般的乔绫香抱过来,一大群人又匆匆的忙前忙后的,每个人都想替乔绫香做点儿什么。

        

但她无病无痛的,被从土里挖出来后,还不哭不闹,一副“我就知道你们很快会来救我”的姿态。

        

等岑以将她放在一处装修还算高档的浴室里,旁边的人都退去了,只剩下了乔绫香和岑以的时候。

        

他抬起手来,将她脸上金色的面具掀开,仔细的看着她的样子,她现在很瘦,在地底也不知消耗了多少脂肪,大约只有128斤了。

        

岑以心中难受的要命,嘴一张,有一万句的对不起,想要和乔绫香说,但眼眶一热,却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乔绫香的脸上脏兮兮的,白皙的皮肤上,蒙着一层灰,一双眼睛却是愈发清澈明亮,甚至还带着一些笑意的看着岑以。

        

真好,重见天日的这一刻,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岑以,她的心情有种说不出的甜蜜。

        

他从来不受伤,于是没有必要,从不轻易的从前线下来。

        

虽然野战医院与前线也不过百米距离,可怪潮汹涌,人们来来去去生生死死,乔绫香也很难看得到岑以。

        

她看着岑以蹲身在她面前,一脸胡子拉碴的,红着眼眶看着她。

        

于是,乔绫香坐在洁白的浴缸边上,抬手,抹开岑以眼中流出的泪,她张口,感觉自己的喉咙里全都是沙。

        

便是清了清喉咙,问岑以,

        

“岑以哥,你哭什么?”

        

“我从来没想过,有人会把你埋起来,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岑以大概是被气疯了,以前有些人,想要针对乔绫香,也对她有过一些很恶毒的控制手段,但大多都是要留着她的性命,为他们治疗,为什么办事情。

        

这个成雨顺,大概是这世上第一个不想乔绫香活的人。

        

偏生,他杀乔绫香的手段还是这样的,直接活埋……这要换成别人,不出一分钟就会窒息而亡了。

        

成雨顺,成雨顺,岑以忙着救成雨顺,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控制打进成雨顺体内的金针,等他想起来要清算和成雨顺的恩怨时。

        

那根金针,却已经被成雨顺吸出体外了。

        

“不要紧,你们会来救我的。”

        

乔绫香笑眯眯的,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被窒息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每一秒钟都是那样的让人无法忍受。

        

她享受可以自由呼吸的日子,每一口空气,都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又伸手,抱住了岑以的脖子,她将自己的头,搁在岑以的肩上,拍了拍他的背,有种安慰岑以的意味,说道:

        

“我怕是这次,我们是不是惹上了第一阶梯早期的异能者,这人这么厉害,我一开始是想直接把他给吸了,但是他反应很快,在他自己的面前竖了一堵墙。”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