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利征途吴敏送货上门/酒吧里他摸得我好爽

止道为仙第600章钓鱼的糟老头子!“使者殿的鬼木,神玄巅峰境修为,尤其是其肉身神通,即使放在强者如云的百战星盟里,也绝对是排名前十的存在……”

        

黑衣书生盯着鬼木胸前已经变黑结痂的窟窿,目光凝重道:“没想到居然会被人用手直接洞穿了心脏,看来杀他的的人,至少有着媲美天人第一衰甚至第二衰的强劲实力。”

        

“天人境!”

        

白姓青年挑眉,凑上前用骨镰将鬼木的头颅挑起,道:“他双瞳涣散,死前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令他惊诧的事情,难不成是百战星盟在内斗?”

        

黑衣书生摇头,否定道:“百战星盟就算内斗,也绝不敢轻易杀使者殿的高层……”

        

突然,他的目光看向一处,急忙道:“等等……”说着,他急步走到一处蹲下,略一犹豫,他唤出酒壶,将壶中烈酒淋在船板上。

        

在烈酒的浇灌下,船板上逐渐浮出一排字体清秀的小楷。

        

“你打不过我。”

        

白姓青年站在身后,盯着小楷眼中疑惑,道:“这是凶手留下的,他这是在挑衅百战星盟吗,没想到星域还有这么狂的修士,不过这风格手段倒是挺合白某胃口。”

        

黑衣书生不答,盯着字迹良久,原本脸上凝重的表情逐渐消失,那双淡漠世间的眸子中也破天荒的流露出一丝暖意。

        

“当然合你胃口。”黑衣书生起身,目光看向星空深处的黑暗说道:“因为……他本就是你钦点的杀神传人。” 

        

“想来孟劫师兄和白越前辈应该知道了我做的事,接下来我要做的就只有等,等星盟高层震怒。”

        

一处荒废的死星上,柳寻香盘膝坐在简陋的洞穴中,双眼满是坚定。

        

他在鬼木的神通下唤出无瞳真身,以超越神玄境的实力将前往落圣星的星盟使者悉数斩杀,目的就是为了通过这件事告诉远在落圣星上的师兄孟劫。

        

落圣星之乱,该结束了……

        

孟劫作为柳寻香在落圣星上的护道人,虽说他从来没跟柳寻香讲过原因,但柳寻香还是能猜到一些。

        

以及孟劫心中所想的事。

        

因为他,孟劫,化作罗耶果的青年,他们是同一类人。

        

柳寻香目光看向外界灰蒙蒙的天空,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将会是一场无休止的追杀。

        

而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追杀下,他很有可能身死道陨。

        

但他不后悔,因为他们要做的这件事,总归是要死人的,为这个梦死去的人已经很多了,他不能落后……

        

“继续提升境界,争取突破到神玄巅峰,那时候不管是百战星盟还是前往黑炎星域,我都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柳寻香压下心思,收拢周身运转的灵气,起身化作流光冲出死星。

        

修士提升境界,越到后面越难,有些老怪甚至卡在一个境界千年都未必能突破,柳寻香想要急于提升,带来的后果将是极为惨痛的。

        

他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流光划破星空夜幕,朝着一处方向飞去,没多久,流光便停了下来。

        

柳寻香看着前方的人影,双目微眯。

        

“有古怪……”

        

在柳寻香前方,一名老者正盘坐在空中,手中拿着一根食指粗细的翠绿竹杆在那里垂钓。

        

远古星空漆黑寂静,四周除了悬浮的修真星和陨石,连滴水都没有,更别说还有鱼可钓,这突兀出现的老叟,定然古怪。

        

没有丝毫犹豫,柳寻香立刻掉头换个方向遁去,但很快,他发现那个钓鱼的老叟又出现在了他的前方。

        

“不对,再换!”

        

柳寻香又朝反方向遁去,那钓鱼老叟又出现在他面前,再换,再出现,继续换,继续出现……

        

柳寻香连续换了好几个方向,老叟却总是快他一步出现在他正前方,几番下来,他就是在蠢也知道这老叟就是在堵自己。

        

“这哪里是钓鱼,分明是在钓我!”

        

柳寻香眼皮暴跳,但还是压着心性恭敬的朝老叟见礼道:“小可许炎见过前辈,不知前辈费心思拦截在下,可是有事?”

        

老叟白发苍苍,身影消瘦却又不显得羸弱,坐在那里看似随意,却身板挺直,似能撑天立地。

        

“自然有事。”老叟呵呵笑道,面容倒是有种慈霭之感,道:“小友星空环内诛杀散修孙莫夫妇,又接连霸占罗耶果和星核两大奇物,手段狠辣,贪欲甚强,如此修士若放任你活着,那老头子岂不是成了祸乱苍生的帮凶。”

        

柳寻香露出警惕,心道一声果然。

        

这老东西八成是几大势力某一家不出世的老怪来抓他的,不过听他的话,好像还不知道鬼木等人已经死了。

        

“前辈是否认错人了,小可倘若真有前辈说的那般厉害,现在又岂会一个人在星空徘徊,为了生存而奔波劳累。”

        

柳寻香察觉不到老者的实力,这样的结果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老东西是尊超越了神玄境的存在。

        

他见过天人境,万物无极阁时的叶家老九,还有帝族赵家的天人虚影,可和如今眼前这个老东西比起来,简直是皓月与萤火。

        

“不可力敌,得想办法逃……”

        

然而钓鱼老叟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摇头笑道:“想逃吗?”

        

“你不就是想激怒百战星盟,将整个星盟高层的注意力都引在你这小娃娃身上吗,怎么,如今随便来一个半老不死的老头子,就把你吓成这样?”

        

老叟调侃的话语听的柳寻香眉头紧锁,心中有些不安。

        

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像百战星盟这样的庞然大物,不管他们内斗的多厉害,也绝对不是一个人,一个宗门能够推翻的。

        

他们的底蕴,太深了!

        

“既然前辈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许某在隐瞒就有些自欺欺人了。”柳寻香见心思被拆穿也不恼,直接催动灵气道:“还请前辈,赐教!”

        

老者实力深不可测,但柳寻香施展无瞳真身的情况下,死拼之下未必不能拼出一丝生机。

        

老叟闻言哈哈大笑起来,道:“年轻人性子太急躁可不是什么好事,老头子今日来,不是跟你动手的,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

        

“???”

        

柳寻香挑眉,一脸古怪。

        

这老东西不是来抓自己的,单纯就是来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子,这不是闲的吗?

        

不过当他看到老者手上的竹竿,心中也就释怀了,这老头的确闲的。

        

“既然如此,前辈看也看了,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闲情雅致,先行告辞了。”柳寻香拱手抱拳道。

        

不管老东西说的是真是假,柳寻香都不想跟他打交道,这种级别的老怪,实力强悍,心思无常,指不定下一息就会动手。

        

所以跑的越快越好。

        

但很快,柳寻香就发现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

        

不管他怎么催动灵气逃走,那钓鱼老叟始终保持距离跟在他身后,这让柳寻香寒毛直竖。

        

如此势力恐怖强劲的老怪跟在身旁,就相当于头顶上悬着一柄剑,还没法躲,取不下来,这谁能受得了!

        

“这老东西至少是天人第三衰的实力,可恶!”

        

七天后,柳寻香实在逃不动了,他的实力比钓鱼老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所以根本甩不掉。

        

“老东西,你有完没完?”柳寻香躺坐在一块陨石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反正也逃不掉,他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钓鱼老叟坐在他身旁不远处,脸上依旧挂着那副人畜无害的和蔼笑脸,呵呵道:“小友莫气,老头子跟在你身后又不会妨碍你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便是。”

        

“……”

        

柳寻香心中骂娘的心都有了,有你这么个实力恐怖的老鬼在身边,敢做什么?

        

“行吧,你爱跟就跟吧,反正我后面要遇到很大的麻烦,你要不怕惹的一身腥就尽管跟着,老子不管了。”

        

柳寻香打也打不过,甩也甩不脱只能由他去,他翻手倒出两粒补气丹服下,准备调息好就继续赶路。

        

就在这时,一阵丝竹管乐之声从远处传来,曲子很淡雅,听的人仿佛置身竹林,静听流水潺潺,虫鸣鸟叫。

        

“弹曲之人倒还是个高雅之人。”柳寻香不是很懂音律,但仍能听得出这首曲子很好听,当中似乎想要倾诉什么。

        

话音落,琴音戛然而止。

        

“道友也是个风雅之人,难得遇到个同龄的天骄,不知道友可否赏面过来与长天饮上一杯?”

        

柳寻香扭头看去,只见一名身穿金色长袍,头发挽起,面白如玉的青年正坐在装饰淡雅的车撵上看着自己。

        

青年双目如初生婴儿般清澈,不管是真诚还是单纯,都让人一览无遗。

        

柳寻香嘴角扬起,心中不由得感叹,如此目光清澈之人居然还能在如今的世道活得这般华丽。

        

“有人请喝酒,当然要来。”柳寻香起身,纵身一跃便落在了车撵头上,然后毫不客气的伸手唤来案几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柳寻香闭眼回味,赞叹一声。

        

名叫长天的青年面带微笑致意,然后转身对身旁的随从说道:“送一壶给那位前辈吧。”

        

随从是个五六岁的童子,长得粉雕玉琢,煞是讨人喜,闻言乖巧的点头,端上一壶酒和几盘精致小菜送向钓鱼老叟。

        

而在童子飞身的瞬间,柳寻香双眼瞳孔陡然一缩。

        

他在童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低于自己的威压。

        

这童子,赫然是名神玄境修士!

        

钓鱼老叟淡淡的看向车撵,长天点头见礼,老叟转头继续看向空空的鱼钩,眼中带着笑意。

        

“长天,当年老头子从小看到大的娃娃,不坏,没想到这次那个老家伙居然舍得让他出来,呵呵,柳小友这次怕是有大麻烦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