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给我添下面让我好爽~被蹂躏的欲仙欲死

    

“啊?”

        

“明天很早就会有造型师和化妆师过来,要是发觉你不在我房子里,而是住在客房,会生出不必要的误会。”

        

言芜:“哦。”

        

虽然听着很有道理。

        

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就算是晚上要回主院住着。

        

也没必要江行之亲自来接她啊。

        

给她发个消息或者打个电话,只要她在造型师那些人来之前赶回主院就行啊。

        

不过,江行之这种大忙人,估计是想不到这一层。

        

得知真没事,言芜这才松了口气。

        

低头一瞧,发觉自己的手竟然被江行之的大手捏在手里。 

        

她的手小,江行之的手大,几乎把她的手全部包裹。

        

江行之那掌心里的温热,她感受的特别清晰。

        

心跳突然就快了。

        

不仅心跳快了,心还慌慌的,总有种胸口闷出不上气要被自己憋死了的错觉。

        

言芜想收回自己的手,可脑海里的想是一回事,真正执行命令又是另外一回事。

        

手不听她使唤,一点都不想从江行之的掌心中离开。

        

言芜想念几遍清心咒,奈何书读的少,她就知道清心咒三个字,清心咒下面的内容完全不清楚不了解。

        

江行之大约是发觉了她呼吸不畅,问她:“怎么了?”

        

言芜忙忙摇头。

        

江行之伸手,摸了摸她额头:“有点烫,是吹冷风吹感冒了吗?”

        

言芜:???这个天气哪里来的冷风?

        

而且她额头没有严重到发烫的地步吧,她只是有点点脸红心跳而已。

        

不过,江行之的手竟然贴在了她额头。

        

好像还没有离开的架势?

        

就……就想保住江行之的腰。

        

现在两个人这种站姿,她稍稍伸手,就可以把江行之的腰保住。

        

言芜没回应江行之的话,她垂着眼,手颤巍巍的捏紧又松开。

        

做着最后的挣扎。

        

不等她挣扎出结果。

        

江行之突然把她打横抱起来。

        

公主抱。

        

两个人贴的更近了。

        

言芜窝在江行之的肩头,鼻尖吸入的都是江行之的气息。

        

无法呼吸了……

        

妈的,这男人散发的是什么味儿,这么能勾搭人。

        

言芜讪讪地和江行之说:“江叔,我,我可以自己走路。”

        

只是有点色迷心窍,还没到不良于行的地步。

        

江行之:“不重,没事。”

        

这是重不重的事儿吗?

        

这是她马上要心跳加速晕死过去的生死大事儿啊。

        

言芜发觉这个角度看江行之,这男人滚动的喉头还有那棱角分明的下巴以及唇线,都极具冲击力。

        

她就不敢抬头了。

        

她喃喃道:“还是,还是放我下来吧,会被人看到。”

        

江行之:“没关系,我们有证。”

        

结婚证在确定结婚日期的第二天,就有工作人员上门服务办理妥当,江太太生怕江行之和言芜两个人突然间反悔,把这事情做的特别迅速。

        

不给两个人一点适应的时间。

        

而且结婚证办理完毕后,红色的小本本就被江太太收走了。

        

说是结婚典礼上需要。

        

反正虽然领了结婚证,但不管是江行之还是言芜,都没能趁着热乎瞧一眼。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