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摸了都出水了受不了/第章贵妇 妩媚 巨龙 玉足

但楚欣禾不同,楚欣禾身为附属魂魄,必须要经过归魂募,才有资格成为罗刹使!

        

在场一万五千余位罗刹使,都在等待南殿主燕天南公布归魂募后续试炼。

        

“此次归魂募不同往日,你们将要去往灵界,目的只有一个!将罪魂带回,以罪魂数量定排名,前三千名,得罗刹将之位,前八十名,可进归魂洞天!”

        

“所有罪魂的资料,都将传递到你们的罗刹令之中。一日后,归魂台集合!”

        

杨修还以为得经过什么战斗筛选,倒是没想到初试之后直接就要去灵界了。

        

雄也笑哈哈地走上前,拍了拍杨修的肩:“走,喝酒去!”

        

杨修:“行啊,不过我得再叫个人一起。”

        

雄也:“再叫个人?”

        

杨修一撇归魂台另一端那正在对视的两人。

        

袁成邪与百里暮雪!

        

百里暮雪靠着水柔和风柔两位附属魂魄,在登归魂台时阴了袁成邪一手。 

        

袁成邪也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这笔账,他定会记下!

        

说来也巧。

        

百里暮雪,冰仙体,气息阴寒。

        

袁成邪双修过度,气息阴邪。

        

自家附属魂魄楚欣禾,先天道体且开启了天阴圣体,气息阴柔。

        

唯有雄也一身阳刚,这多少有些“阴盛阳衰”的趋势。

        

雄也:“我在魅魂楼已经定下一个包厢,咱们找几个嫔女作陪岂不美哉?”

        

杨修很明显感受到自己身后的楚欣禾波动有些不正常。

        

杨修:“欣禾,怎么了?”

        

楚欣禾脸上有一丝抹不去的怨气:

        

“大人若想双修,找奴婢即可,那魅魂楼……”

        

雄也煞有其事道:“楚姑娘且放心,此番去魅魂楼仅是喝酒。”

        

杨修貌似很正直地说道:“仅有一日闲暇,此番前去当是有正事要谈,岂能寻那双修之事?欣禾,你莫要胡乱揣测本大人的心思!”

        

杨修丝毫不提自己几年前邪火烧得太旺进魅魂楼找妹子双修还硬不起来的事……

        

听到杨修这番话,楚欣禾这才松了口气:“奴婢知罪。”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雄也显然是魅魂楼的老顾客无疑,进了店里之后,甭管是什么小芳小红小绿小紫,见到雄也那都是笑呵呵地喊一声“雄少爷”!

        

杨修虽然来得不多,但一回生二回熟,也不至于会尴尬什么的。

        

而楚欣禾,绝对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尤其是周围人看她的眼神。

        

“哟雄少爷您来啦!”

        

不多时,许媚娘许掌柜便是迎了上来,一见杨修,立刻喜笑颜开:“哎哟,这不是杨老板吗?稀客稀客呀,咱们家苏苏,盼您那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呐……”

        

“咳咳!”

        

杨修疯狂打着眼色,许媚娘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杨修身后楚欣禾冷下来的脸色,高声喊道:“那个谁,小翠,快去把苏苏姑娘叫来!”

        

杨修无奈,只得解释道:“那什么,苏苏……”

        

“大人无需多言,奴婢都明白,奴婢不介意。”

        

楚欣禾二十岁被灭满门,不归河孤身一百二十年,大仇得报后一直跟着杨修。

        

杨修就是楚欣禾的主心骨,这要不介意那就见鬼了!

        

但楚欣禾表现平静,反倒是让杨修有些尴尬了起来。

        

的确,如果是要行双修之事,与楚欣禾无疑是最好的,先天道体,还不用付钱!

        

楚欣禾其实一直都将自己的地位放得很低,虽说遇到此状心中有些幽怨,但要她调整好心态,并不是什么难事。

        

杨修也不想过多解释,这不然说跟苏苏床都上了硬不起来……

        

杨修还是很要面子的。

        

“杨老板……”

        

远远的,一身紫衣的苏苏迎了过来,伸手就把杨修的手臂给揽住,贴得那叫一个近!

        

楚欣禾自高傲站于杨修身后,不动声色地释放出一缕气息。

        

灵仙境初期!

        

苏苏瞧了楚欣禾一眼,也不觉有些讶然。

        

楚欣禾这模样生得,甚至比她还要俏!

        

不过,苏苏也是放出自己的气息:

        

灵仙境中期!

        

不愧是魅魂楼少有的红牌嫔女,苏苏这修炼速度,着实不慢了。

        

雄也就一旁默不作声看着这场“夺嫡大戏”。

        

从冥界传统修炼理论来说,与境界越高的人双修,好处自然会越多。

        

境界被压了一头的楚欣禾,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

        

“那什么,苏苏,你带路吧。”

        

杨修将手从苏苏怀里抽回,虽然他很不想,但眼下还真就得这么做!

        

不仅如此,杨修还“贴心”地说道:“欣禾,你一会儿想吃什么点就是,雄也请客,你要点得少了可是不给他面子。”

        

“奴婢遵命!”

        

楚欣禾说完,颇为得意地看了苏苏一眼。

        

论重要性,楚欣禾还就不信她身为附属魂魄为杨修出生入死,还比不过魅魂楼的头牌!

        

要不怎么说男人善谋略,女人处心机呢?

        

啥事儿不用做,杨修自然摆的清楚地位谁高谁低。

        

与楚欣禾的第一次交手失利,却也没有打击到苏苏,恭敬地在前面引路。

        

反正这趟只是来喝酒的,苏苏既然来了,杨修也不好意思就这么叫人家走,所以权当多个酒伴儿。

        

雄也可不得了,一下子喊了四位嫔女。

        

随着菜肴一盘盘端上,一杯杯酒下肚,这席间是好不快活。

        

不过,雄也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喂,杨修,你说还有个合作者是谁?怎么还不出来?”

        

就在这时,阁间的门被推开。

        

“雄也,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雄也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袁肾虚?你怎么来了?”

        

听到“袁肾虚”这仨字,邪公子袁成邪当即脸色就冷了。

        

不过只是一瞬,袁成邪就恢复了往日的神态,慢悠悠坐了下来:

        

“肾虚也总比某人硬不起来强!”

        

雄也大怒:“你大爷的说谁硬不起来?”

        

杨修无语了,怎么总感觉袁成邪说的是他……

        

“你们先出去,苏苏,你在门外候着便是,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是!”

        

嫔女们纷纷离开阁间,在场也就剩下杨修、楚欣禾、雄也和刚到的袁成邪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