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出轨自述@还没上够前女友

翌日。

        

港城道术协会。

        

在东平洲留宿一宿的潘浩东,开车将四叔送到此地,便载着阿莲去了旺角,阿修罗和阿珍都在事务所,把阿莲带过去也好有个伴。

        

年轻人就该和年轻人在一块,道术协会不是老头就是大叔大妈,留阿莲一个青春少女在这会把憋死的……

        

“风老四,你急匆匆叫我们过来,又不说什么事,存心逗我们玩是不是?”旺角警署扫黄组组长李紧,扣了扣鼻屎哥,满脸不爽的询问道。

        

“小李,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稍安勿躁。”

        

道术协会袁会长,心态最为平和,悠然自得的抿了口热茶。

        

以他对风老四的了解,没事不可能挨个打电话,通知大家来协会碰面,打了就一定有事,事还不小。

        

小事风老四一人就能搞定,犯不着召集大家。

        

既然是大事,那多等一会又有何妨。

        

进门没一会的风叔,扫了眼在场十几位道友,微笑道:“人还没来及,等齐了再说。”

        

“咱们协会成员骨干几乎都到齐了,没来的几位,要么堵在路上,要么干脆不来了,等她们做什么?”

        

与风叔有几分相似的林正,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夹带着几分怨气。

        

一旁喝茶的钟发白,闻言笑道:“林正,我看你是不想见朱姐吧!你们分居那么多年,说没感情,又经常斗嘴,说有感情,一分就是好几年,人生有几个几年,斗气也不是这个斗法啊!”

        

“你管那么多干嘛?”

        

林正瞪了钟发白一眼,不满道:“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好好想个谋生,当了十几年的道士,业务竞争不过别人,就跑到荒郊野外开杂货铺,钱钱赚不到,女人也不看到,你想打一辈子光棍是不是?”

        

“过分了啊你!”

        

听到打一辈子光棍,钟发白瞬间就破防了。

        

你以为我想单身吗?

        

要不是港城抓鬼驱魔看风水的业务竞争太激烈,自己道行比不过在座的几位,没有长相勾搭妇人,又没有其他谋生技能,赚不到钱,老子犯得着单身到现在?

        

跑郊区开杂货店,不过是假装闲云野鹤,看不上世俗之物罢了。

        

真要有机会脱颖而出,赚大把钞票,他早搬回市区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伴随着话音落下。

        

一名贵妇打扮,穿黑丝的长腿女子,手里捧着一个包包,满脸歉意的走了进来。

        

袁道长、林正、钟发白等人,不约而同投来欣赏的目光,而且颇为一致的集中在长腿女子的黑丝上。

        

“丽华的黑丝好像破了一个洞,影响了美观,等找个机会提醒她一下。”

        

风老四暗戳戳的想道。

        

他口中的丽华,全名张丽华,龙虎山张天师一脉的传人,和潘浩东以前接触过的张大少有一点点关系。

        

算是远亲吧!

        

张大少的女儿小川,管张丽华叫姑姑。

        

“四哥~~”

        

张丽华走到风老四身边坐下,娇滴滴的说道:“昨晚打给人家,怎么没聊几句就挂了?问你什么事也不说,非得等到今天。你知道的,我这人心比较急,说一半留一半,害得人家一晚上没睡好……”

        

张丽华说到一半,门外走进一个矮胖妇人,笑呵呵的打趣道:“晚上没睡好,那肯定是想男人了,正好你未婚,老四未娶,不如你们凑合凑合得了。”

        

“朱姐,你胡说什么啊!”张丽华脸色通红的低下头。

        

朱姐揶揄道:“都害羞了,还胡说?”

        

林正瞪了朱姐一眼;“老四都没开口,你在这乱点什么鸳鸯谱?”

        

钟发白连忙附和道:“就是,丽华这么年轻漂亮,找男人,起码得像我一样孔武有力,才般配?”

        

“咳咳~~”

        

袁会长咳嗽了几声,摆手说道:“说到孔武有力,我认为在座各位都不如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能一拳打死几头牛,现在虽然老了点,但还是老当益壮……”

        

“……”×N

        

无视众人的眼神,袁会长一本正经的说道:“丽华,你要是想找个男人过日子,其实我也挺不错,虽然我六十多了,还离过婚,但我认为我们才是最合适的……”

        

“狗屁,我才是最合适的。”

        

李紧骂骂咧咧的插了句。

        

他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位风流道长,泡到过不少马子。

        

曾经也想过追张丽华,可是想到张丽华的克夫属性,以及好几位以身试法的猛人,胆子一下就怯了。

        

张丽华的克夫属性,一点都不比叶媚差。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也是风老四明明喜欢她,她也对风老四有意思,始终没成的缘故。

        

当然了。

        

主要还是年轻的时候,阿莲太小,怕自己被克死了,没人照顾。

        

现在阿莲长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是时候考虑一下自己的幸福了。

        

想到这,风老四暗戳戳的扫了眼张丽华的大长腿,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咽了咽口水。

        

“这修长的腿,丰盈的食堂,好、好诱人!”

        

“丽华真的是越来越性感了。”

        

“等地狱王的事情解决,就把这事给办了。”

        

“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法,得给丽华一个交代。”

        

“死就死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我风老四一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似乎是感受到四哥的决心,张丽华心有灵犀一般的抬起头,与偷偷打量自己四哥四目相对。

        

滋滋~~

        

刹那间,好似有股火花在空中焦灼碰撞。

        

虽然只是一个数秒钟的对眼。

        

但风叔和张丽华在这一刻都明悟了对方的心思。

        

这事,妥了。

        

“有没有人啊!”

        

门外院子里忽然响起喊声。

        

袁会长吩咐道:“小白,出去看看。”

        

“哦~~”

        

钟发白起身走出大堂,看着穿皮衣皮裤、身高体壮、且浑身邪气的男子,说道:“道士算不算是人啊!”

        

“当然算了。”皮衣男看着钟发白说道:“我想查一个人的下落,他跟你一样,也是一个道士。”

        

“哦,跟我来吧!”

        

钟发白淡淡一笑,领着皮衣男进入大堂;“喏~~港城有名有姓的道士几乎都在这,你找谁,自己看。”

        

袁会长、风老四、张丽华、李紧、林正、朱姐等人,齐刷刷的看向皮衣男。

        

“……”

        

皮衣男心里咯噔一下,没敢说话。

        

因为进入大堂的刹那,他就被在座的道士们,用气机给锁定了。

        

这些气机,一道比一道强,其中还几位能威胁他的安全。

        

他妈的。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小心捅了道士窝。

        

道士都这么闲的吗?大白天聚在一起喝茶聊天,不用工作赚钱的嘛?

        

“乃密,你竟然没死?”林正猛然起身。

        

感受到林正眼中的杀气,皮衣男讪讪笑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乃密,我是藤田刚……那个,我能不能先回去?我好想走错地方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