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瘾学长王喆微信资源/荔枝塞里面一颗不许掉

秦凝回来之后,秦明也是收到了消息。

        

便从外面回来看了一眼,可是刚刚进门没多久就被秦凝赶出去了。

        

秦明也不在意这些,反正自己已经去了一次。

        

也不能说自己没有孝心。

        

直接扭头心安理得,继续出去玩了。

        

不过这段时间有着秦凝的陪伴,秦喜年的心情也是好了不少。

        

甚至都可以下床活动活动了。

        

不过随着时间飞逝秦喜年的病情依然在缓缓加重。

        

这一天趁着秦凝回去的时候,秦喜年叫来孙管家。

        

“老爷!”

        

孙管家将这里的人全部支开,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秦喜年半躺在病床上,孙管家则是拿了一只凳子坐在秦喜年的病床旁边。

        

“老孙啊,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秦喜年深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十分困难的样子,方才开口说道。

        

“今年一过就三十年了!”

        

孙管家也叹了一口气说道,三十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事业无成,马上就要露宿街头了,遇到了当年的秦喜年。

        

那个时候秦家不是什么豪门,也不是什么世家。

        

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家族而已。

        

不过那个时候秦喜年看中了孙管家的为人,就一直带在身边做事。

        

可以说,现在秦家能这样,起码三分之一是有着孙管家的关系。

        

不过秦喜年也没有亏待孙管家,哪怕是成都都第一豪门,孙管家依然是孙管家。

        

外界的人都知道孙管家就是代表着秦喜年,一般的事情,只要是孙管家出面,都能解决。

        

就算是家里秦明见到孙管家之前也是客客气气的。

        

只是这些年,秦喜年不行了,孙管家虽然还是管着秦家,但是对于秦家的那些人倒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今天秦喜年这么问起来,孙管家也是百感交集啊。

        

“三十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秦喜年叹了一口气,思绪仿佛回到了刚刚打拼的时候。

        

那个时候虽然很累,但是每次回家家中都有着妻儿在等着他,那个时候认为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可是现在呢!

        

有着这么大的家业了,生病了仅仅只有一个孙女在身边陪着。

        

当然还有着孙管家。

        

自己最出色的孙子,却被自己赶了出去。

        

真是作孽啊。

        

“你觉得,秦家交给了明儿,能坚持多久!”

        

秦喜年虽然幻想着以前,是现在事实就是这样,任由他怎么想,事实都不会改变的。

        

“难说!”孙管家摇了摇头,“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来说的话,秦家的家业,被败光也是迟早的事情。”

        

“唉!”

        

秦喜年自己也是知道,秦明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交给他秦家倒闭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现在怎么样了!”

        

秦喜年继续问道。

        

“不怎么好,很多企业都出了岔子,其他的那几个家族都开始准备动手了,前几天秦明少爷,把江口的那个港口输出去了!”

        

孙管家淡淡的说道。

        

“败家玩意!”

        

秦喜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太多的情绪波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秦明为了一个女人,已经输掉了家里三个公司,现在又输掉了一个港口。

        

虽然都不是什么大公司,但是怎么说都是秦家的一部分。

        

“其他的呢,想着我们秦家死的人,可不止这么一点吧!”

        

秦喜年再次说道,和秦明厮混在一起的人,秦喜年自然是知道,只是现在没有这个精力去管了。

        

“京都南宫家那边,前些日子将柳家收了,想来是在那边准备什么计划准备对我们动手了!”

        

孙管家说道。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这次柳家倒是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孙管家继续说道。

        

“怎么说,现在他们那边攀上了一个南宫家,应该是飞黄腾达了啊,怎么把自己玩死了!”

        

秦喜年好奇地问道。

        

对于燕都百年豪门的柳家,秦喜年自然也是知道,当年也是接触过。

        

旋即孙管家便将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

        

从柳家对林家出手,然后秦时带着林芸回去,力挽狂澜。

        

将垂死的林家救起来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

        

“原来是在这样啊!”

        

秦喜年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

        

这段时间一直躺在这病床上对于外界的消息倒是不怎么了解。

        

当他得知秦时帮林芸拯救了林家的时候倒是笑了起来。

        

“这个柳家恐怕现在都不知道他们的对手是谁!”

        

秦喜年再次说道。

        

虽然燕都的柳家是百年的豪门,但是在世俗界的实力可不怎么好。

        

被人惦记,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他们居然惦记到了秦时老婆家的人,这就是他们的失算了。

        

“想来应该不知道,秦时少爷的行事一向很低调!”

        

孙管家摇了摇头说道。

        

“对了!”

        

秦喜年听到这件事,浑浊的双眼里那个突然爆发出来了一阵精光。

        

“怎么了!”

        

孙管家见到秦喜年这般模样,便知道秦喜年又有了一个好办法。

        

“你说我将秦家给秦凝怎么样!”

        

秦喜年意味深长地笑道。

        

听到这句话孙管家沉默了一会,根据他跟在秦喜年身边多年的经验来看。

        

绝对不是给秦凝这么简答的事情。

        

难道是想要借助秦凝的手,让秦时回来。

        

这么一想的话,就想得通了。

        

两人相识一眼旋即同时笑了起来

        

“怎么样?”

        

秦喜年再次得意地说道。

        

秦时既然能帮林芸拯救将死的林家的话,那么帮助一下自己的妹妹想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吧。

        

那个时候自己说不定都死了,虽然对自己有芥蒂,但是对秦凝没有啊。

        

难道他要眼睁睁地按着秦凝被人欺负吗?

        

按照秦时的性格来看,是不可能的。

        

“是个好办法!”

        

孙管家也点了点头说。

        

“那好,就这样吧,反正这秦家给了秦明也是迟早被败光的,倒不如给秦凝试试,起码还是有着一线生机的!”

        

秦喜年淡淡地笑道。

        

然后秦家的命运,就在两人的三言两语中,决定了下来。

        

此时还在家里晚饭的秦时,突然感觉到鼻子一痒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