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别停啊摁摁H|女人一草就老实了

     

王中珏默默地坐在旁边,一点响声都没有,不打扰,就让她们睡个够,这一个夜晚经历实在是太多了,精神上绷得太紧了,突然放松下来,就像是弦一般,很难续上。

        

上官依依,林若兰,就在今晚,起起伏伏,险象环生,精神时刻都紧紧地绷着,这突然的放松,使她们睡意异常的浓,当然还有王中珏的守护,所以就安心地熟睡。

        

王中珏却不能这样地敞悍地大睡,他甘情愿地守着这两位女生,让她们睡个够,但是他的大脑并没有闲着,依然思考着一些事,把这些年来的江湖上发生的所有的事,一件一件地想着,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每一件大事,都与夜郎城城主有关,显然,江湖之中的血雨腥风,都是这位夜郎城这个组织有关。

        

“那么夜郎城就像是一根棍子,将本来平静的江湖搅得像是一阵飓风吹过,掀起了巨浪,一浪比起一浪高。”王中珏想到此,笑了笑,突然觉得这根棍子搅混了江湖水反而是好事,因为江湖就像是一潭死水,太过于平静,江湖人在这样的平静的水面下,各司其职,没有一点活水。

        

这种江湖确实就像四平八稳的老人啊,宠辱不惊,使江湖显得过份地死寂,活泼之气荡然无存,但是自从这个夜郎城进入到江湖,显然就大变样了。

        

江湖不再是死寂,而显得活泼起来,让人高兴的是,江湖之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显现出来,无论怎么样,只要江湖上的有做为的少年人层出不穷,而且武学修为却异常的高,这种年轻人的出现,使江湖彻底地活了,从这一点讲,王中珏感到欣慰。

        

但是这些年轻人有好也有坏,比如王一一,还有那位年轻人,这两人的出现,本身就是好事,不管他们怎么样做,就单纯武功来说,是对江湖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王中珏想到此,微微地笑了,只要能推动江湖大发展,带来血雨腥风那又能怎样,风雨过后江湖恢复了平静,又是一个强大的江湖。

        

但是这个江湖起了血雨腥风,显然又不符合一些旧的秩序的掌控者,这必然会引起更大的动荡,更大的血腥,这又是最大的悲剧。

        

“那到底是死水一潭好呢,还是这种动荡的江湖好呢?”王中珏摸摸脑袋,心中暗自问道,但是在他心目中,反而喜欢这种动荡,给江湖带一点活泼比起死水一潭好多了。

        

王中珏突然想起了自己,初进江湖,本来想当一根搅棍,把江湖搅个天翻地覆,血雨腥风,儿子找不到爹,妻子找不到丈夫……可是在刘叔的言传身教下,一次一闪的劝说下,他收敛了恶的一面,而换上了善良,居然开始救人,当他遇到了上官依依之后,又改变了很多,但是他的骨子里却是喜欢动荡,喜欢流血……

        

“刘叔不知现在怎么样了?”王中珏眼睛变得湿润起来,刘叔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位自小陪他长大的人,现在却与古佛青灯为伴,在莫高窟寺修,“唉,是时候回去看看刘叔了。”王中珏默默地想着,这个山谷之事完成之后,直奔莫高窟,看一看刘叔现在怎么样,那怕远远地看一看背影也可以,只要刘叔还好好地活着,还在莫高窟寺中修行,还好好地活着,他就心满意足了。

        

“唉……”王中珏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枕着胳膊,靠在树杆上,想着心事。

        

“王家大哥,你叹什么气啊?”林若兰不知什么时候走到王中珏的身后说道,“哎,哎,王大哥,王大哥……”林若兰一直叫了好几声,王中珏仍然没有反应,他想得太入迷了,以至于林若兰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听得到。

        

“嗨,王大哥……”林若兰一边大声地喊着,一边伸出手向王中珏身上推去。

        

“姑娘,千万别推,停……”上官依依看到之后,突然大叫着阻止。可是林若兰没有理会上官依依的喊声,仍然推向了王中珏的肩头,可是刚一接触到王中珏的衣服,就感到一股大力撞了过来,她不自觉地挥掌抵挡。

        

“找死啊,还不后退……”

        

林若兰只觉有人抓着她的后腰,飞快地向后飞奔,随着两的飞奔,撞向她的巨力逐渐减轻,两人一直远离王中珏直到十余丈之后,才消失。

        

吓得林若兰花容失色,脸色苍白地盯着王中珏,失声地问道:“这是怎么了,突然的霸道,难道我惹他生气了。”

        

上官依依扶着胆战心惊的小姑娘,道:“你可记住了,当他发呆的时候,你可千万不可与他接角,否则你会吃大亏的。”

        

林若兰点点头道:“我领教过了,今天好险啊,要不是上官姐姐,我就……”说到这儿,她都不敢说下去了,“可是他为什么会这样呢?”惊魂不定的林若兰问道。

        

上官依依笑了笑,道:“这个说来就话长——也许这就是他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吧,如果以后遇到他这样发呆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守着他,就可以了。”

        

“吁……”王中珏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笑了笑道:“两位醒了,哎,这就奇怪了为什么离我这么远?”

        

“你难道不记得了?”林若兰惊讶地问道。

        

“我这是怎么了,没事吧?”王中珏也惊讶地问道,他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也许真提想入迷了。

        

“你就别问了,你记住我说的话就可以了”上官依依笑了笑说道,她与王中珏结伴而行,细致如微的照顾着王中珏,她当然了解他的一举一动,一个细微的动作,她都能了解,当然这种危险的行为,她怎么不知道呢!

        

“你们醒了,快快过来吃一些食物,然后就要赶路,我要想去看一看刘叔,不知他现在过得怎么样?”王中珏将热呼呼的食物送了过来,笑着说道。

        

上官依依笑了,一听到食物,她就笑意盈盈,这个时候,唯有食物让她这样的开心,林若兰看到食物,也笑了,她也饿了。

        

“刘叔不知现在做什么,是不是还在青灯下打坐?”王中珏感到自己的神已经游离出身体,直奔刘叔而去。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