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饱满高耸/武林美妇 王爷在花丛中要了她

      

“水……青雀,把水拿来。”颛阳感觉喉咙火烧一样,沙哑着呼唤侍女。

        

一只手托着茶杯递来,颛阳迷迷糊糊喝了一口。

        

余光瞥见手腕上的桃木串,他快速伸手抓住那只手,质问:“你怎么来了!”

        

啪嗒——

        

茶杯和残留的茶水落在被褥上。

        

“你小心点,这可是你的床。”

        

彭禹挥挥手,施展“乾坤置换”把茶杯、茶水与外面的空气置换。

        

就连湿掉的被褥也在这一刻重新回干。

        

颛阳急忙忙道:“赶紧出去!你不能进来——咳咳……”

        

天花对他们这些神朝未成年而言,是最难熬的劫关。自己难过,昆昊也难过。

        

“放心吧,灵皇提及,乾坤仙体不受天花之毒。此外,我用浑天罡气隔离,你身边的毒瘴痘魔无法靠近。”

        

颛阳望去:的确,他身边环绕的无形罡劲隔绝外界,犹如另一个世界,屏蔽一切痘毒。

        

彭禹仔细观察颛阳,心情沉重。

        

少年全无往日的活力,他面带病态,和刚穿越之初的自己差不多。

        

再看他的面颊,布满红色斑疹和点点丘疹。

        

拂开衣襟,看到胸口大块大块的红斑。

        

病发至今三日,想不到情况如此严重。

        

而且——的确是天花!

        

彭禹双眸闪过金芒,乾坤之瞳激活。

        

在天地法眼中,颛阳身上的红斑一点点变化。

        

红斑犹如一座国家,里面一颗颗红点就是一座座城市。

        

城市滋生无数病魔,然后彼此厮杀。

        

略作犹豫,彭禹精神分出一缕灵识。

        

颛阳看到彭禹头顶涌现一片先天灵光海洋。然后一道光辉靠近自己……

        

“你——”

        

彭禹那一道灵识钻入颛阳体内,来到一座红斑国家。

        

无数魔头在红斑中滋生,彼此厮杀争斗。强大者吞噬征服其他魔头,建立自己的痘城。

        

当痘城建立,魔头便具备第一境的力量。而痘城主们相互厮杀,当统一正片红斑国家后,痘国主即具备第二境的修为。

        

这些痘魔依托颛阳的身体建城立国,一切资源都是汲取颛阳的生命力。

        

颛阳生命力越强横,痘魔的力量和数量也会越多。

        

彭禹的灵识化身穿过一座座城市。他看到那些痘魔在城市中建立繁华的文明。

        

那些文明很熟:有大昆神朝的亚种,痘国主自诩“神皇”,把自己的城市称作“金吾痘城”。也有痘国主自称“云州王”,将自己的国度称作“云州国”。此外还有千灯之城、地龙城、天火关等。甚至彭禹看到一座和思母宫相似的建筑。

        

显然,颛阳体内痘魔建立城市、国度,都是读取他的记忆,把他认知中的文明、国度、城市一一还原。

        

“如果把人体比做世界,这里的痘魔也算是一种另类的众生吧。”

        

彭禹神情很复杂。

        

乾坤仙法有云:花叶沙石,自成乾坤。

        

这一点和彭禹前世的佛教颇有相似之处。

        

乾坤宗前辈认为,大到日月星辰,小到花草沙砾,每一个物体内部都有一个世界,并有“须弥”“芥子”之论。

        

一直以来,彭禹的体会流于表面。“一花一世界,一叶一乾坤。”这句话他可以倒背如流,可以给别人解释精要。

        

但眼下,他才终于体会到其中意境。

        

然而这份触动和感悟的缘由,却是彭禹不希望看到的。

        

随手一挥,乾坤仙气毁灭痘城。无数痘魔在哀嚎中毁灭,文明毁于一旦。

        

那位痘城主在死亡时,更破口大骂彭禹,将他视作域外天魔。

        

“域外天魔?”彭禹失笑:“这比喻倒也合适。假如你们建立一个仙侠文明,我这种来自域外,毁灭你们的存在,或许真是魔头。唔……那我要不要立下魔教?魔教人士就是治病的药物吗?”

        

面对这些汲取颛阳生命力的痘魔,哪怕它们建立一个个文明,在颛阳体内演绎无数悲欢,彭禹也不可能跟它们共情。

        

尤其是看到某个痘魔国主从颛阳体内汲取生命,然后积存对人体有害的废水,重新排入颛阳体内,造成颛阳病症加剧,更让彭禹动了杀意。

        

反手覆灭这个国家,彭禹继续前行。

        

他发现排放废水的痘国很多。对于它们排出的废水,痘国主们称作“冥河”。

        

冥河不仅对颛阳身体有害,其剧烈的毒素也会杀死痘魔,并导致痘魔变异。以及诞生新的病魔种族,诸如脑炎魔、失明魔、恶血魔等等。当新的病魔诞生,会和痘魔们争夺生存空间,引发并发症。

        

可以说,痘魔们排放废水的行动损人也不利己。

        

但它们依然在排放,尤其是某个痘国不顾周边痘国的抗议,将冥河水排放在共有地带,导致其他痘国跟着遭殃。

        

“这些孽障依托颛阳身体而存,却毫不顾惜颛阳的身体,肆意掠夺颛阳的生命力,不断破坏身体状态。难道它们不知道,颛阳死了,它们也会死吗?”

        

彭禹突然道心引动,冥冥中顿悟:是啊,痘魔们等的就是颛阳之死。颛阳一死,无数痘国痘城毁灭,所有痘魔同归于尽,会有一尊痘神借助颛阳的死而诞生。

        

不,不对,这是痘神娘娘自我复活的方式。

        

先民时代,初代神皇和圣后将魔神一一诛杀。瘟皇、风魔、痘主分别诅咒先民,有了当今无数种病症。

        

风魔以风为媒,借助寒暑六气催生八百病魔,形成各式各样的病。

        

瘟皇以传染病为主,分裂疫鬼于天下。不仅可以直接引发疫气,使各地爆发瘟疫。还可以让疫鬼寄生在老鼠、蝙蝠、猩猩、蛇等动物身上。

        

痘主即痘神娘娘,这位娘娘倒是温柔些,只把诅咒埋在先民体内,造成一种天花病。

        

但不论哪种方式,痘魔、疫鬼、风魔壮大后,都会祭献病人完成自身“封神”。

        

那一刻,祂们即可作为三大魔神的化身。随着一步步壮大,可以完成三大魔神的复苏。

        

“如果颛阳死了,痘魔封神,相当于第三境,类比天罡、散仙。”

        

天花在大昆神朝十分凶险,死亡率很高。那么祭献诞生的痘神应该不少吧?这些痘神在哪?

        

彭禹隐约明白,自己似乎找到神朝隐藏的冰山一角。

        

但很快,他放弃思考。

        

因为他发现,随着他不断摧毁痘国,新的痘魔仍在不断诞生,重新占领废墟,建立新的国家。

        

在此期间,彭禹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诅咒力,在不断滋生痘魔,妄图杀死颛阳。

        

……

        

收回灵识,彭禹阴沉着脸,盯着颛阳。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颛阳颇不自在,看到边上沉沉睡去的侍女,转移话题问:“你打昏她们进来的?”

        

“嗯。我在五华宫憋了三天,到底待不住,就过来看看。”

        

这三天,虽然有元骐不断送消息,但到底不如亲眼瞧一瞧。

        

然而检查的结果很不妙,太医们这几日的努力,根本不能压下痘魔。若非颛阳生命力顽强,眼前这等数量的痘魔放在其他未成年人身上,足够死上十次八次了。

        

“行了,既然看都看过,早点回去吧。”少年故作轻松,催促彭禹赶紧离开。

        

“过几天等我病好,再陪你读书。现在,让我清闲几日,你老人家自己慢慢学吧。说起来,我可以病假长一点吗?”

        

彭禹勉强一笑:“姑且给你一个长假,等你病好了。我送你一套朱漆镶金蛮王甲。”

        

两人聊了几句,颛阳自行睡了过去。

        

很快,就听到均匀的呼吸声。

        

看到平日身强力壮的少年落得这般下场,彭禹心情很难受。

        

天花,在地球已经被征服,他对这个病的了解,只存在于历史。

        

他对天花的想象,无非是小时候的水痘,再添加几分幻想,比水痘严重几分罢了。

        

哪怕到了大昆神朝,他也不认为自己会得天花,一直没实感。

        

但亲眼看到颛阳的情况,他才突然明白,当身边人得到天花时,那种无力感是多么难受。

        

“难怪古人会选择祭祀痘神,弄出各种迷信祈福的方法。”

        

那些人难道不知道,这些方式效果不大吗?

        

只是为了让心情好受一点,让心灵有个寄托罢了。

        

病人自己煎熬,外面的人除了祈福,还能做什么呢?

        

走出颛阳的东跨院,彭禹听到角落两个云阳侯府仆人的议论。

        

他们惶恐不安,除却痘神外,还把大昆祭祀的各路正神,包括老云阳侯的阴灵都求了一个遍。

        

“……”看到这些人,彭禹悄然离开。

        

求人不如求己,依靠所谓的“痘神”根本靠不住。

        

“或许可以指望灵皇?”

        

彭禹想到不久前的记忆。

        

当年高阳王的天花,不就是灵皇治好的吗?

        

想到这,彭禹瞬移至灵皇地宫。

        

地宫,颛云正在画草图。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头也不抬,他微笑道:“老弟三日不见,我还以为被困在地宫哪里,打算去救你呢。”

        

彭禹走过去,静静站在那里。

        

颛云隐约预感到什么,抬起头,脸上笑容淡去。

        

因为此刻的少年是昆昊真容,而不是所谓的“彭禹”。

        

“颛阳出事了。”

        

一瞬间,书生身上爆起万道紫雾。

        

彭禹身边罡气旋转。

        

哗啦——

        

顷刻间,紫雾撕碎浑天罡气。紫雾飞舞成千上万的先天符文,竟然有许多是彭禹都认不出来的。

        

那是一套以“天云大道”为核心的先天道文!

        

杀意扑面而来,彭禹恍惚置身于无穷无尽的云海。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