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求你别这那样@两男一女的3p文h

朱承山开始为云炎介绍起朱雀宫,整个朱雀山并无一处宫殿,有的只是一个个山洞,从山腰处一直到山顶,洞中一座石台上一个小型的聚灵阵,连接着山底下的火灵脉,以供朱雀宫弟子修炼。

        

聚灵阵等级按朱雀宫划分九级,越往上等级越高火灵力更加充沛,朱雀宫从弟子到长老也同样分九级。

        

灵武师、灵武宗、灵武将、灵武帅、灵武王、灵武皇、灵武帝、灵武尊、灵武圣,虽划分九级也是灵武修的正常划分。

\

        

要想得到更好的修炼洞府,就得凭个人的修为,就是因为朱雀宫的机制,才导致朱雀宫的弟子很少外出,人人都在努力的修炼。

        

也只有个别的情况下才会下山,修为不前或因天资受到局限,就必须按个人意愿,进南山营或朱雀司及朱雀军中历炼。

        

有时外面的争斗厮杀大战,反而能激发个人的潜力,一切志在红尘炼心,也称之为入世。

        

“相信殿下也感觉好奇,为什么朱雀山只有八层洞府,而最后一层洞府又到哪里去了,其实那朱雀雕像才是最后一层洞府,也是朱雀宫主的洞府所在。”

        

云炎听到朱雀宫大弟朱承山所言,那接下来他们所要出的地方,其实就是朱雀宫的洞府。

        

“原来如此,那就由朱师兄带路了。”

        

朱承山望着云炎和众女点头道:“殿下师妹两位圣女,请跟我来。”

        

朱雀雕像高百米双翅伸展,如同在云雾中展翅高飞,双眼瞳孔红如钻栩栩如生,只有朱雀身并无双足。

        

朱承山带着四人走近朱雀时,云炎才感觉到朱雀雕像自身所带的热度,如果不是修火灵力者靠近,恐怕会非常难受。

        

灵武王境以下的修为者,必会被火灵力中散发的热度,瞬间点燃自身而亡,烧得连骨头渣也不剩。

        

云炎看着朱承山走近朱者赤雕像,在其右侧身的左边敲了三下,随后又在右边连敲了三下。

        

不久后朱雀的右侧身出一道门自动开启,朱承山当先一步迈了进去,云炎几人才依次刚进入朱雀腹内,身体瞬间就在不断的下落,上方的门才自动关闭。

        

云炎感觉他们五人,好像正在朱雀的脚爪中不断下坠,身下落如流星一般,同时一股炙热的火灵力,在不断的上冲击着五人。

        

过了几盏茶的时间后,五人才先后停下了身体,才终于接触到脚踏实地的感觉。

        

云炎抬头望向上方,看着他的头顶之上怎么看,那一根根如雀爪般的弯勾,让他毫无来由认为,那就是朱雀的爪子不会错。

        

在他的心里生出一种强烈的想法,山顶之上的那个雕像,那不是一个死物,而是一只活生生的朱雀。

        

看着四人已走远,他才一步步的跟了上去,所见到的地底到处都是炎浆火海,从中不断的冒出一个个炙热无比的气泡。

        

气泡在一声声中碎裂开,化成一股股浓烈的火灵力,开始散发在整个底部洞中,让人吸一口就感觉修为在上升。

        

这里也确实是一个火灵者修行的宝地,身在此时修行一天可赶上一年的修炼,他相信只要自己在此一年的时间,必能让他踏入灵武尊的境界。

        

云炎手中长枪而出,边走边开始吸收,从炎浆火海中散发的火灵力,身体像个无底洞一般,一切都是来者不惧。

        

朱承山和杨清凤四人,见到如此浓郁的火灵力,他(她)们都不敢吸收修化,反倒是云炎有点次无忌惮。

        

杨清凤不由一皱眉头,他这样疯狂的吸引没有转化的火灵力,这不是在完全找死?

        

朱承山也是吓了一跳道:“殿下快停下来,这里的火灵力太狂暴,根本就不适合吸收,不然会出现引火自焚,将自己烧成灰。”

        

杨清鸾也是转头看向他,“殿下我们是有任务在身,而且你不能有一点闪失,一定要保持清晰的头脑,这里的火灵力实在太狂暴,根本就不能吸收,千万不要伤到自己。”

        

洛心婉急忙跑到云炎身旁道:“炎大哥刚停下,再吸收下去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

        

杨清凤就是一声哼,“你自己想作死,可千万不要连累到我们和你一起死,想死就死远一点。”

        

云炎并没有作声,只是左手摸了一不洛心婉的脑袋,让她放心自己没做。

        

杨清凤看着二人更加不舒服,好像心里深处有一个人常会摸她的头,心里开始波动了起来。

        

她们是在找破除庆阳护城大阵之法,怎么搞得就像是来这里,就是为他们谈情说爱的一样。

        

“喂你们想谈情说爱的话,可以出去后找个无人的地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都没有人会管你们,就不要在这里好不。”

        

洛心婉当即就不高兴道:“关你什么事,我跟我的炎大哥讲话,又没有碍到你什么事,看不下面你就别看,炎大哥又不是你啊宁,你发出什么酸话熏谁啊。”

        

“喂你想打一架是吧?”

        

杨清凤的话一出,洛心婉也毫不相让道:“谁怕谁啊,你没有跟自己的啊宁走,就在这里对我出气是吧。”

        

二人正准备冲过去,朱承山急忙拉着杨清凤,杨清鸾挡在洛心婉的身前。

        

“都闭嘴!”

        

“都别吵了。”

        

云炎和杨清鸾一起出声,让整个地底在不断的回响。

        

朱承山作为旁观者,在杨清凤第一出声时,明显就是对殿下有所不喜,但在杨清鸾发出关心的话时。

        

他师妹明显有些变化,特别洛心婉接近殿下时,二人间的交谈和摸头的动作,让他师妹好像起了很大的醋意。

        

自己的师妹不是喜欢炎宁,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师妹喜欢殿下不成。

        

“好了都别吵了,我知道大家都是为了我好,但这里的狂暴火灵力,真的对我没有什么副作用。不然你们看我吸收了那么多,现在不是一直都好好的没事,再说我是那么冲动的人?”

        

“你不冲动吗,那当初为何…”

        

杨清凤赶紧住捂住自己的嘴,再说就把以前的事都说漏嘴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