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见面要了一晚上@会议桌下含着好爽

叶琅桦推着林老太太来到北厢房。

        

和以前的富丽堂皇不一样,如今的北厢房素净不已,刚走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

        

林老太太还在北厢房供着菩萨,她现在每天做的做多的事情便是诵经为林家人的祈福,其次就是为自己赎罪。

        

叶琅桦想继续推着林老太太往屋里走,却被林老太太打断,“就这儿吧琅桦,屋里太闷了。”

        

“好。”叶琅桦点点头,停止脚步,将轮椅停在小院中的凉亭旁。

        

明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上方,如同一个白玉盘,给院中的一切都披上了一层白色纱衣。

        

清风徐来,檀香味更浓,还夹着几分淡淡的花香。

        

林老太太让人泡了茶送来。

        

明月,清茶,场景倒也是美轮美奂,可惜时候不对。

        

叶琅桦很清晰的知道,林老太太把她约来,绝对不是为了什么阳春白雪的话题。

        

林老太太亲自给叶琅桦倒了杯茶,:“琅桦,喝茶。” 

        

叶琅桦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转头看向林老太太,“老姐姐,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又的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叶琅桦觉得,他们之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毫无保留的说。

        

林老太太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现在临走之前找人聊聊。”

        

林老太太这句话说的轻巧,几乎没让叶琅桦听出其他的意思。

        

“走?你要去哪里?是出去旅游吗?”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终究是要尘归尘土归土的。”谈起生死大事,林老太太的脸上倒是没有太多的悲伤。

        

她这一生,跌宕起伏,在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早已看淡了生死。

        

于林老太太而言,死就是眼睛一闭的事情,没什么可恐惧的。

        

只是有些事情始终都放不下。

        

叶琅桦也听懂了林老太太的话里的意思,接着道:“老姐姐,你现在身体好着呢,别多想。”

        

林老太太摇摇头,“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她知道,她大限将至,时日无多。

        

将林老太太这样,叶琅桦接着道:“老姐姐,你是不是生病了!你放心,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连癌症都能治愈,更别说其他毛病了!走咱们去医院!我现在就送你去!”如果不是生病的话,林老太太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番话。

        

“不用,”林老太太笑着道:“我又不是患了什么重症,就是大限到了而已。”

        

说到这里,林老太太抓着叶琅桦的手,轻轻的拍了下,叹息道:“我这一生太失败了,临走之前想找个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幸好还有你,琅桦,谢谢你不跟我计较之前的事情。”

        

不知为何,看到林老太太这样,叶琅桦的心里一片凄凉,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老太太接着道:“我这辈子做了太多的错事,先是害得老四差点毁在赵书宁的手里,然后又害得锦城和阿舒…….甚至连灼灼…….”说到最后,林老太太已经泣不成声,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叶琅桦递给林老太太一张纸巾。

        

林老太太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接着道:“琅桦啊,你生了个好女儿……谢谢你,谢谢你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儿!”

        

叶琅桦也有些感伤,“老姐姐,你别这么说,锦城也是个不错的好孩子。”

        

“孩子是个好孩子,可惜被我这样的母亲给耽误了,”林老太太非常自责的道:“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们一家四口可以更幸福。”

        

林老太太悔不当初。

        

尤其是最近,她总是会梦见从前的事情,在梦里,她看着自己那张丑恶的嘴脸,恨不得马上撕碎。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多想,”叶琅桦接着道:“人总是要学会往前看的。”

        

林老太太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人是应该向前看。我只是想在临走之前,跟你把所有的心里话全部说出来。”

        

“你不会有事的!”叶琅桦握着林老太太的手,“相信我,别想那么多,你还没有见到阿泽跟灼灼成家呢!”

        

林老太太虽然现在不能走路,但是脸色看上去不错,不像是将死之人的样子。

        

林老太太接着道:“我也想看着阿泽跟灼灼成家,但我知道,我等不到那天了,我昨天晚上还梦见锦城他爸,他说过几天就来接我过去,他说那边可热闹了。”

        

叶琅桦安慰道:“梦都是反的,你肯定会没事的。”

        

“琅桦,我现在不怕死,真的,”林老太太看着叶琅桦,很认真的道:“我不但不怕死,反而有点期待死亡的来临,只是…….”

        

说到这里,林老太太的情绪突然就崩溃了,哭着道:“只是我没脸见孩子们的父亲!”

        

是真的没脸见。

        

叶琅桦小声的安慰着林老太太,“你现在已经做出了改变,我相信姐夫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可是连我自己都无法原谅我自己,我犯下了那么多的错!”

        

叶琅桦叹了口气。

        

哭了好一会儿,林老太太的情绪才慢慢好转,看着叶琅桦,接着道:“琅桦啊,我走了以后,请你代替我跟灼灼说一句,就说是我对不起她,我不是个好奶奶,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补偿她!还有阿泽……”

        

叶琅桦拍着林老太太的肩膀,“刚刚不是说了吗?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

        

林老太太又拿出一个小盒子,“琅桦,这个小盒子是我留给灼灼的,我走后,你一定要亲手把它交给灼灼。”

        

叶琅桦没有伸手去接,“老姐姐,你不会有事的,再说,这种东西应该由你亲手交给灼灼最好。”

        

“不,由你转交给她最好。”林老太太将盒子塞到叶琅桦手里,“琅桦,只有让你转交给灼灼,我才放心。”

        

说到这里,林老太太接着道:“琅桦啊,你说这人生要是能重来的话该有多好!”

        

人生要是能重来的话,她一定会弥补之前的所有过错。

        

叶琅桦没说话,她何尝不想让人生重来,如果能重来的话,她一定不会弄丢自己的女儿,也不会让叶舒受那么多的苦。

        

可惜。

        

人生永远都不会重来。

        

跟林老太太聊到夜半时分,才起身回去。

        

叶舒见叶琅桦一直不回来,有些着急,便过来找她,母女二人刚好在北厢房的门口遇见。

        

“妈。”

        

“阿舒。”叶琅桦抬头看向叶舒,又想起林老太太的那番话,心里感受颇多。

        

叶舒挽住叶琅桦的手,关心的道:“妈,怎么呆到现在才回来啊?是不是阿泽奶奶……”她怕林老太太为难叶琅桦。

        

叶琅桦笑着道:“放心,她没有为难我,就是跟我说了一些心里话。”

        

“那就好,”叶舒点点头,“我看阿泽奶奶这两年也是有了不小的变化。”

        

叶琅桦接着道:“阿舒,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看阿泽奶奶也没多少日子了,尤其是她今天晚上跟我说过这些话之后,你以后尽量多来看看她。人生啊,其实就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就什么都没有,趁着她现在孩子,能对她好点就尽量对她好点。”

        

生命只有一次,生而为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要在生命中留下遗憾。

        

得饶人处且饶人。

        

“嗯。”叶舒道:“前两年我确实有些打不开心结,不过现在也懒得去计较过去那些事情了,现在只要有什么家庭会议,或者其他节日,我都会把她一起请过来。”

        

“对,做人就应该这样。”叶琅桦很赞成叶舒的做法。

        

转眼就到了第三天。

        

今天是林泽带女朋友回家的日子。

        

一大早,叶舒就起床忙活了,给家里打扫卫生,吩咐厨房准备什么菜品。

        

林锦城也换了一身新衣服。

        

毕竟今天是迎接家庭新成员的日子。

        

身为父亲,林锦城很了解林泽,他知道林泽是动了真心的,如若不然,林泽绝对不会大张旗鼓的女方带回家。

        

早上八点半,林泽来到白静姝的住处。

        

白静姝早就已经梳洗打扮好,有些忐忑的看向林泽,“你说叔叔阿姨会不会喜欢我?”

        

“上次还没感受到?”林泽反问。

        

白静姝接着道:“上次是上次。”这次的她从客人的身份已经转变成林泽女朋友。

        

虽然已经见过林泽的父母,也知道叶舒和林锦城不是那种苛刻的父母,但白静姝还是非常紧张。

        

“万一叔叔阿姨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白静姝看向林泽。

        

林泽笑着道:“不会的。”

        

“你跟叔叔阿姨说你女朋友是我了?”白静姝问道。

        

林泽摇摇头,“还没有,我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别到时候成了惊吓。”白静姝有些担心的道。

        

“肯定不会变成惊吓的,”林泽握住白静姝的手,“你长得这么好看,脾气又好,我爸妈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白静姝有些不自信的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林泽帮白静姝整理了下衣服,接着道:“走,咱们走吧,刚刚我妈还打电话给我问我到了没。”

        

“好。”白静姝点点头。

        

跟着林泽上了车,直至坐上车,白静姝还有些紧张。

        

眼看着车子距离林家越近,白静姝就越紧张,转头看向林泽,“你家今天都有谁在家?”

        

林泽本来想说没多少人的,但是又怕白静姝没做好准备,到时候看到家里有那么多人在更加紧张,就道:“我爸妈,然后奶奶外婆,舅舅,还有四叔四婶,以及灼灼和她男朋友。”

        

林清轩和夏小曼就定居在京城,林泽带女朋友回来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错过。

        

夏小曼笑着道:“灼灼有男朋友了,阿泽也有女朋友了,现在就剩下我们家丽姿了!”

        

眼看着安丽姿也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夏小曼有些着急。

        

“丽姿是缘分还没到,你不用着急,”叶舒笑着道:“说实话,我也没想到我们家阿泽能这么快的就把女朋友带回来。”

        

林泽属于那种比较慢热的孩子,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平时也不是很讨女孩子的喜欢,叶舒甚至已经做好了的林泽三十岁都不找对象的打算,却没想到林泽能给他们一个这样的惊喜。

        

“说的也对,这种事情着急也是没办法。”

        

就在此时,原本安安静静的林致突然咿咿呀呀的说起话来,还冲着叶舒哈哈大笑。

        

叶舒伸手跟林致握手,打趣道:“咱们小阿致是不是也想找女朋友了啊?”

        

夏小曼跟着道:“阿致让你小婶给你介绍个。”

        

小小林致说话还有些说不清,只能说几个简单的字,他也不知道女朋友是啥意思,就知道大人笑了,肯定是好事,点头道:“好好……”

        

见他这样,叶舒乐了,“就你家这小子,长大了指不定得骗多少小姑娘呢!”

        

夏小曼笑着道:“不会不会,我们小林致可是很专一的,对吧宝宝?”

        

语落,夏小曼好像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叶舒,接着道:“对了,阿泽找那姑娘是谁家的?之前跟咱们家有交集吗?”

        

“阿泽没说,那小子,捂得跟什么一样,我一句话也没打听到。”叶舒道。

        

夏小曼接着道:“没想到你家阿泽看着有些直男,没想到还是很会护女朋友的!那他有没有告诉灼灼?”

        

“我估摸着灼灼是知道的,但他们兄妹两个人是穿一条裤子的,阿泽不说,灼灼那儿就更别想让她说出一个字了。”叶舒道。

        

夏小曼把小林致放到地上,让他自己去玩,接着道:“别着急,这不今天就要见到了吗?咱们得相信阿泽的眼光。”

        

“嗯。”语落,叶舒看了看腕表,“约着十点,也差不多了,我上外面看看去。”

        

“我跟你一起去。”夏小曼跟上叶舒的脚步,回头叫住林清轩,“你看一下宝宝。”

        

“好的。”林清轩立即跑到小林致跟前,将他抱起来。

        

叶舒和夏小曼来到门外,发现林锦城已经在外面站着了。

        

夏小曼笑着道:“瞧锦城比你还着急呢!”

        

叶舒道:“家里就属他最着急,所以,这生儿子和生女儿完全不一样。”

        

但是叶灼带岑少卿回来见家长时,林锦城也非常着急,但他不是这种着急,他是在着急叶灼是不是被人骗了……

        

“你说的对。”夏小曼点点头。

        

这点她也是深有体会,安丽姿虽然不是林清轩亲生的,可林清轩却比亲爸还尽心,哪天安丽姿要是回家晚了,林清轩就开始着急的不行,记得上次安丽姿就是漏接了林清轩的一个电话,林清轩立即摸清了安丽姿所有同学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过去,一一询问。

        

男孩子最起码不用担心在外面受欺负,可女孩子就不一样了。

        

就在此时,一辆车从不远处缓缓驶来。

        

车外的叶舒等人立即就注意到了林泽的车,车内的白静姝也一下就看到了站在门前的众人,本已经有些平静的心,突然又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先是低头看了看着装,然后又拿出小镜子看了看妆容。

        

明明一切都没什么问题了,可白静姝就是忐忑、紧张……

        

车子越来越慢,缓缓驶入停车场,林泽转头看向白静姝,“别紧张,保持你平时的样子就很好。”

        

“嗯。”白静姝点点头。

        

林泽又道:“我们家的亲戚都非常好说话,一会儿你跟在我后面叫人就行。”

        

“好的。”白静姝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林泽解掉安全带,绕到另一边,扶着白静姝下车。

        

两人越走越近,叶舒越来越觉得林泽身边的女孩子有些熟悉,转头看向林锦城,“你看阿泽身边的小姑娘是不是特别像一个人。”

        

“嗯。”林锦城点点头。

        

叶舒接着问道:“你觉得像谁?”

        

“白静姝。”林锦城回答。

        

“对对对,就是静姝!”叶舒根本没想到林泽居然真的能跟白静姝走到一起去,有些激动的道:“怪不得这小子一直藏着掖着!”

        

夏小曼好奇的道:“你们这两口子打什么哑谜呢?你们私底下认识这个女孩子?”

        

叶舒点点头,“认识。”

        

“那还真是缘分!我看着小姑娘和阿泽站在一起就很般配!”

        

不多时,林泽带着白静姝走到几人面前,“爸妈,四婶,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女朋友白静姝。静姝,我爸妈你之前已经认识过了,这是四婶。”

        

“叔叔阿姨好。”白静姝先跟林锦城和叶舒两口子打招呼,而后转头看向夏小曼,“四婶您好,我是白静姝,白色的白,静女其姝的静姝,您叫我的名字就好。”

        

“好好好,”夏小曼握住白静姝的手,笑着道:“小姑娘长得真漂亮,气质也好,跟阿泽真是般配极了!”

        

这话夸得白静姝有些不好意思,果然如同林泽所说,林家的亲戚都比较好亲和。

        

叶舒接着开口,“静姝,快屋里坐,都别在外面站着了。”

        

“好。”白静姝点点头,跟上叶舒的脚步。

        

进了屋之后,白静姝又跟在林泽身后,认识了其他人,“静姝,这是舅舅,这是四叔。”

        

“舅舅好,四叔好。”

        

叶森悄悄用胳膊肘撞了撞林泽,“阿泽可以啊!”

        

“谢谢舅舅。”林泽压低声音道。

        

叶森朝林泽竖起大拇指。

        

两位长辈都坐在内厅,林泽把白静姝带到内廷,接着介绍:“奶奶,外婆,这就是我的女朋友白静姝!”

        

白静姝立即礼貌的道:“奶奶好,外婆好!”

        

“都好,都好!”林老太太和叶琅桦一左一右的抓起白静姝的手,眼里全是慈祥的目光。

        

林老太太顺势将自己手上的玉镯褪给白静姝,“静姝是吧?这是奶奶给你的见面礼,以后啊,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虽然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但林老太太知道,眼前的白静姝,以后肯定能成为林泽的妻子。

        

林老太太也想等到林泽大婚当天亲手把玉镯送给白静姝,可她知道,她等不到那天了。

        

白静姝没想到林老太太会突然有这个动作,连忙拒绝道:“奶奶,您太客气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受不起!”

        

林老太太按住白静姝的手,“受得起!受得起!静姝,以后阿泽要是敢欺负你的话,你就告诉奶奶,奶奶给你出气!”

        

“谢谢奶奶。”

        

透过林老太太,白静姝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奶奶,如果老人家还在的话,现在也跟林老太太一般岁数了。

        

“傻孩子,跟奶奶不用说客气。”林老太太看着白静姝,眼底全是满意的光。

        

晚上,林家人坐在一起,吃了团圆饭。

        

林老太太看着一家子的老老少少,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整个见家长的过程比白静姝想象中的要容易很多,林家人非常好相处,明明才是不到一天时间而已,他们之间好像已经融为一体。

        

第二日早上。

        

叶舒正准备让厨房的送点吃的给林老太太,却在这时,传来管家慌乱得声音,“太太不好了!”

        

“怎么了?”叶舒问道。

        

管家接着道:“老太太、老太太出事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