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嫩花唇粗大紫黑青筋浓稠/我称破了

物联网,可以理解为万物相连的网络,对万物的智能识别,跟踪,定位,图像反馈。

        

有了它,配合着天网工程,对各方面的管理不再是难事,对人对物的掌控易如反掌。

        

万事有利有弊,但从长远来看,这是必经的阶段。

        

城市管理,公共安全有了它如虎添翼。

        

一堵墙有三排小屏幕,每排五个。

        

一群人盯着屏幕,满心的期待,这次又是什么好东西。

        

来之前他们一无所知,乐怡说是要给他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莫老对弟子很有信心,她的业务很能打,不过,这次为什么还请了军方的人?

        

乐怡一声令下,“开始吧。”

        

最上面的一排屏幕亮了起来,画面各有不同,展现不同角度的公共场所。

        

乐怡大声介绍道,“这是海天广场,这是春天百货商店,这是最热闹的王府井街,这是……” 

        

不同的屏幕对应不同的公共场所,全是最热闹的地方,人潮涌动,现场全被记录了下来,通过视频发过来。

        

莫老立马明白过来,很快抓住重点,“这是实时的?”

        

“对。”乐怡微微点头,“因为网速的原因,会慢上几秒,可以远程监控,同时还可以储存,上传云空间的功能。”

        

都是聪明人,一听就懂。“就是说,有了这个,能知道很多事情,万一出了事,能最快的锁定目标。”

        

乐怡指了指小屏幕,好“可以这么理解,先暂停,放大。”

        

拉大镜头后,人和物清晰可见,所处的环境也看的一清二楚,看的在场的人极为震撼。

        

这样一来,想作奸犯科的人要好好惦量一下了。

        

乐怡又发出一道指令,“第二排。”

        

这次是各个红绿灯路口,实时监测路况和行车情况。

        

“若有违规现象,会被拍下来,直接发到管理平台。”

        

军方也来人了,看的目不转睛,脑子飞快的转动,如果用在实战上,也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这一套东西太有用了。

        

他身边的人叫了起来,“哎哟喂,这个太实用了,整个城市都装起来。”

        

有了这个,就不废交警了,还能震慑不法分子。

        

乐怡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第三排。”

        

这一次是一家小型超市,各个方位都能看到,随后扫到结账的地方,只见收银员拿起激光扫描枪对着货品扫了一下,结账的机子就多了一件商品,价格货品数量都自动进去了,结账非常方便。

        

看到这里,大家的眼睛都直了,“这是编码?每一件货品都有独一无二的编码,这个技术能卖大钱。”

        

他们看到了这价值所在。

        

“万物皆可联接,而这就是跟货品连接上了啊,不光是超市可用,海关报单啊、物品管理啊都能用。”

        

既能民用,又能军用,警用,范围很广。

        

“乐怡,你的脑子也太好用了,快跟我们说说原理。”

        

乐怡已经展示了这次的科研成果,对她来说,这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探讨。

        

“就是通过射频识别、红外感应器、定位系统、激光扫描器这些设备来达到万能皆可通,很简单的。”

        

很简单???

        

五师兄惊叹不已,不愧是老师最看重的小师妹,“咱先说一下射频识别吧。”

        

“这个是至关重要的技术点,简称rfid,是一个无线系统,由一个询问器和多个应答器组成……”乐怡巴拉巴拉的介绍了一通,“电子编号是关键点,这个技术也叫让物品开口说话……”

        

五师兄是物理专家,看问题直击重心,“你这个不是简单的物联网吧。”

        

乐怡笑眯眯的点头,“对,加上了一部分天网监控系统。”

        

这只是一小部分,先让上面的人看到其巨大的作用。

        

这也昭告着信息时代的到来。

        

参加的人都签过保密协议,也是思想过关的专家学者行业精英,但这一次让他们深受震撼。

        

时代的变化太快,稍不注意就要被淘汰。

        

军方的领导神情很复杂,他们也该多接触新的知识,“乐怡同志,我想派一批人过来学习,还请答应。”

        

乐怡能作不了主,只能含蓄的表示,“我只听上面的安排。”

        

对方秒懂,决定立马回去打报告,“乐怡同志,你非常优秀。”

        

“谢谢。”

        

虽然拖了很久,但乐怡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让所有人都很满意。

        

很快,上面就发了话,让乐怡开一个班,专门教这方面的知识。

        

而学生是层层选□□的军警骨干,个个都是精英,一共五十个名额。

        

王忠毅的政治素养是有的,“看来是打算大规模的推广了,这是好事。”

        

乐怡微微颌首,“不错,不过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这是绝密级别的任务,不能放在研究所,也不能放在军校,人多眼杂。

        

上面指定了一个地方,期限是一个月。

        

“放心吧,这里有我和焦秘书。”王忠毅打理事务是一把好手,研究所的日常井井有条,都不用乐怡操心。“你趁机好好的休整一下,最近太累了。“

        

乐怡微微颌首,确实觉得疲惫,每天从早忙到深夜,要不是萧清平天天定时过来接她,她都不想回家休息。

        

办公室里也能随便凑和一下。

        

王忠毅想起一事,“对了,石井家的两个儿子被遣送回国了。”

        

乐怡哈哈大笑,石井集团落到巴赫先生手里拆分了一部分出售,只保留了最精华的业务。

        

如今他们回去,啥都没有了,只能流落街头或者依附别人而活。

        

石井集团彻底成了一个历史名词。

        

临离开前,她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发了一波奖金,又给安排了新任务,智能时代来了,智能手机和电脑也该排上日程表了。

        

她详细说了何为智能手机,功效和大致框架。

        

底下激动,个个如打了鸡血般,恨不得大干一场。

        

乐怡指明了方向,而他们只需要跟着往前走就行了。

        

老大是不会错的!她是所有人的神!

        

出国进修的吴小青回来了,乐怡跟萧清平赶紧回家,为她接风洗尘。

        

吴小青的变化很大,穿衣服的风格也变了,以前更偏向端庄,如今走时尚路线,像极了品味出众的金领人士。

        

乐怡狠狠夸了一波彩虹屁,把吴小青哄的眉开眼笑。

        

她一转头却见乐国荣微微蹙眉,愣了一下,这是怎么了?

        

她妈回国,他应该最高兴呀。

        

这会儿人多眼杂,乐怡没有多说,“爷爷,您最近还好吗?我和清平没有陪在您身边照顾,是我们太失职了。”

        

作为科研人员的家属,确实非常不容易。

        

长年不在家,跟家人相处时间不多,没有尽到陪伴的责任。

        

她和萧清平轮流回来看望,只要稍微有空就回来一趟,但都是来去匆匆。

        

萧老爷子慈爱的看着他们,“傻孩子,你们都是做大事的人,不要为了我停下脚步,我现在过的很好,亭亭那孩子经常过来看我。”

        

他有保姆照顾,有保健医生和护士随时看护,这都是托了两个孩子的福。

        

先有国才有家,应该的。

        

小区里有会所娱乐中心,每天过来健健身活动一下筋骨,写写书法,听听音乐,看看电影,下下棋,并不寂寞。

        

乐怡和萧清平相视一眼,爷爷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家国情怀很重。

        

“上次是亭亭陪你去医院做的检查吧,有机会我请她吃饭。”

        

亭亭很有心,每天都会打电话问候,每隔二三天就过来陪萧老爷子吃晚饭,有什么事也是冲在最前面。

        

“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萧老爷子如今把亭亭当成亲孙女,“那孩子不图什么,只说我们帮过她,她想报恩。”

        

正因为如此,才更显得可贵。

        

院子里,乐国荣蹲在地上拔小青菜,这小菜园打理的有声有色。

        

但这会儿他有些心不在焉,将小青菜拔的七零八落。

        

乐怡慢慢走过去,蹲在他身边,“爸爸,你怎么坐在这里发呆?不去陪妈妈?”

        

“我在忙。”

        

乐怡哪会看不出来他的别扭,“爸爸,别瞒我,到底是怎么了?”

        

乐国荣沉默了很久,在乐怡耐心的追问下,“我跟你妈吵架了,她还想去进修半年。”

        

“呃?”乐怡很惊讶,”不是说好两个月吗?“

        

乐国荣特别委屈,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国内容易吗?两个孩子各有各的事业,整天不见人影。

        

“她说,她老师夸她是个可造之材,天资聪颖,有意送她去大公司实习,还让她多观摩各大品牌的服装发布会。”

        

乐怡愣了一下,说句实话这是好事,再多的书本知识也比不上实践。

        

能进入大公司实习,多看看大公司的运作,跟高层次的人交流,对她有好处。

        

多看服装发布会是每一个设计师的必备功课呀。

        

乐国荣愤愤不平,“怎么不说话?你也支持你妈?你们才是一国的。”

        

他已经够包容了,她说想去进修,他全力支持,哪家老公是这样的?

        

乐怡神色严肃,“妈妈要检讨一下了。”

        

她的反应出乎乐国荣的意料,“啊,什么?”

        

“居然没有将你哄好,妈妈哄人的功力退步了,不应该呀。”乐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去骂她吧。”

        

乐国荣:……这熊孩子!不是应该两边劝合吗?

        

“咳咳,骂谁呢?”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乐国荣猛的弹跳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额头,紧张兮兮的,“小怡说你做错了,让我去骂你。”

        

我却,塑料父女情。

        

吴小青看了过来,乐怡眼珠一转,“妈妈,我爸不敢的,打死都不敢,我就哄他玩呢。”

        

吴小青笑了,乐国荣想吐血,“你到底是哪头的?”

        

“我是墙头草呀。“乐怡笑的可可爱爱,“哪边风大就倒向哪边,不过,我们家的风向二十年不变呀。”

        

乐国荣夫妻:……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