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生香艳宠h_为什么屁股翘的会更紧

“五十块灵品级别的玄精铁矿石,都,都可以用来铸炼两件上品灵兵了吧?!”

        

白发老者有些难以置信。

        

“若是寻一个好的铸剑师,都有可能铸炼出两口上品灵宝级别飞剑!”

        

金发老者笑吟吟地点了点头。

        

“老头子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随身携带四五十块灵品级别玄精灵铁矿,这小子不会云州天外天哪个隐世宗门送进山来历练的吧?”

        

白发老者咋舌。

        

“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金发老者点了点头,随后悠然道:

        

“山内禁制对修为在九重天以下的修士反噬不强,别说云州天外天那些隐世宗门,山外寻常宗门只要愿意付出些代价也是能把弟子送进来的,不过嘛,大多数时候得不偿失就是了,十名弟子未必有九个能活着撑到开山的时候,所以如今也就天外天那等超然存在,才敢将弟子送进了修行历练。”

        

另外两名掌柜闻声也是略略颔首。

        

“这种大金主,以后咱可得客气些,那些个天外天隐世宗门,手上随随便便漏下来一件东西,都足够让普通人一辈子吃喝不愁。”

        

白发老者弯腰捡起那块矿石。

        

“这是自然!”

        

金发老者爽朗一笑。

        

那猫脸掌柜对于这些事情似乎不怎么上心,拿着那张纸便又嘀嘀咕咕地上了楼,只叮嘱白发老者以后再看到那小子一定要知会它。

        

“哎哟,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看着走到楼上的猫掌柜,白发老者忽然猛地一拍一下脑袋,然后对金发老者身旁的女子道:

        

“小婉,你赶快去看看,许家那小子今天卖石头赚了不少钱,肯定会被寨子里一些游手好闲的帮派盯上,这时候说不定已经……”

        

“轰!~”

        

“铮~”

        

白发老者话还没说完,一道剑鸣声忽然城寨外传来,这声音不大,但是依旧没有逃过白发老者他们的耳朵。

        

那白发老者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我这担心是多余的了。”

        

金发老者嘴巴张合半天,最后神情带着几分苦涩地说道:“先前他说他杀了一头五百年大妖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的确是我眼拙了。”

        

“说起猪妖,前段时间我这里收到一份密报,盘踞在绿崖山一带的一伙妖匪被一个少年一人一剑给灭了,那妖匪为首的好像就是一头五百年猪妖。”

        

本来已经走到楼上的猫头掌柜忽然探出个脑袋下来。

        

“一个人,灭了一伙妖匪?!”

        

白发掌柜跟金发掌柜再一次呆愣在原地。

        

而金发老者身旁那女子则是双眼放光,忍不住满脸惊喜道:“小公子他,他居然还是一位剑仙,这不就是本姑娘一直在找的郎君吗?”

        

“砰!~”

        

她这话才一出口,金发老者便一个“板栗”敲在他头上。

        

“痛痛痛~爷爷!”

        

女子撅着嘴瞪了那金发老者一眼。

        

“以后少看点那种不三不四的戏本,一个姑娘家家,整天郎君郎君的,你也不害臊!”

        

金发老者瞪了回去。

        

……

        

回桃花坳的路上。

        

“无忧哥,雪花糖甜不甜?”

        

许临渊抓着两包雪花糖转头问张无忧。

        

“嗯,很甜。”

        

坐在风灵狼身上的张无忧点了点头。

        

这寨子里卖的雪花糖更像是裹上了一层生粉的麦芽糖,虽然味道比不上后世的糖果,但对于很喜欢甜食但又很久没吃过甜食的张无忧来说,无异于草木之余甘露。

        

“小雨肯定也会喜欢。”

        

许临渊开心地转过头去。

        

张无忧则是默默掏出了游戏机。

        

尽管山路崎岖,但风灵狼的身形依旧很稳。

        

“你刚刚那一剑是故意的吧?”

        

“还有你今天在万宝斋一掷千金,也不太像你之前的做派啊。”

        

造化炉内的红烧肉忽然接连向张无忧问道。

        

张无忧认真想了想,随后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在心里道:

        

“我初中的时候转过一次学,许女士跟我说刚转学要低调一些,不要什么都争第一,这样才能更好地融入集体。我照做了,但结果除了被人奚落之外,并没有换来什么。他们最喜欢说,张无忧你平时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偏偏考试就是不行?

        

“从那之后我就明白了,既然你是特别的,那么所有的妥协和掩饰,都是在给自己增加麻烦。从那时候起,我每一科都会考第一,不只是普通的第一,还是比第二高出许多的第一,这之后就再也没人来烦过我。”

        

“我觉得这个世界应该也是一样的,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光明正大地告诉他们,我很强,别来送死,这样会省去很多麻烦。”

        

红烧肉没想到,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却是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生存法则,心中愈发好奇道:

        

“这小子原本所在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残酷世道?”

        

……

        

回到家。

        

“娘亲,娘亲!~”

        

许临渊拎着钱袋推开院门笔直地朝正屋冲去。

        

张无忧在后面默默跟着。

        

不过很快,两人就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屋里冷冷清清,一盏灯也没点。

        

这不像是许临渊他娘亲的习惯。

        

“娘亲可能在园子里,无忧哥我先过去看看。”

        

“我带你。”

        

许临渊打开后门就要朝后院冲去,不过脚步才刚刚迈出,就被张无忧一手拎起,然后身形如风般冲向后院百味园。

        

“门没关?”

        

见到百味园门没关,许临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他开始玩命地朝园子深处狂奔而去。

        

最终,他在百味园最深处,那株金璃桃所在的位置发现了他娘亲。

        

此时许临渊妈妈正跪坐在那株金璃桃旁边,似是在掩面哭泣,在她身后还站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小雨。

        

隐隐猜测到了一些什么的张无忧抬头看向那棵金璃桃,结果发现那一树的桃叶凋落殆尽不说,那一只只金璃桃也都从枝头掉落。

        

那铺面一地的金色桃叶,零零星星散落着几只还未成熟的金璃桃。

        

“哥~”

        

发现张无忧来到园子之后,小雨求助似地看了过来。

        

那许临渊则是不要命似地狂奔向他妈妈。

        

“娘亲,娘亲,你没事吧?”

        

“渊儿咱们家的金璃桃……”

        

“没关系,娘亲你没事就没关系,这棵树被砍了都没关系!”

        

见许临渊他娘亲并无大碍张无忧也松了口气。

        

他先是拍了拍小雨的脑袋,然后向许临渊妈妈问道:

        

“阿姨,这是怎么回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