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问我和前任谁的大|贵妇与巨龙

“陈老师。”众人打着招呼。

        

“都坐都坐!”陈传东压着手:“我已经知道什么情况了,肖一若,来具体谈谈你的想法。”

        

摄像机在边上,评委知情挺正常,三虎队并不意外。

        

“我的预想里每期一位嘉宾,”肖一若计划的不多:“刚开始,可以对嘉宾的工作环境以及身边的同事进行采访,是否煽情视具体情况而定,根据嘉宾的不同,制定各种惊喜计划,或是满足心愿,或是喊来许久不见的亲人,或是其他,总之,突出两个字,惊喜。”

        

“就这么多么?”陈传东笑了笑。

        

“不好意思陈老师,”肖一若老实地点头:“当初就是个想法,也没有讨论过。”

        

“嗯,明白了。”陈传东看着其他人:“你们听了有什么建议么?”

        

“一位嘉宾时长估计够呛,现在节目讲究个快节奏,惊喜环节五到八分钟差不多了,前头铺垫相当于要四十分钟左右,难度颇大。”

        

“咱们只需要做一期节目,可以想点办法。”

        

“我觉得可以拍个街访片头,拿着摄影机访问路人,问问他们记不记得父母或者其他亲人的生日。”

        

“这个好,我感觉许多人应该是不知道的,可以引出后边的内容。” 

        

“节目最好找有些代表性的,如果父母过生日,是否能联系到孩子过来,或者挺长时间没见面这样。”

        

“我是燕京人,可以找找看。”有人说道。

        

队员们一个个发表着各自的办法,终于队长问出了关键问题:“陈老师,肖一若的创意我们能用么?”

        

“当然可以!”陈传东的话让众人安下心来:“规则里要求的是选手的创意,不允许抄袭,没说啥时候,况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你们之前也提出不少,但没有一致通过。

        

不过,肖一若愿意诚实地说出来,值得表扬,放心大胆地去做,没问题的。

        

另外给你们个意见。

        

选择的嘉宾,最好是经常能够看见,却又容易被忽视的普通人。

        

因为绝大多数的观众都是普通人,容易产生共鸣和负罪感,这样一来,效果会更好。”

        

老师的肯定让三虎队员吃下了定心丸,立刻开始分工合作。

        

都是主持人,许多工作得矮个子里挑高个,你就算只会一点,工作便落在你手上,因为其他人完全不懂。

        

很快,九人分工完毕。

        

队长发话:“咱们现在主要分两步,第一,找到合适的嘉宾人选,第二根据嘉宾制定拍摄计划,都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有了明确策划方向,大伙便能给出更多的意见,也简单许多。

        

燕京作为首都的存在,外来人口不要太多,众人陷入幸福的烦恼,最后决定让在燕京长大的郑先泰和队长两人先去了解下具体情况,再派出三人将街访先给拍完咯。

        

今天内争取把嘉宾确定,花一天时间准备,两天时间拍摄,剪辑再花一天时间。

        

其他人则是由肖一若带领,梳理下流程。

        

“老陈,你这组速度是最快的,都出门了。”

        

节目组所在的房间里,吴天伟抱着手臂说道。

        

“嗯,明确了思路,做起来就不难了,我挺看好他们的,类型不复杂,只要把想法表现出来,肯定不会差。”陈传东也很满意。

        

两组人已经出门,身边跟着摄影机,外头的情况暂时不得而知。

        

“我这儿都快吵起来了。”另外位评委邱丽珍叹气。

        

“艺术的碰撞嘛,正常,无话可说才可怕。”

        

“对的,咱们设定这个环节,就是要让这群年轻人知道,做节目,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节目的成功,是背后有一群人默默无闻地在付出,提前体验下幕后工作的不易,对于他们来说是有好处,省的以后得罪人了还不知道为什么。”

        

“吴老师,会不会出现到最后团队被淘汰,比较优秀的个人不服气的情况。”

        

“出现了又怎么样,你如果真优秀,就该赢啊,怪的了谁。”

        

“哈哈哈,霸气。”

        

六十四位选手分为了七组,分队的形式相当新颖,也特别随机,谁能想到会用跑步的先后顺序来决定。

        

至于提供的好处,其实没啥差别,每组都有各自的导师,但能提供的帮助有限,最多是参考下是否合适。

        

不过评委们心态上有些不同。

        

五位评委,加上节目组两位导演,一共七人,选择队伍是抽签决定。

        

第一名和第七名没啥区别。

        

不过一上午时间过去,真正开始行动的,只有三虎一队,其他人几乎都是停滞不前,或者进展缓慢。

        

进度是在节目组计划之内。

        

评委们很清楚,一档节目的诞生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五天,一万块钱,对于所有人都是考验。

        

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肖一若来之前,并不知道有这个环节,只能说三虎运气好。

        

最后结果如何,还得静观。

        

有了计划的三虎不再慌乱,剩下的四人都有主持经验,明白观众想看的是什么,因为对象还未确定,具体的步骤有待商榷,聊得更多的是用什么方式方法。

        

就这样,一个早上过去,吃过午饭,其他六组继续开会,三虎已经能去午休了。

        

肖一若正想回房间,被节目组编导喊着,要进行单人采访。

        

比赛类的节目选手采访环节必不可少,金话筒也不例外,只是人多,会适当挑选着播出,特别是这种128人参加的大型竞赛,选手就算拍了,如果后期表现一般,也不会被剪进正片。

        

此前,肖一若没有参加比赛直接晋级,因此并没有入节目组法眼,但是,他今天提出的创意得到了几位评委老师集体好评,就冲这点,也值得一访。

        

采访是在酒店房间里进行,里头是节目副导演和编剧,以及一台摄影机,很简单的场景。

        

“肖老师请坐。”副导演很客气。

        

肖一若在镜头前的沙发落座。

        

“咱们做个简单的采访,会问你几个问题,正常回答就行。”

        

“好嘞。”

        

正规采访,不会有什么八卦,不用太担心。

        

“先做个自我介绍吧。”编导坐在摄影机后边,手里拿着沓纸张。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肖一若微笑,挥手:“我叫肖一若,今年24岁,目前是东安卫视的主持人,很高兴能参加金话筒大赛。”

        

“是如何来到金话筒,现在又是什么心情?”

        

肖一若看了眼镜头笑了笑:“也是比出来的,在东安卫视进行了预选赛,我侥幸获胜,心情自然是很激动,能和来自全国的优秀主持人老师们学习,不虚此行。”

        

顿了几秒,编导摇摇手:“肖老师,可以说的多一些,而且不用太官方,随意些。”

        

“真随意怕不能播啊。”

        

“又没让你开车。”编导也是年轻人:“说出真实想法,只要你们这期节目拍的好,这段采访肯定能上燕视,对于你个人来说,非常有好处。

        

而且,还会放到官网以及几个合作的视频平台,留个好印象嘛。”

        

“我努力吧。”

        

“肖老师,你觉得你个人的主持风格是什么样的?”

        

“陈建新老师你知道么?”

        

编导点头。

        

“不能说一模一样吧。”肖一若顿了几秒:“只能说毫无瓜葛。”

        

哈哈哈哈,屋里几人没想到他忽然来了这么一句,笑的不行。

        

“来参加比赛,你担心么,是怎么调节心态的?”

        

“比起担心,更多的是期待吧,我才刚开始主持生涯,日子很长,现在的我还有许多欠缺,来的主要目的肯定是学习,当然,要是能拿到好点的名次就最好了。

        

台里领导同事都很期待,要是一不小心进了三十二强,出现在燕视,回去肯定有人请吃饭。

        

调节心态,我喜欢多穿几件衣服。”

        

说着拉下拉链,展示了里头的毛衣。

        

“什么意思?”编导不明白。

        

“增加了五斤的安全感。”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