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驾驶员的胯下巨龙/扒开美妇雪白大腿挺进

意识一点一点的聚集。

        

助产士将一个黄色的襁褓布包抱到萧微瑕的身边给她看了一下。

        

“这是你的孩子,喏,生的真是漂亮呢!”

        

萧微瑕积攒起全身的力气拨开了襁褓旁的布,看着襁褓里熟睡的婴儿笑了出来,

        

“这是你的名字和床位,你对一下。”

        

萧微瑕点头,那红色写着她名字的胶圈就戴到了孩子的手上和脚上。

        

“孩子早产了两个多月,现在我们必须要抱她去保温箱里,等到你好一点,也可以去看她。”

        

萧微瑕点头,护士抱着孩子走了出去。她竭力抬起头,目送她的孩子离开。

        

萧微瑕摸了摸自己已经瘪下去的肚子,她的心却是涨的满满的。那是她的孩子,小小的,软软的。

        

萧微瑕在产室里待了两个小时,然后就被推了出去。

        

产房门外,萧母不断走来走去,一会双十合十祈祷,一会双手互握,喃喃的念叨着,“怎么还不出来?”

        

萧微瑕一被护士推出来,萧母就急忙迎了过来。

        

“好,好,我的女儿都有女儿了。”

        

萧母温柔的拂开了萧微瑕脸颊边的头发,湿润了双眼。“看你出了这么多的汗!生的很辛苦是不是?”

        

护士一板一眼的说道,“我现在要马上送产妇去病房。”

        

“好,好。”萧母二话不说,就拉着床框跟着推了起来。

        

萧微瑕住的是单人套房,在中心医院这种一床难求的医院,萧微瑕住的是单人套病房,萧母这才感觉稍稍满意些。

        

只是,单人病房里,没有一个人能帮着萧母把萧微瑕从流动床上抱到病房的床上。

        

护士看萧母用了好几次力气都抱不动萧微瑕,不禁皱眉问道,“其他人呢?产妇的老公呢?”

        

萧母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勉强的笑了笑,“他们,都去看孩子去了。”

        

护士撇了撇嘴,“那这怎么办?产妇还不能下床走动的。”

        

萧微瑕让护士将流动床推到和病房里的床并列,掀开被子,从护理床直接翻到了病床上。

        

“你这孩子。”萧母惊呼一声,见萧微瑕安然无恙的在床上躺下,这才放下一颗狂跳的心。

        

“饿了吗?想吃什么,妈给你买。”

        

“不用。我不饿。”萧微瑕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又马上放下。

        

“那喝杯水。”萧母匆匆的打了杯开水过来,见萧微瑕发呆,萧母又从柜子里找出衣服让萧微瑕换。

        

“你身上的衣服都被打湿了,穿一身这样的衣服会感冒的,快换下来,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萧母让萧微瑕躺着别动,她自己帮萧微瑕换好了衣服。

        

“我告诉了你爸,你生了个女孩,你爸高兴的不得了,说和你弟弟马上过来。”

        

萧母笑眯眯的说道,萧微瑕并不接话,只是望着一处发呆。

        

萧母的神情也跟着变得落寞起来,“女儿有什么不好?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他们不喜欢有什么关系?我们喜欢。”

        

萧母梗着脖子,像是要和谁吵架一样。

        

萧微瑕有些茫然看着萧母,“谁不喜欢?”

        

萧母看着萧微瑕的样子叹了口气,她本来不想说,但是转念一想,萧微瑕不知道的话,在以后的日子不是更加被动?再说了,失望不可怕,可怕的是,怀抱着希望之后又失望。

        

萧母叹了口气,安慰道,“微瑕,作为一个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自信自爱是不是?别人不喜欢我们,我们也不强求,更犯不着因此难过是不是?”

        

萧微瑕“嗯”了一声,对萧母说道,“妈,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你放心,我受得住。”

        

萧母叹了一口气,坐到萧微瑕的身边拉着她的手说道,“女孩子又有什么不好呢!女孩子会疼人,妈和爸可喜欢女孩啦。只是你婆婆,哎,那广播一报出来,说你生了个女孩,你婆婆和公公的脸色当时就变了,难看的几乎能挤出水来。”

        

萧微瑕并没有接话,这不难想象,舒母整天把“大孙子”挂在嘴边,如今大孙子变成了大孙女,她脸色好看才怪。

        

“护士抱着孩子一出来,她就马上去接,我还以为她想明白了,没想到她马上扒开襁褓,脱掉孩子的尿裤,翻看起来。”

        

萧母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羞赫和难堪。

        

“一看确实是女孩,她的脸色就变了,把孩子递到护士的手里,连纸尿裤都不给她穿好,襁褓还是护士整理好的。”

        

“她还抓着护士的手一个劲的问,“是不是,抱错了?是不是抱错了?怎么是女孩呢?””

        

萧母脸色恨恨的,“当时就你一个人生孩子,还能去哪里抱错?”

        

萧母挺直了腰背,扬了扬眉,“女孩怎么了?女子能顶半边天,她还不喜欢女孩,她自己不也是个女人吗?女孩怎么办?我的女儿这么聪明漂亮又孝顺,我女儿的女儿肯定是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

        

萧母说完,又拉着萧微瑕的手安慰道,“微瑕,你别多想,你现在就是要好好休养身体。别的事不要多想。”

        

“嗯,我知道。”她现在太累了,确实要好好的休息。

        

“我叫你爸给你煲个鸡汤送过来。”

        

“妈,微瑕。”舒华晏大踏步从门外走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果蓝,还有两个保温桶。

        

“华晏来了。”

        

萧母招呼了一声,语气平淡。

        

“嗯,我一直在医院里,刚才在看孩子。”

        

舒华晏放下东西朝萧微瑕笑道,“孩子真是太可爱了。你说她的手和脚怎么能那么小,那么软呢?”

        

萧微瑕并不接话,舒华晏俯身在萧微瑕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微瑕,谢谢你,给我生了这么一个可爱漂亮的孩子。微瑕,真的辛苦你了。”

        

萧母看到这一幕,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些。

        

“华晏,这生孩子嘛,不是男孩就是女孩,是男孩确实是让人高兴的,女孩也是自己的孩子,也应该高兴是不是?”

        

舒华晏不住的点头,“嗯,妈说的对。我喜欢女孩,女孩一定像微瑕这么漂亮。”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