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太小了,进不去,难受|口述我和小娻孑在车上做

杨丹玉从亲娘嘴里听说过杨家怎么欺负她们,可太细的细节是不知道的。

        

现在她知道了。

        

这种能豁出脸皮的做法,确实是没几家敢惹,当然,也没几家会稀罕他们就是了。

        

这要不是亲爹穿越过来救了这大半村人的命,估计他们也不会听他的话。

        

姜然目瞪口呆,她还是太单纯了,哪里见过这种不要脸的做法。

        

愣过之后就是可怜二山,才多大啊就学他娘这种撒泼无赖的行径,这么下去,这孩子这辈子也就那样了。

        

如果不是碰上姜然一行人,二山也就会慢慢成长为一个村里的无赖。

        

可不得不说他好命的碰上了姜然。

        

这孩子得管!

        

不能让他给我姥爷丢人!

        

在她后来的管教中,杨丹玉曾劝她不要多管闲事了,她坚定的回答。

        

姜延凯对此也是持支持态度。

        

小屁孩嘛,管教管教就能管好,实在不行就多打几顿。

        

小树不修不直溜嘛!

        

王氏和二山终于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村民们围着指指点点,仿佛又回到了村里没出事时的样子,谁家有事,大家也是这样围着指点着议论着。

        

张长根有些生气,这咋还能跟人恩人对上了呢?

        

刚要呵斥,想起自己这些人是杨庆远救下的,这大恩更大。到了嘴边的话就停了下来,他赶紧喊去拽母亲起来的大山,“你爷呢?去把你爷叫来。”

        

一边是杨庆远的亲孙子,一边是他的干闺女,怎么断这官司还得他来。

        

他朝李富这些人摆了摆手,“都该干嘛干嘛去吧!”在这围着只能让这娘俩闹的更起劲。

        

杨庆远被大山背来的。

        

他眉头紧锁,拍拍大山的背示意将他放下,然后用那只崴了的脚去踹二山。

        

他一个老汉不能亲自对儿媳妇动手,打孙子总是可以的。

        

姜然忙拦住他,在他以为外孙女是怕他把孩子踢坏时,欣慰他外孙女终于有眼力架懂事了,姜然递给他一根枝条,“姥爷,用这个抽,你那脚不能用力。”

        

杨庆远的手顿了顿,在外孙女殷殷的目光下,还是接了过来,照着二山就是一枝条,“混蛋完意,还不赶紧给我起来,你一个男人跟着些无知妇人学这撕泼打滚,你还要不要脸了?”

        

说着又连接抽了两下。

        

如果说第一下还有些心疼怕把孩子打坏,越说就越生气,男孩子竟然不学好,学泼妇行径,该打!

        

后两下就抽的较狠了。

        

二山疼的打了几个滚,看他爷真生气了,吓的赶紧爬起来,往他爹身后一躲,哭道:“爷,你偏心,我是你亲孙儿,她是打哪冒来了的臭丫头片子。”

        

王氏也拍着地面,像个疯婆子似的哭嚎着,“老天爷啊你快开开眼吧,把这臭丫头收了吧,”又瞪着姜然:“老天打雷咋不把你给劈死呢……”

        

多大的仇啊,至不至于这么狠毒的诅咒她啊?

        

姜然哪知道,这是王氏,或者说是很多泼妇的一贯唱词。

        

杨丹玉火了,要打她女儿还这么恶毒的诅咒,她上前照着王氏就是一脚:“让你骂,我看打雷该劈死的人是你!恶毒的臭女人!”

        

杨庆远先是看了女儿一眼,咋这么沉不住气,当着这么多人面去踢人,你是女人懂不懂?

        

杨丹玉抬头四十五度看天。

        

她爸一天天的思虑就是多。这重活一辈子也改不了这毛病。

        

女人咋了?

        

女人能顶半边天。

        

就这些糙汉子,没有女人,在这山里试试?

        

杨庆远皱着眉呵斥杨大郎:“还看着干什么?不把你媳妇给我拽起来,就让她在这儿这么丢人现眼啊?看看她把我好好的二山教成什么样了?撒泼打滚的,像什么样?”

        

杨大郎叫了声“爹”,吃亏的是他媳妇,那咋还挨说呢?

        

他有些埋怨的看了杨丹玉一眼。

        

都是这个女人,自打她当了爹的干女儿,爹就更糊涂了,连亲的后的都分不清了。

        

杨庆远当然能分清亲疏。

        

这可是他亲闺女。

        

亲的!

        

他疼了四十多年的姑娘。

        

能跟记忆中的儿媳妇比吗?

        

别说王氏了,就是大郎二郎几个也比不上啊!

        

杨庆远看到大郎那一脸的怨气,脸一沉,“怎么?你爹的话也不听了?”

        

过去的杨庆远没有知识,只凭借当爹的地位和能赚到钱的能力来摆布家里的儿孙。

        

要说威严是没有的。

        

可如今的杨庆远不一样。

        

好歹也当了多年的领导,这一发起火来,杨大郎立刻觉察到了一股危险。

        

小人物自有小人物的生存守则,他赶紧把王氏拽起来,见她还大嚎着,“她打我儿子,还欺负我们娘们……”

        

忙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低语:“闭嘴吧,非把爹惹火了把你撵出去你就高兴了?”

        

凭啥撵……

        

一个念头没升完,王氏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这里可是那姓姜的客人说了算。

        

她额上的冷汗刷就落了下来。

        

真要撵出去,她和儿子不得饿死啊!

        

她忙求助的看向自家男人,小声说:“我,我看她欺负咱二山,我一着急就……他爹,你快想想办法啊?”

        

杨大郎正要说话,就听身后传来一声朗声的话:“大郎,且慢!”

        

杨大郎回头,见是姜延凯,不知道怎的,这心里提的就更高了。

        

明明姜延凯笑着说的,还朝他拱了拱手:“都是小女惹出来的事,还请大郎见谅。”

        

王氏面上一喜,这姜先生不愧是读过书的,明事理。

        

看看,这态度!

        

她压根没注意到,人家根本没理她。

        

杨大郎听了这话心里暗笑自己太过紧张,正要答话,就听姜延凯呵斥道:“无缘无故你欺负人做什么?”

        

姜然站的溜直,头微微低着,标准的受训姿势,她悄悄的撇撇嘴,低声答道:“我是想教育教育他,他作为哥哥不能老是欺负小志。”

        

姜延凯仍旧绷着脸,二山抢着告状:“我没欺负小志,是小志偷肉吃。”

        

战火又燃回了小志身上,他眼里含泪的摆着手:“我没有我没有……”

        

杨丹玉哼了一声,“他吃的肉是我给的,不是偷的,你小小年纪,倒是挺会诬陷人的。”

        

对于二山,她是彻底没了好感。

        

二山一听是她给的,不乐意的大叫道:“凭什么他有四块肉?我查过了,我才有两块肉……”

        

或远或近一直观注着这边的村民悄悄的咽了咽口水,看看自己碗里的蘑菇和野菜,又咽了下口水。

        

二山这小子真是欠打。

        

有两块肉还嫌少!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