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娇小吞吐着他的硕大-禁忌养成h文1v1

云州,坐落在深山中的潜龙城,翻涌的云海之上,一艘巨大的船只缓缓探下身躯。

        

轰!

        

船身陡然一震,像是触礁。

        

潜龙城上空,一座“壳子”浮现,挡住了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

        

御风舟遭遇防御阵法拦截的瞬间,戴着兜帽的白衣身影,从舟中飞起,低头俯瞰整座潜龙城。

        

“此阵由七十六座地煞阵组成,四品武夫也破不开,有些麻烦。”

        

杨千幻淡淡道。

        

御风舟边缘,南宫倩柔皱眉道:

        

“你能行?”

        

杨千幻负手而立,用一种举世无敌的语气:

        

“手到擒来!”

        

四品武夫破不开,不代表四品术士做不到。他刻意这么强调,就是为了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话音落下,杨千幻双脚轻轻落在防御大阵上,脚底亮起一道道圆阵。

        

在外人看来,这些圆阵没什么区别,都是以八卦为基,勾勒出纵横交错的线条和扭曲的神秘符号。。

        

可当杨千幻扩散出的圆阵融入防御大阵后,这座笼罩潜龙城的护阵,出现剧烈抖动,大阵内容的结构似乎出了问题,组成整个大阵的七十六座小阵,快速瓦解。

        

在阵法领域里,这种固化的大阵最容易破解,因为它的结构是固定的,找准弱点直接破解便是。

        

这和布阵者的品级无关,火阵就是火阵,水阵就是水阵,就算是高品术士,也没法让火阵变成水阵。

        

顶多是结构复杂一点。

        

任何阵法,都是有相应破阵之法的。

        

正如许平峰能破监正留下来的阵法,杨千幻一样能破他布下的阵法。

        

与南宫倩柔并肩的陈婴松了口气,若没有杨千幻随行,单是这座守护大阵就够他们头疼的。

        

魏公的闪电战术恐怕难以生效。

        

陈婴旋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对,闪电战根本不会有意外,杨千幻是魏公指名道姓要求随军突袭云州的。

        

说明魏公已经料到会有防御大阵的存在。

        

“嘿,魏公要是早些复生,青州也不会失守。”陈婴嘀咕道。

        

说话间,下方的防御大阵轰然破碎。

        

潜龙城内鼓声大作,留守此处的守军经历短暂的慌乱后,迅速恢复秩序,以鼓声示警,在城中集结。

        

城头的士卒纷纷调整火炮口,朝向天空。

        

“一群瓮中之鳖!”

        

陈婴嗤笑一声,正要下令降落,突然看见御风舟外,出现一位白衣人影。

        

白衣人带着铁甲面具,没有五官的脸默默的望着他们,伸出手掌,猛的朝外一推!

        

圆阵瞬间扩散,撞向御风舟。

        

圆阵中,地风水火逐一亮起,散发恐怖的气息。

        

陈婴南宫倩柔等四品武夫,同时收到危机预警,脸色微变,心也跟着沉了下去。

        

并非阵法攻击力能威胁到他们,而是脚下的御风舟无法承受这个层次的攻击。

        

一旦御风舟被摧毁,船上的甲士会活活摔死。

        

这个时候,武夫的缺陷就显露出来,他们不怕阵法的杀伤力,但手段单一的他们也没有破解阵法的方法,更无法施展法术护住御风舟。

        

千钧一发之际,天天摘星辰的男人降临了。

        

杨千幻出现在船舷边,探出手掌,轻轻抵在圆阵上,被推向御风舟的大阵,无声无息间崩溃瓦解。

        

杨千幻脚下传送阵亮起,瞬息间已至白衣傀儡身前,接着,他伸出手掌,抓向傀儡的脑袋。

        

傀儡试图传送躲避,但在杨千幻掌心抓摄住脸庞后,所有阵法都失效了。

        

“许平峰?”

        

帷帽底下,传来杨千幻低沉的嗓音:

        

“听说你封印了监正老贼,干得不错。”

        

掌心凝出火阵,烈焰喷涌而出,形成一道长达十几米的火舌。

        

待火舌熄灭,手里的金属傀儡已经被烧的通红,头颅位置熔化成明亮的铁水。

        

这具傀儡不过初入四品的境界,能使用的阵法是炼制之初,许平峰刻在其中的阵法,数量和威力都不大。

        

而杨千幻是可以冲击三品天机师的资深术士,同体系还存在品级压制。

        

南宫倩柔当即下达降落命令,船上的四千甲士整装待发,城内鏖战骑兵同样占据优势,至于巷战,大不了弃马便是。

        

没了战马,他们一样是刀枪不入的重甲步兵。

        

山顶位置,阁楼亭台遍地的高门大院中,紫衣中年人攀登阁楼,在影卫的保护下,眺望天空中缓缓降落的巨舰。

        

“立刻传信给周遭的寨子,回援潜龙城。”

        

紫衣中年人脸色凝重,沉声道。

        

他并没有太过惊慌,昨日,前线传回来捷报,云州军兵不血刃拿下雍州城,彻底占领雍州。

        

大军即刻就能推到京城,与大奉决一胜负,终结这场逐鹿之战。

        

眼下潜龙城虽然遭遇敌军入侵,但也可能是大奉最后的垂死挣扎。

        

过去的一年里,大奉先是经历秋收时的靖山城战役,十万精锐战死北方,还未休养生息,又迎来了寒灾,紧接着他在云州称帝,发兵北上,讨伐朝廷。

        

时至今日,大奉还有多少强兵猛将?

        

潜龙城里还有五千精锐,加上周边山寨里的,加起来有过万的兵马。

        

足以御敌。

        

“夫人,夫人……..”

        

幽静的小院内,一名婢女脚步匆匆的奔入,推开静室的门。

        

屋内只有一位打坐冥想的美妇人,气态雍容,肤白貌美。

        

“夫人,快随我去地下室躲起来,敌人打进来了。”

        

婢女惊慌的叫道。

        

美妇人愣了愣,继而神色复杂,分不清是喜是悲。

        

她久居深闺,被禁足在此地不得外出,只能通过身边的丫鬟传递、接收消息,对中原战事有所了解。

        

昨日消息传回来后,潜龙城上下沸腾,上至高层,下至百姓,欢饮达旦,期盼着离开潜龙城,入主京城。

        

潜龙城主曾经对城里的百姓许诺,将来夺得天下后,潜龙城的百姓个个都可以迁徙到京城,成为天子脚下的贵民。

        

“可知领军者为何人?”美妇人急声问道:

        

“是不是许七安!”

        

婢女神色惶急:

        

“奴婢哪里知道?快些躲起来,不然那些当兵的冲进来就是一顿砍杀,可不会管您是什么身份。”

        

说着,她拉扯着主子往地下室方向疾行而去。

        

……….

        

潜龙城外的各处山寨,此时正陷入激烈的战争中。

        

成群结队的重甲步卒顶着箭矢和火铳攀登,弹丸和箭矢打在他们身上,迸射出火星,对付这群戴上面甲后,几乎毫无破绽的甲士无能为力。

        

杨千幻观测到潜龙城位置后,从望气术的反馈中,画了一张简易地图,标注出潜龙城和周边寨子的位置。

        

南宫倩柔几位将领一合计,便把重骑兵分成两路,一路悄悄在外围投放,而后潜伏起来,战争打响后,立刻攻占潜龙城周边的各处寨子。

        

另外一路随御风舟出征,直接空降到潜龙城。

        

这也是因为御风舟载重有限,无法将一人重骑兵连人带马的投放到潜龙城。事实上,就连空降的那一路先锋军,也得分两批运载。

        

……….

        

北境。

        

劫云形成瑰丽的火烧云,空气中的火灵,以骇人的速度凝聚,气温迅速回暖,进入炎炎盛夏,继续攀升,将此方世界化作巨大的熔炉。

        

最狂暴最可怕的雷火劫要来了。

        

嗤嗤……..地面的积水快速蒸干,前一刻还是满地泥浆,下一刻干涸开裂。

        

白帝眯着眼,往后退了一小段距离,这样的高温让它有些不适。

        

空气中的水灵几乎被驱散一空,它的水灵法术在这样的环境里根本无法施展,好在还能操控雷电。

        

犄角间,一颗往内坍塌的雷球成型,蓄势待发。

        

洛玉衡抬起头,黑珍珠般的瞳孔里,映照出红彤彤的云霞,她眼里闪过一丝怅然和悲伤。

        

上一代人宗道首,她的父亲,就是死在最后的雷火劫中。

        

四相劫中,雷火劫最为霸道、可怕,它不像金丹劫,有九九八十一道,也不像四相劫里的其他三劫,先弱后强,层层加剧。

        

它只有一道。

        

挨过了,便是陆地神仙,挨不过,一身道行散尽,魂飞魄散。

        

“疼死我了……..”

        

许七安体表的碳灰剥落,露出嫩白的皮肤。

        

白帝的水龙卷和雷击,险些让他当场去世,原地飞升。

        

好在武夫的耐操不是盖的,死亡的细胞被新生的细胞代替,伤势很快恢复,问题大不。

        

只是这样的修复消耗的是他的体力和气机,因此气息有所衰弱。

        

努力插花收集的灵蕴,还有接近三分之一藏于体内,没有完全激活。

        

他的力量已经到达二品巅峰,再往前就是一品的门槛,这显然不是花神的灵蕴能办到的。

        

许七安把手里的灰往洛玉衡羽衣上擦了擦,然后握住她的一双小手,笑道:

        

“别怕,渡完劫,咱们就是逍遥天地间的神仙眷侣。”

        

感受到手掌间传来的温度,看着他灿烂的笑容,洛玉衡就不追究他弄脏自己袍子的事了,轻声道:

        

“如果失败呢?”

        

她对雷火劫有些许的心里阴影,当年亲眼看着父亲在劫火中化作灰灰。

        

“那就下辈子再做道侣。”许七安笑道。

        

如果是一死一伤,那就做亡灵骑士……危急关头,他心态反而很稳。

        

四目相对。

        

洛玉衡倾世无暇的仙颜,不再高冷,多了一抹柔情。

        

恰好此时,层层叠叠的劫云中,一道水缸粗壮的煊赫火柱,冲天而降,

        

它是那么的强大,扭曲了周遭的空气,掀起的热浪将在场超凡强者的衣物、鬃毛,纷纷点燃。

        

它瞬间吞没了洛玉衡和许七安这对“痴男怨女”,把他们脚下的地面化作翻滚激荡的熔浆。

        

就是现在……..白帝犄角间,那枚蓄势待发的雷球,骤然射出。

        

电光一闪,明亮的雷球激射而去,沿途留下一道道电弧。

        

轰!

        

雷球冲散了火柱,一条条火舌朝四面八方攒射,火柱被冲散的间隙里,白帝没有看见许七安和洛玉衡,两人不见了。

        

下一刻,火柱恢复原状,炙烤着大地。

        

当是时,天空中传来高亢的龙吟,在场的超凡强者抬头望去,隐约看见火柱中,有一条巨大的金龙逆着天火,扶摇直上。

        

在上面?

        

他想干什么?

        

白帝和伽罗树皱起眉头,后者停了下来,暂且饶过被打的妈都不认识的阿苏罗。

        

火焰中,许七安拥着洛玉衡,逆着火柱,越冲越高。

        

洛玉衡已是万劫不磨之躯,肉身在火柱中保存完好,这不代表她安然无恙,事实上,她承受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四相和肉身濒临崩溃。

        

一旦扛不住,就会化作灰灰。

        

好难受,好难受……….洛玉衡白皙的肌肤,愈发的惨白,不,不是惨白,而是透明,她整个人就像是一具琉璃铸造的雕像。

        

在这样下去,她会彻底燃尽生机,而后灰飞烟灭,与她父亲一样。

        

“别怕,有我在!”

        

耳边传来许七安的低语。

        

洛玉衡的心,一下子安定了,像是狂暴海洋里的扁舟,进入了避风的港湾。

        

她侧头看去,看见一具焦黑的人形。

        

许七安的皮肤迅速炭化,外层灰烬剥离,露出红中带血的嫩肉,嫩肉再次碳化,又化作灰烬剥离,反复几次后,洛玉衡就看到了他烧红的颅骨。

        

接下来便是焚烧元神………她正要撑起法相,替他抵挡劫火,忽然察觉到一股旺盛的生命力,自他体内升起。

        

这股庞大精纯的生命力宛如清泉,注入洛玉衡和许七安枯竭的身躯。

        

许七安闭上眼睛,开始专心打磨肉身、气血和精神。

        

他的血肉不断的烧毁,又不停的再生,这个过程中,精气神得到一遍遍淬炼,迅速融合,短短十几息里,他走完了别人几十年要走的路。

        

这场渡劫战九死一生,不,十死无生,云州超凡如此认为,大奉超凡同样这般认为,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如果没有后手,雷火劫就是许七安生命的终点,洛玉衡不把他带入天劫笼罩的范围,此刻的许七安已经死在白帝手中。

        

而洛玉衡没有巩固修为的机会,渡过金丹劫后,要么帮助许七安抵御敌人,然后等待下一轮天劫降临,因为法力耗损过大渡劫失败。

        

要么不顾许七安等人的死活,躲藏起来巩固修为,代价是许七安等超凡陨落,大奉灭国。

        

洛玉衡自己,反倒是可能活下来。

        

洛玉衡选择了前者,但前者依旧是条死路。

        

所以要向死而生。

        

但是,怎么生?

        

许七安提出的想法是,利用渡劫,晋升一品。

        

是他晋升一品。

        

阿苏罗、金莲和赵守听到他的提议时,差点以为这小子得了失心疯。

        

晋升二品才半个月,就想着踏入一品武夫行列?

        

你这是对修行的不尊重,对天下超凡强者的不尊重,是对寇阳州的不尊重。

        

但许七安接下来的话,说服了他们,让他们下决定孤注一掷,冒险陪许七安赌一把。

        

许七安决心晋升一品的灵感,来源于众超凡商议当晚,洛玉衡对天劫的仔细描述,当她提及雷火劫时,许七安心里就有了大胆的想法。

        

渡劫战前,他去过南疆询问神殊如何晋升一品,从他那里得到了答案。

        

正常来说,以身为炉,淬炼精气神三者融合为一,成就一品体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条路上,必定危机四伏且受天赋限制,不是所有一品武夫都能成为半步武神。

        

作为国运加身之人,许七安肯定不缺天赋,缺的是时间。

        

不管是二品初期提升到二品巅峰,还是淬炼精气神,都需要时间。

        

但努力插花的他,得到花神的馈赠,身负灵蕴,领悟了越战越强的“道”,恰好能弥补修为不足的缺陷。

        

尽管二品巅峰不是常态,迟早会跌回正常境界。

        

他打算抓住这个短暂的状态,以雷火劫淬炼肉身,让精气神三者融合,成功跻身一品。

        

这样的操作,等于把缓慢的淬炼过程直接一步到位,基本上等于自杀。

        

这时候,努力插花的好处又体现出来了,只要他节省灵蕴的消耗,存留一部分在体内,雷火劫淬体时,花神灵蕴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这可是不死树的灵蕴。

        

此外,他还有龙气,游历江湖中得来的全部龙气。

        

龙气入体,福缘深厚!

        

再加上原本就有的半数国运,许七安觉得完全可以赌一把!

        

阿苏罗三人同意的原因,也是觉得可以赌一赌。

        

雷火一遍遍的灼伤中,宛如实质的金龙冲入许七安体内,他渐渐碳化,无力为继的身体重新焕发生命力,继续承受着雷火的淬炼。

        

洛玉衡紧紧握住许七安的手,哪怕最痛苦的时刻,也不曾放开。

        

又过了十几息,恐怖的雷火开始变弱,水缸粗壮的火柱,慢慢收缩,变成碗口大小,继而变成拳头大、筷子大,终于彻底消散。

        

高空中,洛玉衡身披法术凝聚的羽衣,秀发和衣袍猎猎翻飞,手里牵着一具焦炭般的,没有任何生命波动的人形。

        

“我晋升陆地神仙了。”她轻声自语。

        

咔擦!焦炭裂开,纷纷剥落,一具洁白如玉的无垢之躯呈现在所有人面前。

        

许七安俯视着下方的伽罗树、许平峰傀儡和白帝,嘴角一挑,目光森寒:

        

“我入一品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