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伺候老头&我的yin荡经历

因果灵镜还没有到货,除了现有的:神盾术,元能箭,聚灵瓶,锁魂链和骷髅头之外,唯一还能争取一下的手段就只有这个了。

        

——制符。

        

枔靖将方桌上的那些村民新供奉的香烛纸钱一股脑地扫到房间角落,一边将捆仙绳和骷髅头继续放灵池中温养,然后取出之前留下的几匹布,还有一直被她留在虚数空间的几片拓印了锁魂符文的叶片。

        

对于掌握了控能之法的神灵而言,画符时比凡人写字作画简单多了。

        

凡人需要笔墨纸砚,至于修道之人画符所需就更复杂了,不仅要灵血朱砂灵毫符纸等,对自身也有一定要求。

        

而神灵以自己的灵丝为笔,直接在灵物上书写。

        

当然,做出来的符文阵法是否有效除了与画的对不对有关,还与符文之间的能量链接是否完整,就像是…核能反应堆里反应链一样。所以符文本身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里面有一套完整的能量反应链,可以将原本在符文中少部分能量通过符文放大并化成不同形式作用在对方身上。

        

所以每一张成型的符文阵法必定是一个强大的符文大师参悟出来,以及无数次修改达到最优状态。

        

现存的一些符文阵法基本上都是从上古灿烂的神鬼文明中传下来的,现在还没有谁自己新创……最多也就是在前辈们的基础上修修改改。结果是效力大减。

        

画符除了确保符文和排序正确之外,其威力直接与做符人的能量等级,以及在符文阵法中融入的能量多寡有关。

        

能量等级就是同等计量中蕴含能量值,越高,能量越高。用一个最直观的比喻,就像是同等计量的铀和TNT所释放的能量的能量一样,所以能量等级提升就是一个质的飞跃。

        

当然,枔靖现在的能量等级是最低的,用来刻画符文的载体也的材质最差的粗布,那么画在粗布上的符文上的能量含量就很小,那么其困魂的效用就很有限。

        

——呵,现在就在想自己画出来的符文布的效力如何了?这可是第一次接触符文,第一次学画,还没学会爬就想着跑起来的风姿了。

        

枔靖收回飘飞的思绪,然后将粗布在桌上展开,把树叶也依次摆放,闭眼凝神,让心情尽快平静下来。

        

再次睁开眼睛,眼底已然平静无波,然后开始将自己的能量凝聚于食指指尖,随着意念指引,一条细细的能量丝线从指端冒了出来。

        

而且枔靖发现,只要愿意的话,这能量丝线也可以从嘴巴里吐出来,甚至…

        

她的手指还没有触及粗布,丝线便自动落到上面,然后随着手指的移动而在粗布上留下一条印记……

        

印记与粗布融合,不至于立马消散。

        

这些符文书写和她前世的文字完全不一样,所以刚开始一笔一划显得非常生涩,关键是她也不知道这些笔划的先后顺序。

        

好在枔靖在练习多次后,她发现这种通过意念控制能量丝书写与执笔写字有很大不同:

        

那就是,如果书写方式正确的话,她会感知到一种顺畅之感,而如果书写笔划顺序反了,就会有凝滞之感。

        

找到这个窍门后,枔靖便一个符文一个符文地练习,直到摸索清楚它们的正确书写方式并能熟练书写为止。

        

真是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啊,第二天,枔靖基本上就把这些符文全部会写了。

        

不过材料消耗也很大,虽说写字只是能量丝线,但是一天多持续不断的消耗也用去几百的能量以及十多卷粗布。

        

如今,元核中倒是还有四万多的能量,但是粗布却只剩下不到十卷了。

        

目前她只是学会了这些符文的书写,接下来是按照树叶上的拓印顺序完整并顺畅地誊在粗布上,在这个过程中不能错一个地方。

        

她算了下,八片树叶上有二百〇六个符文,要做到零错误难度不大,但是还要在这个过程中一气呵成,让能量丝线不断,这就很考验人了。

        

一连画了六七卷,要么是意念控制那么久的能量丝线有些吃力,要么是某个节点没有把控好,不流畅,pass

        

直到将剩下两卷布画完,只有一副勉勉强强成功,将困魂灵符搭在手臂上试了下,有些些困魂的效力。不过她手臂稍稍扯动便把布匹撕开了,整张灵符溃散在空气中。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

        

——她在地图上槐树村地图边界上设置了信息提醒,如果有外来者的话就会给与提示。

        

以前她舍不得开,因为会一直消耗能量。

        

开启了警示她才会如此放心大胆地窝在神室里练习灵符的制作。

        

没有信息提示,她就一直埋头苦干,直到材料耗尽才回过神,哟,都过去三天了呀。

        

好在耗神耗力耗材耗时之后,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她终于学会了这个困魂灵符的画法了,若是再有合适的材料的话就能做出更好的灵符!

        

她又试了在其它载体上画符,效果都不理想,如果在实物上画的话,能量就像墨水滴入沙粒中一样。所以实物的灵符只有通过符纸,灵血,朱砂和灵毫才行。

        

用能量丝线画符还是只能用能量化虚物才行。

        

枔靖低头看着自己身上高级布料的衣裳……要不脱两件衣裳先画两份灵符撑撑场面?

        

她不知道那个法师什么时候来,但肯定在自己取出石牛体内的珠子时对方就知道了。

        

就算对方没有腾云驾雾的本领,但快马加鞭的话,一天多时间也能赶很远的路了……

        

就是这种敌人将来未来之时才最磨人。

        

就在枔靖准备脱下身上衣裳来画符时,一张拜帖飞到她面前。

        

拜帖?

        

她回过神,这还是她来这个世界上第一次收到别人的拜帖呢。

        

素手一挥,上面内容呈现眼前:旱水沟执事钟淼觐见槐树村土地上神……

        

枔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原来是钟淼啊,上次自己前往对方的府邸便首先递上拜帖,现在对方也如此对她。

        

我敬人,人敬我。

        

枔靖一边想着,自己三天前才刚刚任命他管理旱水沟,也不知道这次来找她何事?

        

一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便看到钟淼脚下踩着一团水汽悬停在神室前方。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