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调教在胸前涂药*玩弄少妇大白屁股

“三嫂。”杜长华拽拽丈夫袖子,陪着笑脸上前。

        

“长华来了,快屋里坐,外面冷。”

        

杜长华先把一竹筐鸡蛋放在桌子上,围在火盆旁边儿,“三嫂,我跟志疆来还钱。”

        

说完杜长华捅捅自己的丈夫,田志疆有些迟疑地把钱掏出来,说好年底还五百,结果因为姆妈折腾,又花了不少钱,现在只有三百块钱,说出去的话还不上,他一个大男人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三嫂,本来钱是够的,谁知道这些日子天冷了,婆婆咳嗽的厉害,大姐四姐话里话外挤兑我们不管老人,最后去医院看病花了二百多块,这钱就不够了。”

        

正说着周冬梅端进来两杯热茶,“五婶五叔喝茶。”

        

看着周冬梅出去,杜长华才敢低声问道:“三嫂,芳芳咋样,孩子没啥大事吧?”

        

“没事,过了年长长就好了。”

        

“那就好,村里人都说孩子出了大事,我想来看看孩子,又怕给你们添乱,只要孩子没事就好。”

        

张春花看到老五眼中是真担心,点头道:“本来以为真的会留疤,谁知小芽从外面找来一个偏方,居然真的恢复如初,除了新长出来的皮肤还有点红,一点疤痕都没留下。

        

让那些缺德的碎嘴玩意说去吧,等过年的时候,我们把娃带出去,看他们还有没有个B脸瞎咧咧,到时候睡在乱说,我撕了她那张臭嘴。”

        

杜长华抿了抿嘴没做声,家里二哥二嫂都说过难听话,就连婆婆也幸灾乐祸,说老三不孝父母,这就是报应,报应在孩子身上,以后还会报应他们家没一个人。

        

她到现在还记得,婆婆眼里闪烁的恶毒光芒,她当时心都凉了,芳芳咋说也是老田家的重孙女,婆婆居然这样说,一点人性都没有,老田家全家都是自私自利得人。

        

“这些鸡蛋都是母鸡新下的,新鲜的很,给芳芳和小芽补补身体,三嫂你别嫌弃。”

        

张春花笑道:“这是好东西,小芽就爱吃鸡蛋羹,这钱呢我先拿着,剩下的两百块钱你们也别着急,慢慢攒,有了钱再还,别因为还钱把日子过得紧巴了。”

        

“谢谢嫂子。”

        

一直没说话的田志疆突然开口,张春花低头撇嘴笑了笑,以前多骄傲的人,现在终于学会低头服软了,知道承自己的情。

        

“三嫂,我还想问你个事?”

        

“咋了的?”

        

“村长说镇上有个科技兴农的试验,有兴趣的可以参加,要扣大棚,说是给补助,这事你知道吗?”

        

“知道,听说一亩地给补贴四五十块。”

        

“三嫂,啥是大棚啊?”

        

这可把张春花问住了,她大概知道,但说不明白,“小芽知道,走,让小芽跟你们说。”

        

把二人带入里屋,田小芽跟芳芳正坐在热乎乎的炕头,开着电视,面前摆着水果饼干跟五颜六色的糖果,两人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吃零食,电视里放的是花仙子,芳芳看的眼睛都不眨。

        

看到彩色电视,杜长华眼中是止不住的羡慕,因为老田家跟三哥闹翻,他家即便是再想看彩色电视,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上门。

        

田小芽抬眼看到田志疆跟杜长华来了,大大方方地喊了人,把小侄女抱过来,让小侄女叫人。

        

看到芳芳脸上皮肤光溜溜的,就是右边儿脸上皮肤比周围的皮肤红一些,这长长就能好,杜长华知道芳芳真没事,笑着抱了抱孩子,便快速放下。

        

“五婶,吃糖。”

        

田小芽抓了一把糖,塞到杜长华手里。

        

“不用不用,你吃。”

        

见杜长华不收,田小芽干脆塞进她衣服口袋,“回去带给哥哥妹妹们吃,别客气。”

        

收到媳妇的眼神,田志疆努力半天,终于问出心头的疑惑。

        

田小芽见他们是打听扣大棚的事情,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田志疆。

        

“那你们种吗?”

        

田志疆有些心动,上次跟在三哥身后种了杂交水稻,今年家里多赚了好几百块钱,二哥好面子,继续种本地水稻,产量还没有他家一般多,可二哥的地可比他家多。

        

今年赚到钱,他现在越发愿意听媳妇说的话,跟着三哥有肉吃,小芽聪明又会折腾,三哥种的东西就是赚钱多。

        

“种,明扣大棚的师傅们就来,我家打算种草莓,过年前正好上市,可以从一月底卖到三月底,到时候买些水稻苗,也不耽误种稻谷。”

        

听到田志泉家里扣大棚,杜长华激动地跟丈夫对望一眼,这草莓想想就赚钱,冬天吃草莓,那可是夏天的东西,不得卖好几块一斤,搞不好比肉都贵。

        

“三嫂,我们家也想扣大棚,不知道扣大棚贵不贵?”

        

张春花没想到,老五家居然也想扣大棚,“长华,听说扣大棚不便宜,为了保证大棚里的温度,晚上还要不停烧煤,开销很大,不知道你家有没有这多钱?”

        

“大概需要多少钱?”田志疆望着田小芽。

        

田小芽粗粗一算,一亩地最少投入大几百块,主要是第一次扣大棚贵,以后就是重复使用,成本才能下来。

        

得知一亩地开销这么大,田志疆两口子眼中的希望灭了,他们家搞不起。

        

“五叔,咱们村里土地不肥,这次能不能赚钱还不好说,你们别急,先让我家试试看,要是好到时候一定告诉你,毕竟投入的成本太高,万一赔了,那这么多年的积蓄岂不是打水漂了。”

        

田志疆点点头,先把杂交水稻种好就行。

        

夫妻二人回家后,下午丈夫回来,张春花就把此事说给丈夫听。

        

田志泉没想到,老五有一天也会努力种田,为赚钱花心思,跟以前真是不一样了。

        

第二日村里就有人来扣大棚,村民们都上田头围观,田小芽说用最好的材料,加上陆远跟镇上的人也来看,还有人拍照,几个干活的师傅格外卖力。

        

三亩地足足用了五天时间才做好,教给田志泉大棚使用方法,里面的炉子烟囱全都搭好,接下来就是买草莓苗,请农科院的技术员指导怎么用大棚种草莓了。

        

大棚扣好后,每天都有不少村里人和周围村的人来看,大家都好奇,这里面怎么长出夏天才有的草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