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女高中生奶头小说~楼梯上和邻居少妇激战

杜采歌发现詹姆斯等人并没有答应他的要求,而是采取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还找了几个加利福利亚财团中的重要人物出面——这个重要,只是相对于一般人而言。

        

资产几个亿,掌控的公司能够调动数百亿的资金,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算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如果几个这样的大人物联手,甚至能动摇一个小国的经济,在某个区域制造一次金融危机。

        

但这些所谓的大人物,也只能用平等的、打商量的语气,请杜采歌卖个面子。

        

而杜采歌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样的态度,已经足够让对方接受了。

        

毕竟,他们和杜采歌之间并没有利益冲突,只是小儿辈的一些小事,犯不着较真。

        

杜采歌给詹姆斯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想到过这种结果了。

        

所以这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而詹姆斯等人为什么不肯轻易放弃申劲松,他也能猜到一二。

        

他没有再和詹姆斯联系,也没有放出什么威胁的话之类的。

        

这是他和申劲松之间的矛盾,犯不着去把加利福利亚财团的人也得罪了。

        

当然,现在他已经有言在先。

        

如果他在对付申劲松的过程中,让这些加利福利亚财团的年轻人们连带地遭受了损失,那也无法责怪到他头上,对吧。

        

勿谓言之不预——星条国虽然没有这句话,但道理是相通的。

        

至于此举会不会打草惊蛇,让申劲松有所警觉,杜采歌觉得,大可不必担心。

        

因为申劲松本来就不可能不作提防。

        

杜采歌暂时把这件事放一放,专心应对眼前的一些问题。

        

包括华纳兄弟影业接下来的这些项目,包括逐梦互娱的新歌、新电影、新剧、新的综艺、准备再次启动的“影视基地”、逐梦互娱的上市……

        

这许许多多的项目,代表着许许多多赚钱的机会和工作的机会。

        

不管是资本,还是内容制作者,或是普通的打工人,谁不想参与到进来,分一杯羹呢?

        

这也导致杜采歌近期异常忙碌,疲于交际。

        

杜采歌一如既往地不喜欢交际。

        

但是受到资本市场如此热情的追逐,杜采歌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一点点的努力,终于即将汇聚成了大势。

        

他相信,在大势之下,碾压申劲松,为杜知秋报仇,并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

        

或许会有一点曲折,但最终的结果不会有什么不同。

        

所以不值得为了对付申劲松,而让公司的发展方略跑偏。

        

用几部电影去围剿申劲松,已经是够给这家伙面子了。

        

别的事情,可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申劲松而耽搁。

        

在回国迎接儿子出生之前,杜采歌还有一桩重要任务,就是接受《时代》的专访。

        

杜采歌也算是《时代》的常客了。

        

在林可副人格主宰的时代,就曾戴着一个“杀生丸”面具,登上了《时代》亚洲版的封面。

        

在和段晓晨联袂登上格莱美奖的颁奖舞台之后,“亚洲音乐之神”再次登上《时代》亚洲版的封面。

        

娱乐明星并非不能成为《时代》的封面人物,在地球上,王霏曾经登上主刊的封面,而周杰纶也曾在亚洲版的封面上微笑。

        

而MJ逝世时,《时代》还为其发布了一期特刊。

        

如果杜采歌现在突发疾病或者遭遇不测,他差不多也有足够的影响力让《时代》为他发特刊了。

        

不管是艺术成就,还是影响力,他自然都是达标的。

        

这次接受《时代》主刊的专访,并且将成为封面人物,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一直有事,婉言推辞了几次;而《时代》也有作为顶级严肃刊物的面子,不想强求,这场采访早就已经发生了。

        

不过这次,杜采歌再没有推辞的理由,而且恰好他本人又在星条国,于是就顺势而为。

        

在杜采歌回国之后,这一期的《时代》终于与读者们见面了。

        

……

        

“很帅。坦白说,我以前从没想过,我会认为一张东方面孔会如此帅气。在我眼里,所有的东方面孔都一个样。”放下最新一期的《时代》,布莱恩.埃文斯评价道。

        

他刚刚凝视了封面至少3分钟。

        

坐在他旁边,舒服地躲在遮阳伞下的,是他的圈内好友,理查德森。

        

“所以,你才爱上他了?因为他很帅?”理查德森揶揄道。

        

布莱恩.埃文斯脸色一僵,张口结舌了一阵,才气急败坏地说:“你知道不是这样,我是直男。”

        

“可你刚才的表情真的很像一个甜妞,双眼放光地看着一个电臀帅哥。”没有理会埃文斯的抗议,理查德森顺手抄起那本《时代》,认真看了看。

        

封面上,深色的背景下,凸显了海明威那张俊美而略显沧桑的面孔。

        

斑白的短发没有刻意去染黑,或许是因为东方人皮肤细腻的缘故,他的脸看上去很年轻,与沧桑的白发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双细长的眸子显得很幽深,沉静,虽然凝视着前方,但并不锐利。

        

脸上虽然没有笑意,甚至有些冷淡和生硬,但能让人感受到,他的内在是敏感、善良而多情的。

        

这是一个矛盾的人,一个有故事的人。

        

不得不说,这位摄影师太出色了。

        

“确实很帅。”理查德森微笑着放下周刊。

        

“见鬼,”埃文斯抱怨道,“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谣言。如果海明威听到了这些谣言,他会杀了我的。”

        

理查德森仰头大笑两声:“你觉得他那么忙碌的人,会有时间和你计较这些小事?”

        

看着眼前热闹的酒店游泳池,理查德森撇撇嘴,“不过话说回来,等到消息传出去,你更加洗不清了。”

        

理查德森的眼神是带着点嫉妒的。

        

埃文斯则嘴角泛起微笑,然后拼命忍住,但实在是忍不住,咧嘴笑了笑。

        

他刚刚和华纳兄弟影业签了2年4部电影的合同,一个非常丰厚的大合同。

        

他将在其中一部大制作里担任主角,另一部大制作里饰演男三号;还有2部小制作的重要角色。

        

剧本他都看过了,不能再满意了。

        

既有一大笔钱赚,又能演出非常有趣的角色,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开心的事情么?

        

当然也有遗憾,海明威本人的新片并没有邀请他。

        

“你看过剧本了,说说看,真的很好吗?”理查德森自然而然地将话题转了过来。

        

埃文斯沉思片刻,说道:“因为保密协定,我不能告诉你具体内容。但是要我评价的话,我会说,那几个剧本都很精彩。我相信,只要找到合适的导演和演员,这几个剧本都有机会成为伟大的电影。”

        

理查德森自然相信朋友的评价,埃文斯不是一个喜欢信口开河的人。

        

“也许这就是你事业的转折点。”理查德森既有些羡慕嫉妒,又为好友感到高兴。

        

埃文斯替好友出主意:“你也可以让你的经纪人去运作一下,华纳兄弟接下来的几部连续剧选角还没确定下来呢。就算确定下来了,你知道,有些优质剧集,就算不能参演第一季,也可以考虑第二季、第三季加入啊。”

        

理查德森主要活跃于小荧幕。

        

在这个时期,小荧幕和大荧幕之间的分界线还是很明显的。

        

电影咖不屑于去演连续剧,除非是大IP改编,有着国民级的热度,比如《冰与火之歌》如果立项,开始选角,一定会有电影咖们争先恐后地争夺角色。

        

而电视剧咖则被电影圈看不起,艾美奖的最佳男女主角也很难得到一部大制作电影的角色。

        

跨界是很罕见的事。

        

在地球上,直到2010年后,这个隔阂才逐渐被打破。

        

甚至奥斯卡影帝影后,准影帝影后也会去演小荧幕连续剧了。

        

比如2011年影帝达斯汀霍夫曼去出演“鸿运赛马”,当时可是跌破了一地的眼镜。

        

而之后影帝出演“西部世界”,准影帝汤姆.哈迪出演“禁忌”,影后尼克基德曼出演“大小谎言”,这就让人们渐渐习以为常了。

        

而一些在连续剧中表现出色的演员,慢慢地也会被邀请到电影制作中。

        

比如“黑道家族”的主演詹姆斯.甘多菲尼,比如“维京传奇”的主演崔维斯.费米尔被邀请参加“魔兽世界”电影版的制作,饰演圣骑士洛萨。“黑客军团”的拉米.马雷克参演皇后乐队的传记片“波西米亚狂想曲”,夺得了奥斯卡影帝头衔。

        

这种事情在2010年以前,是很难遇到的。

        

还是那句话,跨界,很难。

        

埃文斯算是幸运的,早年演过两部电视剧后,很快被电影导演看中,逐渐修成了电影咖。

        

但理查德森就一直没有这个运气,始终只能在小荧幕圈子里混。

        

“我也想啊,”理查德森苦笑说,“可是没那么简单吧。现在圈子里谁不盯着这几块肥肉?重要的角色,不是那么容易拿到的。”

        

埃文斯极力劝说:“其实你可以争取一番,海明威这人我了解,他选人用人的标准,只看你合不合适。”

        

“再说吧,有机会的话,我当然要努力一搏,”理查德森有些意动,“话说回来,海明威真是一个有趣的人。你看了他专访的内容吗?”

        

“当然。”埃文斯再次拿起《时代》,信手翻了翻,翻到其中一页。

        

他念道:“有很多人都想去改变世界。有人说: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我觉得,他们都是伟大的人。而我没有这样的野心,我只是个小人物,我能改变的东西非常有限。”

        

“我们大华国有古代的贤者说,只有三种事情,是可以不朽的。第一是立下道德和法规,将文明带到人间;第二是在危难之时拯救世界,拯救世人;第三是写下阐述真理的文字。”

        

“很惭愧,这三件事,我一样都做不到。能让大家看到我的作品,乐一乐,或者流淌些眼泪,或者认真地思考一些什么东西,我就非常满足了。”

        

埃文斯抬起头,看着好友,认真地说,“这就是我最欣赏海明威的地方。他是一个真实的人。”

        

理查德森笑道:“那我建议你可以买一点‘华纳兄弟影业’的股票,我已经买了。”

        

“我也已经买了,据说他的另一家公司‘逐梦互娱’也快要上市了,不过暂时只在大华上市,不在星条国发售。我已经托人帮我去大华国开户了。”

        

理查德森的神色诡异起来:“所以,你们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下一刻,理查德森被踢进了游泳池。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