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 初中是粉的大学就黑了

昨晚,温芙蓉等到子时,也就是凌晨十二点,都没把父兄等回来。

        

她安慰自己:一定是戴面具的男人故意耍她的,她父兄不会有任何麻烦。

        

谁知一觉醒来,温芙蓉见半夏着急忙慌跑过来,同她说:“小姐大事不好了!三少爷出事了!”

        

温芙蓉一听就慌了,急急忙忙冲到温景贤面前,焦急问道:“三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妹妹,你别担心。”

        

发生的事情太过糟心,温景贤的脸色难看至极,眼底青黑一片,看着就不像没事的样子。

        

温芙蓉急得眼眶发红,说话的音调骤然提升十度:“怎么可能不担心?你是我亲哥,你遇到麻烦,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快给我说说,到底遇上什么事了!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温景贤笑了:“哟,我一向自视甚高的妹妹,居然自比臭皮匠?我……”

        

“你少打岔!快快说来!”

        

温芙蓉急得不行,没心情不跟三哥嬉皮笑脸,也不给他机会转移话题,揪着他的衣角,势要把事情搞清楚。

        

温景贤深深看了眼满脸急切的妹妹,忽地长长呼出一口气,“妹妹,你长大了。”

        

“你快说呀!”温芙蓉又急又气,说话都带着哭腔:“你快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办法总比困难多。”

        

温景贤三言两语把他遇到的破事儿说出来。

        

温芙蓉听完猛地一拍手:“三哥,你这是遇到仙人跳啊!”

        

“仙人跳?”温景贤不明所以。

        

他知晓自己是掉入对方精心设定好的圈套,却不知这“仙人跳”是什么意思。

        

温芙蓉以自己喜欢看奇书怪谈为由,用她前世的仙人跳典型案例,改了故事背景和人物设定,全部换成是官家公子和青楼小姐。

        

她本意是借此让她哥更清楚了解到“仙人跳”,殊不知她表现得这么正常,反倒让温景贤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妹妹天真单纯,该不会是看奇书怪谈看傻了吧?

        

有句老话说,“尽信书不如无书”,照本宣科是不可取的,必须要结合实际情况才行。

        

“三哥?三哥!你在想什么呢?你遇到这种事情,藏着掖着是最不可取的。不如这样吧,我们把这个事儿公开,让更多人知晓‘仙人跳’的存在。咱们就以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来洗清你的冤屈。你看这主意可行吗?”

        

温芙蓉积极出谋划策,希望能为自己的哥哥助一臂之力。

        

温景贤看她的神情很是复杂,话到嘴边没敢问出口,随意敷衍了几句,便以找父亲相商为由,将温芙蓉打发走了。

        

温芙蓉看出温景贤的敷衍了事,轻轻叹了口气:我能做的都做了。

        

不只是温芙蓉,连温景贤这当事人都预料不到,今天这小小的桃色纠纷,竟然会成为他们温家惨遭巨变的导火索。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温日霖的官帽不保,他因触犯了律例,被关入大牢。

        

若不是温日霖来到万安岛后立下不小的功名,又有朝中大人物出手相助,怕是连身家性命都保不住,更别提保存力量,静待翻身的好时机。

        

温日霖的知府宝座没了,他的一双儿女温景贤和温芙蓉,不只是没了知府三公子和四小姐的名号,而且他们还得从知府搬出去。

        

批文下来之后,温芙蓉不哭也不闹,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遣散仆从。

        

搬家的当天,冯宝莲带着她一众小姐妹过来,名义上是“看望慰问”,实际上是来看笑话和落井下石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