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调教从清纯到放荡小叶|少妇被办公室调教

佛塔,头部一层。

        

一行人安顿了下来,两人一狗谁也没有急着使用祭坛离去,各怀心思的在佛塔之中晃荡转悠。

        

刘金水和二狗子这俩货打从进佛塔开始眼珠子就没闲过,每路过一层小眼睛都是绽放着炙热的光芒,这里的修士大部分都处于被度化的状态,有些迷迷糊糊浑浑噩噩,以他们的本事忽悠一番让他们乖乖交出点资源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么好的商机自然是不能放过了。

        

李小白没有与他们一起行动,进佛塔的修士想必早已被佛门修士搜刮过一遍,纵然身上还剩些油水也是少得可怜,很难找着什么好东西,不过刘师兄和二狗子急着想要回本他也没拦着。

        

孤身一人来到一提篓的住处,此刻这间石室内又多出了一个老头,仙风道骨白衣飘飘正是彦祖子。

        

两个老头盘坐,与李小白六目相对,场中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彦祖子前辈,可曾记得晚辈?”

        

李小白笑道。

        

“记得,几天前你还往老夫的脑袋上扔炮仗来着,当时多么威风神气,现在呢,你再拽一个试试?”

        

一提篓瞪眼,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他满肚子气急需找个地儿释放。

        

“那不是晚辈想要一睹两位前辈的真容吗,还请不要见怪才是。”

        

李小白乐呵呵的说道。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是老夫的越狱计划被无语子那厮发现了,所以他把你们都给送进来了?”

        

彦祖子脸上满是失望,他还指望二狗子能再上来一趟给他们拉上去呢,咋没几天这几个有为青年就全都进来了?

        

“最近时运不济,得罪了佛门被送进来关押了,两位前辈再等等下一个有缘人吧。”

        

李小白叹道。

        

“最近的小辈真是越来越不争气了,组团被人抄底,换做老夫少年时谁能困得我,你们这些小年轻还是太嫩了。”

        

一提篓满脸不爽的说道,要等待下一个爬到佛陀眼睛高度而且还不是佛门信徒的修士有多难没人比他更懂了,真要是那么容易碰上他俩早就出去了。

        

“这佛塔当真就是无解的存在没有出路?”

        

李小白问道。

        

“出路就在佛陀眼睛上,从外面把人拉出去就行了,很简单,难的是这里是大雷音寺,能爬上这里的都是佛门僧人,如你等这般外来天骄几乎从未达到过这等高度,偶尔有不世奇才出现但很快就被渡人梯给度化了,不过昙花一现尔。”

        

彦祖子开口说道,头部这一层全面压制修为和肉身之力,并且石壁上设下了禁制无法攀爬。

        

想要出去只能从佛陀身体的缝隙处钻出去,说难其实也不难,难得是没人能上来拉他们,曾经认识的那群好友如今都死光了,知晓他们存在的修士都是少的可怜,何谈救人呢?

        

“那楼下呢?仙人三境那几层似乎没有压制修为的禁制,两位前辈为何不在下面待着?”李小白继续问道。

        

“下去有什么用,这佛陀金身已成气候,就算老夫恢复到巅峰状态在这头部空间内一样被压制,佛塔存在千百年之久,早已积攒了海量的信仰之力,日益坚固已经是如磐石般不可撼动了!”

        

一提篓郁闷的说道。

        

“这佛塔是千余年前佛门倾尽资源与高僧共同联手打造而成,早年间还不算什么只不过是关押罪犯的所在,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塔中的信仰之力积攒的愈来愈多,佛塔的坚固程度也是越来越强,已经不是人力可以破之的了。”

        

“而且整个佛陀上只有眼鼻嘴三处拥有孔洞可以看见外界的情况,老夫必须一刻不停的守在这里,不放过每一个攀登上来的修士。”

        

彦祖子解释说道。

        

也许是因为被困太久了,这俩老头虽然心情郁闷,但聊起来还是滔滔不绝,知无不言。

        

“两位前辈在佛塔中住了多久?”

        

“记不得了,太久了,本来是小篓子计数的,结果他忘记这茬了。”

        

彦祖子埋怨道。

        

“放屁,分明是你这老匹夫计数,老夫记得很清楚,前面那几年一直都是你报数的,结果报着报着你就不报了!”

        

一提篓怒道。

        

彦祖子满脸不屑:“一派胡言,第一百二十年的时候是谁突然抽癫发疯要整座佛塔的修士都给你这厮庆生?”

        

“混账,那是因为第一百一十九年的时候你以生辰为由找那方丈要了一只乌鸡,而且还藏着掖着自己偷偷一个人吃了!”

        

一提篓勃然大怒。

        

“哼,若不是因为你硬要在佛塔之中办什么宴会让五层修士们集体给你庆生,说不定老夫还能找那方丈住持要只烧鸡来啃啃!”

        

彦祖子冷哼一声。

        

“额……那无语子方丈和两位前辈是同时代的修士?”

        

李小白心中有些无语,不过该问的还是要好生盘问一番。

        

“自然不是,区区一个新晋圣境后起之秀哪里能够活到老夫这般年纪,老夫寿与天齐,仅仅比这佛塔的年纪稍小个一两百年而已,期间大雷音寺方丈换了不知多少。”

        

两名老者淡淡说道,对于当今的圣境高手,他们打心底表示不屑。

        

“原来如此,我曾攀登渡人梯至尽头,看见两位前辈留下的字迹,佛门渡人梯只为续接天穹上的那后半段天梯,不知那后半段天梯是何物?两位前辈与混元大仙以及北辰风熟识?”

        

李小白抛出了一个重磅消息,这是他最为好奇的问题,天梯的尽头似乎是一个崭新的世界,难以触及。

        

“小子,你怎么可能走到渡人梯的尽头?这事儿你是听谁人说的?”

        

不出所料,此言一出彦祖子和一提篓的眼神猛然间就眯了起来,透着一丝丝的狠辣与审视。

        

“是晚辈亲眼所见。”

        

李小白将在天梯上的所见所闻讲述一遍,希望能够得到一些解答。

        

“不可能,区区一个地仙境也敢如此大言不惭,方才那番说辞是谁教你的,你是不是无语子那老秃驴派来探老夫口风的!”

        

一提篓瞬间暴躁起来,一个后辈能爬到佛像的头部就已经是绝世奇才了,怎么可能攀登至那苍穹之上的路段?

        

彦祖子眉头微蹙:“不对啊,老夫记得无语子那厮可没本事走到尽头,小友,方才那些话,你是在哪本文献古籍上看见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