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用嘴帮你打出来_人妻用嘴为我吞精

随着张缘一一声之下,在漆黑的梁柱后面,缓缓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泰格一边食指放在嘴角前,一边做禁声状,“嘘!”

        

说完,他立即将房门关上了,蹲下身子,挥手之间在房间之内布置了一个专门用来屏蔽他人窥视的隔绝阵法,显得有些鬼鬼祟祟。

        

张缘一见状上前问道:“泰格前辈,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泰格先是透过窗户向外查看,确定了外面没有其他人,松了一口气,说道:“先找个地方坐一下,我慢慢讲。”

        

张缘一取出一张椅子,说道:“前辈请坐。”

        

泰格坐上之后,说道:“你是知道的我精通阵法,对于一个房间之内是否存在有阵法灵气痕迹,敏感程度强过一般人,刚才我在房间之内,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张缘一眼睛微微张开,又缓缓合上,问道:“怎么说?”

        

泰格继续说道:“我一开始以为是黑蛟一族对于我们的暗中窥探,但是仔细观察之下,却发现并不是那么简单,那股奇怪的气息,并不是黑蛟一族之中任何一个修行者能够有的,反而有种外来者的感觉。”

        

人族与妖族,虽说大道最终汇聚的源头在一个点上,可是通往大道的过程千种万种,两个族群的大道修行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这就好比是千万道河流最终汇聚大海,目的是一致的,可是河流与河流之间终究是不一样的,其中的水深含沙量,九曲十八弯的激流勇进,从来就不是可以复刻临摹的,就连最最基础的一捧水都有个千奇百怪。

        

所以说,在阵法一途之上,人族与妖族之间也是有着大不一样的方式。

        

泰格凭借他多年对于阵法的研究,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其中的不一样,所以才会来到张缘一的房间之内,与他商量一些事情。

        

张缘一聪慧过人,一听泰格这话,便知道对方的言下之意了,他说道:“能够在黑蛟一族做到这一步,难不成这里还有人族修士的存在?”

        

泰格眼神复杂,说道:“而且,这里表现出来的人族修士,与水蟒一族那个衣平还不一定是一伙的。”

        

张缘一单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他明白对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若是一伙的,龙尊白天也没有必要表现出那么一出,因为意义不大,而且还容易引人注意,多了几分暴露的风险。

        

一想到这十万大山,竟然已经偷偷进入了这么多的人族势力,张缘一不禁感觉到事情的棘手了。

        

重点是,他对于这些家伙,完全不知道底细,在这些家伙后面的人,到底有多少,张缘一实在是一时间无法调查清楚,虽然对于张缘一,除了衣平那一方已经了解清楚,黑蛟一族那边暂时有点模模糊糊。

        

到时候事情混乱起来,那真的就是牛鬼蛇神鱼龙混杂。

        

不过要说心中最复杂的,还得是土生土长的泰格,什么时候,十万大山成了这副模样,原本是妖族的领地,一时间竟然成了人族各方势力之间互相斗法的地方了。

        

到时候各方势力,不管谁赢谁输,损失最惨重的,必定还得是妖族一方。

        

张缘一思索了一番,沉声道:“泰格前辈你先不要着急,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够乱了阵脚,我们再好好想想应该怎么处理这个情况,而且我已经传信给青城山了,相信他们不会置之不理的。”

        

泰格缓缓点点头,说道:“你说得对,眼下情况复杂,一定要好好思索一番如何处理。”

        

两人在房间之内商量了许久,可是迟迟想不出一个好的法子来,气氛逐渐焦灼。

        

张缘一突然神色一震,说道:“人族修士这些年虽然有些人偷偷溜进十万大山,可毕竟是少数,眼下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要说机缘巧合,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

        

泰格深深望了张缘一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的意思是……”

        

若是将人族修士突然这么多人与妖族最近的大事联系起来,能够说得通的只有一个,那便是流亡之地的开启。

        

张缘一说道:“这些家伙,必然是为了流亡之地而来的,一定有着什么企图!”

        

也只有流亡之地,一个就连张缘一都不知道的神秘宗门,偌大的宗门遗址,其中一定有着这些家伙争抢的东西。

        

泰格有些烦忧地说道:“这流亡之地在十万大山已经存在了上万年之久,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也没有给到我们半分的好处,没想到最终到了要开启的时候,反倒要给我们带来如此多的麻烦事来,真是……唉!”

        

什么流亡之地,对于他们的意义又在哪里呢?到时候搞得妖族大乱,真的又有必要吗?

        

张缘一摇摇头,说道:“唉,这件事情利益复杂,我不敢保证一定护得住大家,但是至少青城山那边我想不会让这些人族修士胡作非为的。”

        

哪怕是人,也分好人与坏人,妖族也是如此,对于张缘一来说,这些入侵十万大山,妄图掀起腥风血雨的人族修士便是张缘一所定义中的坏人。

        

虽然有句话叫做,小孩子才分好坏,大人之分利弊,但是对于张缘一来说,有些基本的判定事物的原则还是要有的,为了一些并不至于的利益,将一个族群搞得乌烟瘴气,这种事情,张缘一从来就不赞同。

        

当然了,若是交战那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张缘一思索了一番,说道:“距离流亡之地开启还有一些时间,这段时间内,我们要静观其变,但是可不能够坐以待毙,必须在暗中有所行动才行。”

        

毕竟青城山那方面,张缘一也有一股不祥的预感,最后能不能来还是另外一种说法。

        

泰格连忙问道:“你的计划是什么,说来听听。”

        

张缘一将自己心中所想一五一十说出来,“这些天好好观察一下四周勘探一下情况,前方的路我们无法保证,但是后路一定要早早铺设好。”

        

泰格明白张缘一的意思,说道:“这些天我抽空多布置一些传送阵法,争取能够在从流亡之地出来我们立马就能够逃离这里。”

        

当然了,泰格也知道自己能不能从流亡之地出来,那还是另外一种说法。

        

随后张缘一与泰格又商量了一番方案,确认已经做到了极致的考虑,两人才没有再说什么了。

        

泰格一个人望着空洞的房间,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情闹得,真是说不清的无奈啊。”

        

望着自己的族群即将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任谁都不好受吧。

        

张缘一拍了拍泰格的肩膀,说道:“泰格前辈安心,我一定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泰格心中欣慰,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缘一,我记得你不是在寻找咒零花的消息吗?”

        

“前辈有消息了?!”张缘一突然一喜,要知道他来十万大山最开始的目的,可不就是这株仙草吗,眼下有了消息,他怎么能够不激动。

        

泰格说道:“经过我这些天的打探,已经有了不少的消息,大致能够猜测到咒零花的位置了。”

        

他从袖口之中取出一张地图,指着其中一块已经被事先圈出来的位置,说道:“这里是龙潭的深处,在这里应该就有你要找的咒零花。”

        

泰格继续说道:“眼下龙尊与龙骧这两个大人物都在岛上,分身乏术,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太多在意龙潭的情况,你刚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碰碰运气,不过动静也不要闹得太大,否则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张缘一记住地图的样子,激动万分道:“实在是太感谢前辈了,有了这咒零花,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到时候这流亡之地胜算要大出一大截!”

        

这《丹阳玄诀》的好处,张缘一自然是心中明白的,而这天地人三段的意义更是就连他师傅张道灵也十分的关注,若是能够得到咒零花,再借此机会炼制出除咒丹突破人段的话,张缘一有信心可以有一番作为!

        

泰格见张缘一如此激动,笑了笑,说道:“可要好好小心啊。”

        

张缘一认真地点点头,说道:“那是必然的,一切都会注意。”

        

对于这一点,泰格还是十分相信张缘一的,虽说张缘一看着年纪轻轻,但是心思之缜密,做事的认真,就连泰格都大为佩服。

        

张缘一想起一件事来,将先前看到的那本关于巫术的书籍拿到泰格的面前,问道:“泰格前辈,先前无意间看到的,这所谓的巫术,究竟是个什么门路的术法?”

        

泰格见张缘一提到巫术,心中微微一动,说道:“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对于这巫术你可要好好小心警惕,这个可是黑蛟一族极其擅长的邪术,厉害程度,简直不可想象。”

        

张缘一心中大惊,就连泰格都这么讲的话,那必然是不简单,他说道:“泰格前辈慢慢说来,我听着。”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