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小乳尖小花苞_情趣内衣捏奶头h

此时的季节已经正式进入到初夏时节了。

        

就连刚刚升起的晨曦也带上一点夏季的炎热。

        

正所谓。

        

明知道如果自己还不起床,就很有可能会迟到的小爱怜还是依旧赖床。

        

“爱怜!起床啦!”

        

“唔…..我知道啦!哥哥!”

        

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的晴川爱怜闭着眼睛、小嘴一张大喊一声之后,直接小身子一翻,继续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抱着被子呼呼大睡。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

        

早就穿好校服的哥哥,现在正抱着手臂、身子半倚在她的房间门门框上,一脸看热闹的笑容的看着赖床的自己。

        

哥哥的这幅样子,好像是在对用后背对着自己的小爱怜说。

        

哦?不起床是吧?等会看你还赖不赖床。

        

很可惜。

        

睡得十分香甜的晴川爱怜小朋友,她并没有见到此时哥哥脸上的表情。

        

不然。

        

她绝对不会再赖多一秒钟的床的。

        

再多站了大概五秒钟时间,笑的很狡诈的晴川静司刚转过身、想要回房间把自己的书包拿上的时候。

        

余光正巧看见迎面从盥洗室走来的表情有些冰冷的准妻子,雪之下雪乃。

        

‘啊哦~完蛋咯!爱怜酱~~’

        

心里边已经笑开花的晴川静司见到怒气冲冲的雪之下雪乃向自己走来,连忙侧身给雪乃让开一条通道。

        

那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简直可以说是雪乃的狗腿子了。

        

雪之下雪乃没好气的横了一眼看热闹不嫌事大、恨不得看人打架一回打死俩的准丈夫,然后直接无视掉静司作怪的表情,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小爱怜的房间。

        

随后。

        

“啊!姐姐!!”

        

“赖床?”

        

“不赖了不赖了!我马上起来!”

        

“今晚不准打游戏!”

        

“姐姐!!”

        

唉哟,真的是够惨的。

        

抱着手、背靠在走廊墙壁上的晴川静司‘不忍’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虽然,他脸上的笑容很灿烂。

        

但好歹,他的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心疼自家的妹妹的。

        

嗯,就一丢丢。

        

然而,他心里的那么一丢丢的不忍心,在他看见一脸寒霜的雪之下雪乃提溜着垂头丧气的妹妹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晴川静司终于忍不住了,恨不厚道的“噗嗤”一声就哈哈大笑起来。

        

见过被捏住命运的后颈肉的猫咪吗?

        

此时,被拎着睡衣后领、四肢腾空、垂头丧气的小爱怜的样子,简直是和被捏住命运的后颈肉的猫咪一样。

        

听到哥哥幸灾乐祸的笑声。

        

原本还垂头丧气的小爱怜立马就被点着了火气。

        

张牙舞爪的她似乎是想狠狠的教训自家这个‘没良心’的哥哥一般。

        

很可惜,刚在摆出一副‘哥哥!我要和你同归于尽’的姿态的晴川爱怜,还不等她大招蓄力完毕。

        

她的那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就和拎着她的雪乃对上了视线。

        

嗯。

        

她怂了。

        

“噗….哈哈哈哈!”

        

见状,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妹妹越来越黑的脸色的晴川静司笑的更加大声、也更加的幸灾乐祸了。

        

怒瞪了一眼笑的愈发过分的准丈夫,感觉到手有点累的雪之下雪乃慢慢将拎在手上的小爱怜放下来。

        

然后。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你们俩个都快一点!”

        

留下这么一句话的雪之下雪乃在晴川静司目瞪口呆的表情、以及眼神渐渐变得奶凶奶凶的小爱怜的注视下,潇潇洒洒的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心中感觉大大的不妙的晴川静司慢慢的转动自己僵硬的脖子。

        

就在他视线刚出现自家妹子的那一刻。

        

“哈!哥哥你竟然笑我!!”

        

“等等!别踢我的腿!爱怜!!”

        

“受死吧!哈!哈!哈!”

        

“疼疼疼!”

        

这场兄妹俩之间的战争,并没有分出胜负。

        

因为,在战斗结果即将出来的那一瞬间,去布置餐桌的雪之下雪乃再一次出现在这对兄妹面前。

        

清冷的眼眸扫视一圈当场愣住的静司和爱怜之后,雪乃只说了简简单单一句话。

        

“都不用上学了!?”

        

下一秒。

        

该拿书包的拿书包。

        

该刷牙洗脸的刷牙洗脸。

        

这样的结果,怎么说呢?只能说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毕竟,这一对吵吵闹闹的兄妹俩的心里都不约而同的冒出同一句话。

        

‘雪乃表情,好可怕啊!!’

        

……

        

不一会。

        

这吃饱喝足、精神满满的一家三口便做好出门上学的准备了。

        

乖巧的牵着姐姐的手,大眼睛滴溜滴溜的看着拿钥匙锁门的哥哥,小爱怜小嘴一嘟,不满的催促道。

        

“哥哥!快点!爱怜保育园要迟到啦!”

        

“来啦来啦。”

        

听到小爱怜催促声,正好已经把门锁好的晴川静司,拔出钥匙、顺手放回兜里之后。

        

转身,牵起妹妹的另一边手,笑着对妻子和妹妹说道。

        

“走吧。”

        

“嗯。”

        

“我出门啦!!”

        

不一会。

        

“哥哥,姐姐!那我去上课啦!”

        

“嗯去吧。”

        

“要乖乖的,知道吗?”

        

“我知道啦,姐姐!”

        

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送给哥哥和姐姐之后,晴川爱怜便蹬蹬的、迈着欢快的步子跑进了教室。

        

“哈哈!大家!早上好呀!!”

        

站在保育园玄关,听着老师说一下爱怜的情况的晴川静司和雪之下雪乃,他们三人都听到了小爱怜那一句开心、精神满满的问好。

        

“走吧,雪乃。”

        

“我们也去学校吧。”

        

“嗯。”

        

相视一眼,雪之下雪乃和晴川静司笑着与老师点头告别后,便在老师的“请慢走,路上小心”这一句话语声中,一同转身离开了保育园。

        

从春天保育园离开后,在前往总武高的一路上。

        

一直牵着雪乃手的晴川静司,看着面前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风景。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具体一点来说,就好像有种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多多少少有点恍惚的感觉。

        

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

        

自从四月份,他成为了市立总武高校的一名高中生之后。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他从一名、,突然间就成为雪乃的丈夫。

        

虽然,如果真要按法律层面来算的话。

        

只登记了婚姻、并没有改户籍的他和雪乃之间,其实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夫妻。

        

但,他们毕竟是登记结婚了,也在的神官见证下举行过。

        

所以,按照传统来说的话,他们已经是正式的夫妻了。

        

‘嘛,只是两年时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想到自己只要再过两年时间,就可以去完成户籍变更程序的晴川静司笑了笑。

        

是啊,两年时间而已。

        

算上上一世的时间,等着他都已经等了差不多四十年了,也不差这两年时间了。

        

不过,还是那一句话。

        

短短两个月时间,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心绪变化、也经历了人生最重要的身份的转变。

        

现在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的晴川静司,他也难免会有这种恍惚的感觉。

        

而察觉到晴川静司心情细微的变化的雪之下雪乃,转过脸,微微昂起一点脑袋。

        

一双带着询问的眼神的眼眸,紧紧注视着晴川静司。

        

感觉到妻子的询问的视线,晴川静司用一个温柔的笑容,和一句话回应。

        

“没事,我只是在想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幸福的一天而已。”

        

有你。

        

我才幸福和安心。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