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挺进人妻:和两个美丽的老师双飞

赤地千里怕是真做不到。

        

但是目光所及之处,光雾弥漫之地,亦是寸草不生,包括四周的树木植被,皆在强烈的腐灼异芒之下,枯萎凋零的生命全无。

        

污灵邪光,可以说是蛤蟆的本命神通,尽管未露出本体,却也能人为驱使。

        

不过好像有人也管它叫做屠灵神光,究竟是与不是,宋钰自己也不甚清楚,至少眼前的一切,确实是做到了涂炭生灵。

        

至于那颗大妖树,似乎还能有所挣扎,杀猪般的惨叫声,刺人耳******蟆眼睛一眯,净灵宝瓶再次喷火放炮般的轰出了一击大火球,正中靶心的打在了那人形树身的脸上。

        

随着火光冲天起,高温燃爆的气流一滚,整个树身立马全被火焰所包裹的扭动挣扎,不多时,便一动不动的变成了柴火一样,依旧烧个不停。

        

紫怡仙子舔了舔嘴角的血,却是蛤蟆的解毒良药,而陈晓雅却是震惊于蛤蟆雷霆般的手段,一言不发。

        

对此紫怡仙子早已习惯。

        

却在脑海里思量着,究竟什么妖兽才能有这样的神通异能,而宋钰的本体到底是何物,这确实是一个让她比较感兴趣的问题。

        

因为她可以确定,那炫目的五色光雾,是发于身,来源于体内。

        

而解毒的良药就是宋钰的血,由此来看,这倒是能够查清楚他妖身本相的一个线索。

        

“似乎快要烧完了。”

        

依偎在宋钰怀里的她,听着宋钰的话,完全的不为所动。

        

蛤蟆低头瞅了她一眼,然后单手一推的将其晾在了一边,却看那发出“嘎嘣”一声响的巨大树身。

        

焦炭一样的色泽里,似乎跌出了一物。

        

浑身一丝不挂,颜色和老树皮的色泽近乎于一致,但却是个人,还是个男的,此刻浑身抽抽巴巴的仿佛脱了水一样,躺成一个“大”字形的倒在了地上。

        

宋钰内紧外松的靠近一看,再用脚扒拉扒拉,然后再瞅瞅那已经毫无生机的树身:“这是怎么个说法?”

        

陈晓雅走近了这人低头一看,然后又仔细的上下瞧了瞧:“好像是陈家之人。”

        

宋钰则瞧了一眼那扭曲的五官:“都这副德行了你还能认得出?”

        

“因为奴婢一直想要夺回家主之位,所以陈家现有的几位金丹,我都认得。”

        

说完这话,陈晓雅再次贴近了那张灰黑色的脸道:“这人好像是陈冲。”

        

冲不冲的,蛤蟆自然是不认得,而他关心的则是这人怎么和那妖树融为了一体的这件事情。

        

“这奴婢就不知道了!”

        

陈晓雅说的很干脆,蛤蟆则探指一点,剑芒迸射之下,其丹腹的位置便出现了一个窟窿,再凌空摄物的拿出了一物。

        

却是此人凝练一生的金丹。

        

眼下干干巴巴的,完全丧失了内丹该有的灵性,就跟一个废丹差不太多。

        

“看样子是被吸干了!”

        

这次说话的是紫怡仙子。

        

蛤蟆甩手一丢,有些可惜的一撇嘴,因为正如同紫怡仙子所言,这颗内丹确实是被吸干了,对他完全无用。

        

再看四周的林子,大火未灭,依旧熊熊而燃的不断灼烧。

        

之前会动的花草树木,在大树妖被灭以后,也都全成了死物,并在净灵真炎里,开始灰飞烟灭的逐一的化为了尘埃。

        

宋钰抬脚踏地的一起,再寻那绿如碧玉的湖泊,却是已经收在了眼底。

        

紫怡仙子和陈晓雅也都相继登空而望,却见那蔼蔼的雾气里,湖波荡漾,甚至可以明显的感应到,这处不大的空间里,所有的灵气来源,当是由此处而发。

        

难不成这湖水真就是那所谓的,能让人登仙得道的灵泉不成?

        

宋钰的内心里,此时没有一丁点的兴奋,反倒是有些紧张。

        

因为他并不想看到那具尸体,或者是已经成为了尸体的人。

        

所以眼瞅着就要揭晓答案的时候,他又有些踌躇不前,甚至有了想要逃离这里的念头。

        

权当玲珑仙子还活在这里,并且机缘巧合之下,有了莫大的机缘,就此长驻此地潜心的修炼……

        

或许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但要是……

        

蛤蟆在这一刻里,竟然有些恐惧,很想扭头就走,但他明白这样不行!

        

所以还是要去,他不能让自己变得软弱,即便那个结果不是他想要的,就是再为之残酷的现实,他也要强硬的面对!

        

但就在宋钰下定决心,并要付诸行动的开始,一声巨大的嘶鸣声,霍然响起。

        

这个声音并不陌生,嘶嘶如蛇,就在前不久,还和他有过简单的“交集”,而眼下它响起的方向,正是蛤蟆要去的那里!

        

原本光滑如镜的水面,浪涛迭起,极其的突然,却也更加坚定了他的心。

        

“走!”

        

宋大蛤蟆终于不再犹豫的身形一动之时,身后的紫怡仙子则十分不悦的撅了一下嘴,尽管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跟了上去。

        

至于陈晓雅,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选择,但就在方才,却能感应到那人心境上的踌躇,不禁有了一丝的好奇。

        

也委实想象不到,玲珑仙子的背后,居然还有如此能耐之人。

        

却为何甘愿和她赴险,这其中的关系,还真是复杂。

        

然而事已至此,陈晓雅是真的希望玲珑仙子还能活着,毕竟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她。

        

万一玲珑仙子要是陨落于此的话……

        

这后果陈晓雅是真的有点不敢去想!

        

咫尺的距离,对于能够飞天入地的修真者而言,这点距离,恍若咫尺,几乎就是一晃而到的功夫里,宋钰却仿佛走了一个世纪。

        

待到真到了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是凌乱非常。

        

但却有一棵树,亦如藤蔓般的彼此交缠,拧成了麻花的样子,上面枝叶繁茂,并有九朵白如雪莲的花,绽放其上。

        

此时却由其盘踞在湖底的根茎,宛如蛟蟒一样的时而腾飞在天,时而又仿佛如龙入水一样钻入湖底。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湖面上有异物突来,和其交战的四道光影,正不断的逼近着那湖心的所在。

        

而那只和蛤蟆有过“交集”的蚁后,此时的浑身上下,正被无数的根藤所缠,嘶鸣不已的扭动着那小山一样的妖躯,似乎是在极力的摆脱着这要命般的束缚。

        

至于刚到这里的宋大蛤蟆,则抿了抿嘴角,目光如炬的注视着那九花绽放的藤蔓,上下打量了半晌以后,竟然心神巨震的怔愣当场的呢喃了一声:“玲珑……”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